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視野

TIFA與台美經貿談判

11 六月 , 2021  

王鎧均、楊斯涵、陳怡安、侯立藩

TIFA復談有望?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 6月7日在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的預算聽證會上表示已經與台灣展開貿易與協商的對話。但布林肯也表示有關細節應該要問美國貿易代表戴琪。這是拜登政府上任以來首次有內閣級別官員對台美貿易事務上發出正面表態,這也使得國人高度關注停擺已久的台美投資暨貿易架構協定(TIFA)是否真正復談。我們現在就來帶大家重新回顧台美經貿談判的各種知識與脈絡。

 

TIFA的歷史脈絡

貿易暨投資架構協定 (Trade and Investment Framework Agreement, TIFA) 為美國在與其他國家簽署自由貿易協定前的談判架構。它通常被視為其他國家與美國達成自貿協議之前的前置階段。台美自1994年簽署TIFA,並於1995年至2016年之間在華府與台北交互舉辦總共10屆,自2016年談判停擺至今。在過去的一系列的會談裡雙方從討論台灣加入世界貿易組織 (WTO),成立投資及技術性貿易障礙工作小組 (Technical Barriers to Trade, TBT),也談及了台灣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 (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CPTPP)等。

 

誰說的算?台美貿易談判架構簡介

國與國之間貿易談判內容多元且複雜,通常都需要不同政府部門的參與。以台灣來說,通常會涉入的單位有行政院經貿談判辦公室、經濟部國際貿易局、外交部國際合作及經濟事務司等,並且由行政院經貿談判辦公室主導貿易談判方向。美方則有貿易代表署、國務院、商務部等單位,並由貿易代表署主導談判與最終拍板定案。

 

TIFA背後的國際角力

2020年美國前總統川普經在白宮爭霸中倒戈卸甲,然而中美角力詭譎的氛圍,從未隨著川普的離場灰飛煙滅,如今美中關係似乎一步步體現了弗里曼的戰略動態第三定律:每一個敵對行為都會引起更敵對的反應。面對中國潛力,華盛頓試圖透過不斷升級的極限施壓遏制北京,在這之中,台灣成了華盛頓將衝突升級至經貿領域完美的旗子。

在幾天前的美國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暗示了台美TIFA重啟的可能性,即便路透社週二表示,美國沒有跡象表明有任何意願尋求台北一直在尋求的全面貿易協定,依舊引起國內民眾欣喜若狂。TIFA的政治敏感性在於它不僅僅是一個經濟和貿易框架,TIFA是一個自由貿易協定(FTA),只存在於國家之間,復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副主任信强指出討論TIFA可以被視為挑戰「一個中國原則」,這將受到大陸的反對。美國德國馬歇爾基金台灣問題專家葛來儀(Bonnie Glaser)所說的「中國將把此類會談視為拜登加強與台灣關係的戰略的一部分,以及他們認為美國對一個中國的承諾正在減弱。」有了一曲同工之妙。

 

視野評析-國家利益的權衡

貿易談判的內容多元且複雜,並且往往牽涉到各個政府的利益搏鬥。我國此前已與美方就TIFA討論多年,卻仍在貿易談判上卻毫無進展,無法達成共識。由此看來,貿易協定的前置作業遠比貿易談判本身更重要。台灣必須清楚國內與外交上的需求,甚至必須分析美方的利益當作籌碼,或許才能讓美方重新坐回談判桌上。雖然國務院及一些學者皆期望與台簽訂貿易協定,但戴琪與川時期前貿易代表賴海澤都認為兩方貿易順差巨大,期望能夠在這方面改善後才開始考慮對話。然而,當今TIFA談判的重啟對台灣至關重要,因為唯有借助與美方的貿易談判,才能提升我國在世界貿易上的話語權。

(照片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