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osexuality-1686921_1280

同性婚, 時事評論, 焦點議題

護家盟的認同與盲點

23 十一月 , 2016  

清大外文所碩士生  許雙于

從文學理論家薩伊德(Edward Said)的著作《文化與帝國主義》中,對「文化」一詞的分析,可用來點出護家盟的思考盲點與可能面臨的危機。首先,文化的定義有幾種面向,一種是文化的實踐方式,也就是文化的形式與再現的藝術,從這點看文化,文化有獨立於經濟、社會和政治領域的相對自主性,其主要目的之一是供享樂作用。

另一種文化面向,也就是人們對文化的「認同」,這樣的認同感容易將「我們」和「他們」區別開來,或攻擊性地產生偏執狂式的排外心態。(薩伊德,4)西方霸權來自於歐洲人對自身文化的強烈認同,在對「他者」的排外心態下,將「我們」與「他們」之間劃下一道界線。因為修辭學上的樣板,殖民主義與種族主義的暴力行徑被包裹在「西方文明」的偉大敘事中,這些敘事不斷強調,只有歐陸文明才稱得上是文明,其他原始部落不過是幼稚的蠻族,亟需文明的教化與宗教的洗禮。

護家盟的文化認同感正是建立在異性戀霸權上,霸權既然叫做霸權,範圍內的人必定相信自己值得擁有利益,為了守護這樣的權力系統,必須不斷創造出修辭學上的樣板:一夫一妻才是正常的家庭、同性戀的性別氣質出了問題、同性戀沒有辦法生小孩等等。

當你越是用某個單一價值去衝撞多元的社會,那種價值就越容易被檢視,價值的核心問題更會被放大。護家盟提供了一個守護傳統價值的保守主義觀,最後反而促使社會大眾重新檢討這些價值,他們對性別氣質、家庭價值的觀念,反而因此有被推翻的可能。

正如同〈最需要反對「盟盟」的,其實是異性戀〉一文所說的,護家盟不斷地:

重申「異性戀男性的困境」,社會對於男人必須要養一個家,必須要有成就的要求,深刻地壓迫到他們,而今日,盟盟更是假借反同性婚姻合法化,再次重申了「男人要像男人,女人要像女人」的價值,又再次加深了「男人必須要有肩膀」、「男人要像大樹一樣」、「男人要撐起一個家」的印象阿!”

護家盟花費一切精力強調婚姻的單一與純粹性,對心目中的婚姻模組深刻認同,但也恐懼家庭價值崩解,以至於必須建構出「他者」的醜陋面貌,靠著各種說法(器官誤用說、性行為感染說、雜交說)污名化「他者」來維護自己的霸權地位。最後,用「性解放風暴」來詮釋社會風氣的變化。

資訊的傳播方式改變讓很多事情都漸漸浮上檯面。由現代資本主義發展以來所推動的全球化過程,讓更多議題有公共論述空間,若無視其存在,只用「性解放危機」作為包裝,等於忽視這一個世紀以來世界的基本進程。

社會中的正義需要不斷地討論、對話與辯證,才能領導社會走向更好的方向。如果護家盟繼續用對同志的仇恨性言語與排擠行為作為唯一的捍衛手段,護家盟極力維護的價值,只會加速崩解。因為他們跟世界的連結越來越薄弱,反而更容易因為脫節而斷裂。

世界花了兩個世紀污名化某一個國族與文化、合理化殖民主義暴行、神聖化帝國主義光環,之後,世界又花了另一個世紀才走向和解之路。還要多久,這些傷口才能癒合,至今仍無解。曾經以為的文明,其實是野蠻。那護家盟以為的家庭價值,又是什麼呢?

————————-

資料來源:

〈最需要反對「盟盟」的,其實是異性戀〉

http://opinion.udn.com/opinion/story/9332/2114492

愛德華・薩伊德著。蔡源林譯。《文化與帝國主義》(Culture and Imperialism)。臺北縣:立緒,2001。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