專欄作家, 王大師, 課綱爭議

大學反服貿、高中反課綱,下次輪…?

4 八月 , 2015  

部落客  王大師

繼不久前分享過台灣新一代學運活動,常以裸體、屍體與媒體等三體共構,炒起激情的抗議嘉年華後,突然在3日「與思華部長有約」的反課綱對談中發現,這些矢言效法武昌起義的反課綱烈士們,一旦遭遇挫折,就會再造灑淚、下跪、噴口水等三個基本動作。

或許是空調過低,又或許是眼藥水過期,這些一度被三民自媒體比喻成下一代革命先鋒的反課綱尖兵,將鄭南榕精神昇華,改以熱淚悼念林冠華。

原本信心滿滿的文革鬥士們,遇到談判進程受阻後,學生們突然決堤崩潰,革命烈士不灑鮮血、改飆眼淚,劇情不輸本土劇。但放在革命事蹟上,總顯得那麼點的不合時宜。

眼見熱淚策略無法搶得革命的果實後,隨即改採第二道程序的下跪。看見這般場景,突然覺得學生們的政治天份十足,彷彿見到台灣政客,每每遇到造勢晚會時,所愛好的下跪大戲。

這倒是頭一次在學生場合中,見到祭出如此的戰法,只能說台灣扮演政治歌仔戲的年齡,有逐漸下修的趨勢。誰又說台灣學生草莓呢?玩起政治時,細胞中的DNA可是會迅速的減數分裂。

最後在熱淚與久跪都不見反應後,就會即刻擦乾淚水、站直雙腿,噴出全是對方不對的口水。看在眼裡,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要憂慮。

一群未滿法定成年的高中生,會如此深諳政客的術語。操作起來駕輕就熟、怡然得意,反課綱的訴求與內容是否合理並不重要,當務之急就是要挑起社會對立。

但台灣的新課綱是否真有違史實、或是觸犯法律?總體而言,應未到達這些指控的門檻。但每到大選前夕,許多芝麻綠豆般的事,都會放大到無以為繼。

那政府需讓步嗎?可以,但馬團隊要問問後果為何。證所稅的實施就是一個好例子,整個法案因一堆毫無道理的杯葛,導致可弭平貧富不均的措施,一次次被閹割。

這項資本利得稅制前後更改多次,當初既得利益允諾除8500天險後,資金將回籠、交易量將倍增的天方夜譚,全都沒實現。但初版的證所稅,早已被五馬分屍了。

核四、服貿、油電雙漲,均是馬團隊原可如期實施的重大政策,卻都因似是而非的理由,不是封存、就是停擺,甚至遭逆轉。前後哪次不是被政客所養出的政治蟑螂,以不講理的方式阻撓,讓原本的國家政策,一一的丟入餿水桶內呢?

反國防布,一位社運投資客被推出私吞善款;打核四,一位老人被推出做節食計畫;打服貿,一堆大學生被推出免費入住國會;如今若要激起更佳的抗爭票房,還有什麼族群更能博取社會同情呢?

答案是再下修年紀,這次讓高中生扛起屍體、佔據媒體,將政客囑咐的小抄,照單陳訴。就算不懂反課綱的內容講啥,簡單的眼淚、下跪、加口水,就能讓鎂光燈閃爍如腹瀉。

但重點是,對那些不靠眼淚、不好下跪,沒空噴口水的決策者而言,是否要隨之起舞呢?

答案是,不管課綱徹不撤回,馬團隊都要負全責,那請問您是要負一個自己沒背過書的責,還是負一個曾承諾選民的責?答案一點都不困難!能量也會慢慢累積。

如果再讓步,下一次被推向火坑前的,搞不好就輪左左右右了。

更多作者文章,請見個人部落格 王大師論壇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