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維良, 專欄作家, 登革熱大戰

登革熱別害怕!醫生講給你聽~

8 九月 , 2015  

資深醫師   唐維良

登革熱疫情真的越來越嚴重了,像《觀策站》漫畫所說的:主事者被叮的滿頭包。誰是主事者?先從自身開始檢討,因為刮別人鬍子前,先刮好自己的。

近年來登革熱病毒都從國外移入,例如今年是印尼型。 這個帶菌者就這麼巧,他又被蚊子叮到,這隻蚊子又去咬他人,病毒就這麼傳開了。 現在各縣市都有病例報告(目前僅兩地區倖免),共同點都是曾到過台南(或南部)疫區。 台灣其他地區,也許做為媒介的斑蚊很少或沒有,所以由人→蚊→人的傳播感染還未發現。 但瘟疫的可怕就是防不勝防,病毒是看不見又摸不著,因此人心惶惶是必然的,絕不會像某醫師所說的有幸災樂禍、高興的太早的心理。前一兩個月,韓國爆發的「中東型流感」,台灣雖沒病例,一樣引起醫界的重視。 這也讓我台大醫院的同事,同樣都被人酸了幾句。

嚴重會致死的出血性登革熱,簡單的講就是一犯再犯。 曾感染過某一型(共有四型),又被傳染到另一型,病情就加重了。第一次被侵犯的病毒,用比較好懂的名詞,叫本土型。碰到境外的印尼型,本身體質較差的(如有慢性病者),危險性就大增。至於症狀,簡言之,就是發燒合併全身痠痛,冬天很可能是流感,夏天就考慮是登革熱。當然也有些人的體質是任何病引起的發燒,他都感覺痠痛。登革熱在治療上沒有特效藥,醫師僅能減輕症狀,預防併發症等。

目前病例數破五千人,表示第一線醫師很有警覺性,有疑似症狀立即做確定診斷,所以檢驗數當然會更高,其中一定有不少非登革熱者。所以,死亡和重症者的增加,並非基層醫師的疏忽,倒是很可能是因為有些人之前已被感染過其他型登革熱。如果經費足夠,可以為台南、高雄等地區民眾做普檢,曾患過登革熱者列入高危險群,提醒他們注意環境衛生和健康自主。許多這一波被傳染的患者,常要求住院觀察,造成一床難求和不必要的醫療資源耗損,就因為不知自己是否會轉成重症。其實所有的衛教文宣都寫得很清楚,導致重症的因素和相關症狀中,就有一點叫做「交叉感染」是沒辦法預先知道的。有些衛教文宣的照片還故意對照服裝上的差異,即「穿長袖載口罩的外來客」與「短褲背心的本地人」,顯示有些本地人就是心存僥倖,認為不會這麼剛好叮到自己。如果地方政府先做好檢驗,確定曾患過登革熱的高危險群,那該警覺的人做好防護,愛冒險的人隨他自由,這也算一種積極性的預防

被蚊子叮咬是常有的事,只是不知道牠是否有帶菌(包括瘧疾、日本腦炎也是由牠傳染)。顯然,努力做好滅蚊工作,就可預防多種疾病。所以,滅蚊的觀念在負責公衛的醫護人員心中,是很清楚的。從春天預防日本腦炎開始,直到秋冬之際,都在傳播這個訊息。醫學書本只介紹哪些種類的蚊子會傳染什麼病,至於蚊子在哪?如何消滅牠?是公共衛生的研究範圍。正好,疫情最嚴重的台南地區,賴市長就是公衛碩士。期待他能發揮專業,配合他行政首長地位,認真執行。請個幫不上忙的醫師在旁邊,不如找衛生單位的主管更能有效處理

其他唐醫師文章請這裡進

圖片引自1922防疫達人:https://www.facebook.com/TWCDC/photos/pb.154929428406.-2207520000.1443058803./10153595717963407/?type=3&theater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