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沁瑜, 專欄作家, 醫療放大鏡

好健保,不A嗎?

26 十月 , 2015  

台灣營養學會副秘書長 劉沁瑜

病房走廊那頭傳出一位婦人的咆嘯,似乎是說著「這是我的權益,妳憑什麼拿走?」「我有付健保費唉!」這是筆者在醫院工作時,印象很深的事件之一。

陳女士是一位急性胰臟炎病人,胰臟是一個很特別的器官,兼具內分泌(如分泌胰島素以調節血糖)和外分泌(分泌胰液,用以消化作用)功能,一旦發生急性嚴重的發炎便不能由口進食,須經由靜脈營養支持,而病程減緩後積極的腸道營養的建立可提升病患的營養狀態與預後。陳女士入院治療之後,經醫師評估可以及早給予腸道營養支持,使用內視鏡技術經鼻放置一灌食管至空腸,以避開食物通過十二指腸造成胰臟的刺激,這麼複雜的內科疾病,所幸有健保,不論在醫療或在建立灌食過程的高難度技術和特殊營養品的供應,均有健保給付。(就現況來說,就算健保局批退醫院申請給付,還有苦主醫院和醫師來賠錢,民眾根本不用擔心啊!)在營養處方中,灌食的營養品是唯一有健保給付的項目。

回到事發當天早上,醫師查完房之後確認陳女士當天可以移除灌食管並予移除,護理師也將電腦內飲食醫令的灌食配方取消,而早上已送至床邊的灌食配方予以退回營養部,陳女士在醫師細心的治療下恢復健康,移除餵食管之後也神清氣爽,赫然發現床邊的三罐管罐配方不見時,突然暴跳如雷。

護理師解釋說,配方在早上七點半時送來,醫師在早上八點查完房確認後不需要灌食管灌食,已更改飲食處方、取消飲食醫令、移除灌食管,便不應再和健保局申請該項給付,尚未開封的管灌品也應予以退回處理。

恢復健康的陳女士卻失去理智,狠狠地大罵護理師說:「我有付健保費,你們醫院不要汙健保費,我要拿回家餵狗也是我的自由!

故事說到這裡,大家察覺出健保財務危機的來源了嗎?

或許陳女士知道管灌營養品的市價一罐動輒50元以上,但是管罐品是專門以灌食使用,並沒有調味,喝起來並不適口,即便如此,基於「我有付健保費」的不甘心心態,無論如何都要拿回這市價150元的營養品,用以補貼每月給付的幾百元健保費,心裡才稍微平衡一點。殊不知在整個住院治療的過程當中,倘若沒有健保,陳女士需要支付的款項動輒上萬元,早已遠遠超過她所付出的健保費了

健保制度的建立,類似互助會的概念,主要目的是用以分攤健康風險。既然是「健康保險」,最好就是不要用到,才表示個人的健康狀態良好。就如現在很多民眾自行購買民間保險公司的癌症險,絕對不是抱著「我要得癌症來好好賺一筆」的心態來購買;或是購買長期照護險,是抱著「我不得失智症我就浪費保險費」的前提來加保,而是藉由相對較低的保險費,來承擔未知的罹病風險和之後的自費藥物或其他看護費用。

其實,陳女士不知道,她除了浪費醫療資源之外,他們家的狗其實比較喜歡吃狗罐頭,而不是管灌罐頭啊。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