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議題, 登革熱大戰

颱風是登革熱的元凶

16 九月 , 2015  

醫院從業人員 李逍遙

 

對於登革熱我是印象深刻,在民國70幾年,我家所在地高雄市三民區曾是流行疫區,記得當時國小六年級的我,滿心期待的想要參加北上的畢業旅行,但是因為登革熱正在南部流行的關係,旅行延後至國小六年級下學期。我也在那一波疫情裡榜上有名,痛苦的病程讓我刻苦銘心,也心疼父母不捨晝夜的奔波照顧。長大後,唸了微生物免疫學及寄生蟲學,終於明白登革熱的致病機轉。

 

對於今年的疫情,我的看法很簡單,這是屬於天災後遺症,怪不得任何人,畢竟登革熱在台灣已與我們共存了很久,白線斑紋及埃及斑紋在交通四通八達的台灣流竄,平時潛伏在潮濕、積水的環境中,伺機而動。一旦到了夏季,氣候炎熱多雨,或是遇到颱風過境,樹倒屋頃,短時間內無法快速復原的災情,它就像猛虎出閘般的出擊,任誰也無法有效阻止,特別是北迴歸線以南的台南及高雄等熱帶型都市叢林,更是危險的地帶。這一次的疫情不是都應驗了這樣的條件而迅速發展嗎?這就像是感染水痘病毒的人體,與水痘病毒共存一樣,平時水痘病毒潛伏在淋巴結,當人體免疫力下降時,就以皰疹方式呈現。

 

登革熱的致死率相對不高,但是如何運用高水準的醫療團隊有效控制疫情,就是目前最重要的課題,想要用噴藥消滅蚊子這個跟蟑螂同輩分的活化石生物,無疑是癡人說夢,僅能有效抑制,但也要天公作美,停止下雨數週,才能有所成效。在醫院的醫療處置,我想以台灣的醫療水準不需特別擔心,不需特別的藥物治療,僅給予支持性療法及蚊帳隔離,大部分的人就能安然度過病程,也能避免病媒蚊的再次傳播擴散,所以本人預測,這次的疫情何時反轉,全靠「天氣」。環境用藥後持續一週以上的晴天,即可翻轉疫情。最後,我想未來如果想要完全掌握登革熱疫情,大概只能寄望國內蓬勃發展的生醫科技,研發疫苗讓全民施打,否則這樣的疫情還是會應「風」光顧。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