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議題, 課綱爭議

造謠的北區反課綱高校聯盟

27 七月 , 2015  

台大政研所碩士 侯漢廷

反課綱最擅長就是造謠。例如「刪除二二八」、「刪除鄭南榕」、「最高峰是聖母峰」、「歷史課綱不講平埔族」、「課綱強迫用日據」、「檢核小組於法無據」、「課綱微調無歷史專業人員」……。種種謠言,只要下載課綱前後對照、查看相關資料,立刻可知反課綱多數的抨擊皆是建立在謊言之上。(點選看裡看筆者其他謠言破解。)

如今,學生夜闖教育部,令人遺憾地是,學生仍然不斷地說謊!

反黑箱課綱高中學生連線聲明稿中如此云:「面對政府避重就輕的虛偽回應,我們不詢問他們,也不要求他們,我們只能把教育部拿下、佔領。且教育部不但不正視學生訴求,從去年五月底開始逃避與學生的座談會,堅持以各種方式令新課綱上路;甚者,教育部長吳思華,不但選擇了『線上座談』這種逃避的方式,在23號的全國座談會也不見部長本人。還執意起訴我們這些被逼得退無可退、憤而行動的學生。教育部如此的行為,實在可恥。最初,我們不願意看見過去台灣人爭取獨立、自由與民主的歷史被抹除,而挺身而出。……」

面對學生的質疑,教育部從去年二月以來,發出無數次新聞稿,誠懇回應學生、教師關於程序及內容問題,新聞稿在教育部官網,搜尋「課綱」二字,便能找到諸多回應。難道一定要教育部長親自寄信到你家才不是「逃避」?

而在今年6月9日,教育部長親臨台中一中,舉辦課綱微調說明會,現場有著造謠「我國最高峰竟改成喜馬拉雅山」的許老師,更有著大批支持台灣獨立的學生,在教育部長離開前,彷彿喪屍般對著部長推擠、騷擾、甚至近於毆打,包圍部長座車,大肆咆哮、以不堪的字眼辱罵部長,證據具足,反課綱高校聯盟竟然有臉說教育部長「從去年五月底開始逃避與學生的座談會」?

其次,對於學生的詢問,教育部皆有清楚回應,例如中一中的謝同學批評課綱:「歷史課綱中舉例係作主觀的歷史解釋,而非歷史事實探討,如將『接收』改為『光復』便是一例。」南投高商學生抨擊:「把『日治』改為『日據』、『接收』改為『光復』,不符國際法規定。」斗南高中葉同學抨擊:「新版教科書用字,依據什麼將收復變成光復?」

教育部給了清楚的答覆:「目前各修訂版本『日治』、『日據』均有使用,並未強制統一用法」。課綱僅寫「日本殖民統治時期」,根本沒改成日據,該同學的抨擊為不實言論。

此外,關於光復與接收,教育部說,「教科書中使用『接收』臺灣、『光復』臺灣,均尊重教科書編者的用法。」教育部退讓,用什麼詞都由書商決定。

教育部長一出現,就被學生們以種種不理性的行為辱罵推擠,但是為了和學生們溝通,仍執意親臨火線,用網路方式對課綱說明,也能讓全台各地學生不受時間空間拘束皆能參與,免受奔波之苦。

反課綱的學生,不僅不反省自己對部長辱罵三字經、推撞、包圍,反而還要嫌棄教育部作的種種回應,造謠說「從去年五月底開始逃避與學生的座談會」?日前,台聯青年軍對教育部潑漆,又有反課綱成員撞壞國教署大門,教育部皆未提告。如今,課綱的程序、內容早已多次公開,反課綱的成員竟然就在拿了民進黨的錢、在台聯辦公室開會等狀態下,擅闖入教育部,明顯違法行徑,警察不抓學生難道要幫學生按摩嗎?不起訴學生難道是歡迎繼續占領嗎?

退無可退的,是教育部。

再者,反課綱聯盟說,「不願意看見過去台灣人爭取獨立、自由與民主的歷史被抹除」。這也是完全造謠。翻開歷史課綱,從來沒有刪去什麼台灣人爭取獨立自由民主的內容。課綱刪除了「濱田彌兵衛事件、麻荳事件」、明鄭「與荷、英所訂條約的內容」、閩客間的「幫會與盜匪」、日本殖民的「電氣、金融、新式教育等的推展」,請問反課綱聯盟,哪一件事情是台灣人爭取獨立自由與民主?新歷史課綱將二二八與白色恐怖從「說明欄」上升到「重點欄」,到底刪了什麼?

反課綱聯盟短短的聲明,竟撒下諸多謊言,而從此發言,更可得見,反課綱學生從頭到尾缺乏真正溝通的誠意,因為所有政府的善意回應,都會被扭曲為「避重就輕的虛偽」。他們的目的不是溝通,不是道歉,要的是臣服。他們要的,就是佔領!

「我們不詢問他們,也不要求他們,我們只能把教育部拿下、佔領。」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