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葉耀元, 課綱爭議

從教育部事件反思台灣的政黨政治

24 七月 , 2015  

美國加州大學政治學講師 葉耀元

繼去年立法院與行政院被反服貿群眾所佔領之後,這次台灣社會運動又有新的戰績:教育部也淪陷了。筆者在此並不想對警察如何「暴力」的逮捕佔領教育部的學生做討論。(雖然筆者以為,這樣不願意與群眾進行對談,只願意一切以「依法行政」來處理的政府非常不可取。這樣的台灣,跟極權中國的差別何在?)筆者想要談談另一個更核心的問題:為什麼台灣的社會運動總是得以衝撞體制/政府來作為其手段?

在談論這個問題之前,我想大家都知道也同意,台灣是一個民主國家;我們有區域性以及全國性的代議士(如立法委員),以及不同的政黨來為我們發聲,將民意轉化為政策。與此同時,每一個社會都存在著不同的聲音,也存在著不同的政治與社會議題來區分彼此,比如兩岸統獨議題、經濟與環保議題等等。顯而易見,代議士的存在目的,正是代替我們這些俱有不同政治與社會立場的人民,進行協商、對談,並從中取得一個各路人馬都可接受的辦法,並將之轉化為實際的政策。好了,現在問題來了;以這次的反課綱調整運動來說,如果有許多學生以及人民對於新版的課程綱領有所疑慮,並覺得諸多改變並不恰當、合理,民進黨難道不需要出來「強烈」表達意見嗎?國民黨難道不需要進一步理解這些疑慮,並與民眾來「溝通」嗎?

一個已經進行數月的學生運動,筆者並沒有看到民進黨想要如何的運用其政治力量,試圖在政府與立法機關與國民黨進行協商,表達並反映群眾的訴求。與此同時,國民黨也幾乎直接忽視這些已經存在的反對聲浪,只單單用一種「你奈我何」的消極態度來面對反對群眾。那說到底,我們要這樣的民主有什麼意義呢?台灣的民主充斥著無為的、或是忽略群眾的政黨。民進黨的態度是:先讓我選上總統再說,選上之後一切再談;國民黨的態度則是:下次不知道選不選的上,趕快把該做的事情通通做一做。

可是民主的根本是在民眾的意向,政府施政理當合乎於民心;然而現在筆者只看到一個只關心選舉的反對黨,與只關心「某人」歷史定位的執政黨。如果反課綱運動在開始的時候,民進黨與國民黨就將這個議題帶入討論,而教育部也不擺著一種「我想怎麼做就怎麼做」的態度;今天我們或許就不會看到警察將青年學子壓制在地,銬上手銬的畫面,也不會看到反課綱群眾必須要透過佔領教育部如此極端的手段來傳遞他們的聲音。現在網路上一方面充斥著對於警察施暴的譴責,另一方面則是對於非法佔領教育部的學生進行詰難。但是退一步想一想,這件事情根本就不需要也不應該發生;這一切的一切,其實都是因為我們現有的民主政黨並沒有扮演好他們應有的角色,才會造成如此的下場。

請記住,在發生了這麼多群眾與政府衝撞的事件之後,我們應該要怪的,並不是社會運動團體,而是原應幫這些團體發聲或與並之進行協商溝通的「政黨」啊!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