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邱文祥, 醫療放大鏡

拯救醫療體系崩潰,從修補醫病關係做起

3 十月 , 2015  

陽明大學醫學院教授 邱文祥

 

醫師與病人及家屬的關係向來都是非常微妙且複雜的。一來病人必定因身體或心理病痛而有求於醫師,這種關係開始建立時在病人方面就低了半截,是非對等的狀態;再者醫學是一門非常艱深且專業的學問,一般人不容易理解,尤其自己一生病後心情大受影響,心中往往充滿了眾多疑問,擔心治療的結果。現行的台灣醫療健保制度,醫生與病人接觸的時間又無法太長。病人要在極短的門診時間就一些專業的問題得到滿意的答案。尤其是疑難雜症,要在這種狀況下得到清楚的溝通幾乎是不可能的。近來八卦媒體、網路文章盛行,遇到有醫療糾紛,網路上大肆軒然,一副醫師、醫院就是罪人,唯恐天下不亂的心態。

由於以上總總原因,不可諱言,台灣的醫病關係已經降到了谷底,病人不信任醫師,醫師也害怕病人,結果就會產生病人到處求醫,浪費健保資源;醫師害怕病人的結果就會產生很多不必要的檢查,也是浪費健保資源。有時會為了跟其他醫師一起分擔責任,產生無謂的會診。此情況對病人的治療實在沒有多大的益處。

醫病關係的極度不合,就會造成整個醫療經濟學的崩潰。更不必提日後萬一產生醫療糾紛,兩造雙方動輒打上五年至十年的民事糾紛,此種消耗對病人、對醫師、對社會都是非常不好的事情。三個月前,某醫院高危險妊娠科醫療糾紛事件發生後,該位醫術醫德風評皆佳之醫師,就選擇離開醫學中心轉到自費私人診所,讓需要找他的高危險妊娠病人用金錢來做選擇,殊不知要培養這樣的醫師,學校、醫院、社會、國家花了多少精力及費用。這也反映出現行健保制度的荒謬,同工不同酬,同酬不同工的事情比比皆是。在這麼辛苦的高危險妊娠婦產科,醫師看診的診察費用跟看一般感冒的診察費用的醫師一樣,那如何能夠讓這一輩的年青醫師投入高危險或較容易產生醫療糾紛之專科,如:婦產科、急診科、內科、外科、小兒科。當這些人命關天的科別爭取不到優秀的後輩醫師加入,這就不僅僅是健保的隱憂,還更是國家的隱憂。

日後台灣有重症病人恐怕人球事件會越來越多,連帶的醫療事件也會越來越多。現在衛生福利部健保署面對這個問題其處理方式及態度也不夠積極,對這些人才羅致困難科別用補貼薪水來彌補,殊不知這絕對不是補充每個月幾萬塊的薪水就能解決的;而是要從根救起。

對於醫療糾紛發生率高的科別,可以其發生醫療糾紛率的高低來做健保收費的微調,若要這樣做,其工程複雜且牽涉甚廣,但可以由每個次專科選定一些項目先行施行。這件事情今天不做明天就後悔,現在醫病關係的敗壞另外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可能大家都沒有想到就是台灣社會因為意識形態的關係,已經變成互相不信任,有時甚至是敵對的狀態。再加上媒體的推波助瀾,造成醫師跟病人很容易成為對立的立場。其實醫生跟病人都是無辜的,真正的敵人是「病魔」!醫生與病人的處理過程當中稍有不如意,對立的型態馬上產生,而引起極端不理性的衝突,這是社會生病了。

所以除了健保制度的積極改變之外,還必須要在教育及媒體的宣導上加強,用強制的法律約束,不讓媒體予取予求,讓名嘴信口開河。講了不該講的話,報了不該報導的事情,導致醫病關係的敗壞,若用較高的社會道德標準來看,這一點是不是造成了社會公共不安全。事實上這跟在病房打醫師、打護理師有什麼不一樣呢?這件事情要處理確實非常的複雜,但就是再複雜的事情,只要有耐心一步一步的處理,醫師、病人、醫界、政府視為一家人,同心協力還是有解套的機會。期盼雲開見日的一天趕快到來!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