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王大師

上世紀戰爭靠鋼鐵 本世紀則靠人民幣

28 三月 , 2018  

專欄作家 王大師

一向喜歡「高調開頭、草草結束」的川普,再度玩了一場早產的貿易戰。當美方上週拋出對全球鋼鋁生產國,無差別課徵關稅後,全球股市哀鴻遍野。陸方當然不甘示弱,隨即以農產品關稅回報。一時之間,全球彷彿駛入一條不見天日的隧道。

怎知當陸方放出將停購美債的風聲後,就跟看到野貓的老鼠般,美方急忙踩煞車,準備派財長赴陸商談貿易事項。全球股市立即回穩,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或許,市場沒預測到的是,中美兩國並不存在貿易戰的問題,而有著更深層的貨幣危機。

今年三月對美國而言,是個重要的月份。這個月發生了兩大事件,其一為美國債務鐘正式敲響21兆美元的警示線。這個債台高築的國家,必須面臨升息與10年期國債殖利率快破3%的危機。

換言之,美國在債務來到史上最高水準的同時,必須忍受債務成本節節攀升的局面。美元在升息週期中,反其道的走弱,美元指數從川普剛就任時的103點,一路貶至如今的89點。就連兌新台幣也快跌入28元的大關。這意味著,美元作為避險資產的地位,似乎有些動搖。

這就來到第二大事件,就是大陸在本月26日啟動人民幣計價的原油期貨,「石油人民幣」準備與「石油美元」分庭抗禮。美元之所以強大,不是背後有黃金、穩健財政,或是實體經濟的撐盤,而是全球石油均以美元計價,人為支撐美元的需求。美國再派美軍赴全球「說服」各國用這個貨幣結算。這就是「美元帝國」的真諦。

倘若石油人民幣打破這套規則、倘若大陸藉由實體黃金、一帶一路經濟圈、中國製造2025、亞投行等生財工具,吸引全球各國前來參與石油人民幣,而非過往的卡爾文森號與F-16;試問,貪財又怕死的國家,會投向那一個陣營?

但問題是,石油人民幣若想複製石油美元,必須開放大陸國內的資本管制,也需擁有龐大的國債與其他人民幣計價的理財產品。否則,全球投資人光握有大把的人民幣,卻毫無人民幣資產供停放,一且均為枉然。

或許就是這原因,此次有著華爾街背景的美財長,赴大陸探討的議題中,其中一項為擴大美企業參與大陸金融業。換言之,倘若有著華爾街的know-how,人民幣計價的理財產品,將可在短期內大量複製,且在全球找到買家,實現人民幣國際化的時間表。

如此,大陸可在培養人民幣國際化的路程中,持續購入美債,維持美國財政的穩定,讓美國深陷在21兆美元天價債務的同時,依然維持退休金與政府營運。這樣,中美兩國就能互相拉抬、鬥而不破。

有了這個打假球的貿易戰後,兩大國均可透過新的關稅與金融秩序,向全球較小型的經濟體尋租與抽稅。畢竟,對中美兩大國而言,鋼鐵貿易佔各國的GDP不大,且為工業時代的產物,若真要大戰,為何挑這些不起眼的產業祭旗?

當然,對台灣這類小國而言,區區的鋼鐵關稅,就很有可能傷到筋骨,而需用美豬等敏感資產來換。沒辦法,這就是小國的悲哀。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