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議題, 陸生看台灣

陸生如狼?

27 八月 , 2015  

台灣大學政研所   張逸帆

作為一個散漫多於勤奮的「非典型」陸生,能夠在一群如狼般的同伴中活到今天並且心理沒有變態,我確實應該為自己感到自豪。

我是2008年參加高考的,那一年,廣東參加高考的考生人數為61.4萬人。至今我仍然記得高三的班導師在高考前的那句精神喊話,她用她那嬌小的身軀發出令人驚訝的鏗鏘有力的聲音:「雖然今年的考生有61.4萬,但是你們給我記住,其中有61萬都是陪太子讀書的,你們要瞄準的,只有那4千人!明白了嗎?!」那一年,我必須從六十萬人裡面,殺出一條血路,成為四千分之一。

2012年我大學畢業,那一年,老師們語重心長地對我們說:「要加倍努力啊,今年的就業形勢不容樂觀。」至今我仍然記得當我聽到這句話時的反應,我低下頭,小聲說了一句:「就業形勢有樂觀過嗎?」每一年的畢業生都愁眉苦臉,苦大仇深,行色匆匆,四處奔波;而低年級的學生看到這般苟延殘喘的學長姐們,也開始學會了未雨綢繆。大家開始參加各種比賽拿各種獎項,開始拼命在班級或社團裡面某個一官半職,開始為了評一個獎學金拼得頭破血流。

我偶爾會加入這個血腥的戰場,但大部份時候還是充分發揮我散漫的本性遊離在外。我一直勸慰自己,那些人無非是被這個急速發展的社會洪流所推動的一個個原子,他們沒有自己的獨立人格,他們沒有自己的選擇與思考,他們只會隨波逐流。然而,一個活生生的案例,毫不留情地往我那無知而愚蠢的臉上打了兩個耳光。

有一個女生,我們從國小就開始同學,到國中,到高中。高中的時候她是舉校聞名的大學霸,幾乎每次考試都是年級第一,並且,比年級第二名高出五六十分。我記得每天早上放學後都可以看到她蹲坐在樓梯口,捧著書苦讀;而當我們一群男生吃完飯晃晃悠悠開著黃腔、說著屁話從食堂回來時,她仍舊蹲在那裡——她為了讀書似乎從不吃午飯。抱著書低頭快走,永遠亂糟糟的頭髮,成為了我高中三年對她唯一的記憶,也讓我在心中默默地給她貼上了一個「高分低能」的標籤。高考的時候,她沒有任何懸念地考上了北京大學,從此我們不再同校,我也很少聽到關於她的消息。

幾年以後,一個偶然的機會在社交網站上看到了她的個人主頁,在震驚之餘,更是讓我無地自容。照片上的女孩摘掉了厚重的眼睛,一頭齊肩的長髮,對著鏡頭,笑得文藝而清新。她一直很喜歡《紅樓夢》,於是她在大學裡加入了紅學社,參加了各種各樣的活動,似乎還交了男朋友;畢業以後,她去了哈佛唸碩士,開啟了她的美國之旅。今年,她申請了美國十三所學校的Ph.D.,其中不乏Stanford, Chicago, NYU, UCLA, USC之類的名校,而這十三所學校全部給了她全額獎學金的offer。她現在在美國的劇場裡當編劇,同時成為了一名專欄作家。我突然明白了一件事情:沒有當初不顧一切、犧牲一切的埋頭深耕,或許就沒有她今天令人震驚的成就。她不是沒有夢想,也不是不會思考,更不是只會讀書,她只是清楚地知道在每一個人生階段自己應該完成什麼樣的事情。她用她的天才與勤奮,無情地碾軋了如我這般懶惰且懦弱,並且還不停地在為自己的懶惰與懦弱尋找遮羞布的人。而整個中國,有數不盡的「她」和「他」,他們把對現實的妥協,當成實現自己理想所必要的代價,僅此而已。

是的,當我們看到別人在埋頭苦讀的時候,總是不屑地嘲笑他們只會死讀書;當我們高喊著尋找自我追求夢想的時候,卻忽略了那群在圖書館裡夜以繼日的人,也是在追求屬於他們的夢想。我們總是為自己的懶惰與蹉跎尋找藉口,卻忘記了,真正的夢想,是紮根於泥土之中的。他們不是愚昧,亦不是無知,他們只是知道追求夢想是需要付出代價的,而他們能夠也願意付出這個代價。當台灣人還在為陸生到底是「飛彈」還是「書呆」吵得不可開交時,對不起,我必須遺憾地說,那一群如狼似虎的中國年輕人啊,已經撲向了整個世界。(小編按:相關文章論戰,請參閱天下雜誌《陸生求學狠如狼,台籍生看傻眼》。)

在可預見的未來裡,這批足夠堅韌而懂得隱忍的中國年輕人,將取代那些僵化而腐朽的力量,在各種各樣不同的人生選擇裡逐一站上巔峰。那時候的中國,才是真正可怕的中國。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