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陳徵蔚

中文羅馬拼音在台灣的發展

7 三月 , 2018  

健行科大應用外語系副教授 陳徵蔚

日前有政治人物提出「廢除注音符號」,改用「羅馬拼音」以便與國際接軌。注音符號(Mandarin Phonetic Symbols)是1912年由中華民國教育部制定,目前只有台灣使用,具有本土特色,而且民眾普遍習慣,是否需要改用羅馬拼音尚可討論。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中國共產黨早在1958年就廢除注音符號,全面使用「漢語拼音」(Hanyu Pinyin) 來拼寫中文官方語言(即北京話),並於2000年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漢語拼音,就是一種羅馬拼音。在台灣競選,卻與中共政策「不謀而合」,不免引人側目。

其實,無論是注音符號或是羅馬拼音都是「表音符號」,本質上可以互換。例如「ㄅ」的漢語拼音是「b」,只要約定俗成,使用哪個發音系統都無傷大雅。不過需要注意的是,中文發音習慣畢竟與拉丁語系不同,所以一般人念「ㄅ」雖然與「b」近似,但仍然有些微差異。因此用羅馬拼音來標注中文發音難保不會造成學生「英文發音中文化」,非但無法讓學生與國際接軌,反而容易混淆兩種語言的發音。

其次,以英文為例,同一個字母在不同單字中發音會有差異。倘若台灣學生習慣了羅馬拼音,會不會連帶影響他們對於英文單字的發音,造成額外困擾呢?例如學生習慣羅馬拼音中「a」念成「ㄚ」,會不會感到迷惑,為什麼英文字裡cat念成[kæt],在cake卻念成[kek]呢?

講到中文羅馬拼音的歷史,幾乎就是中共文化強勢擴張的歷史。當然,這也襯托出了中華民國在「中文推廣」上的重大挫敗(另一挫敗是「簡體」比「正體」普及)。早期中華民國在大陸時期對於國外媒體所使用的中文羅馬拼音系統是「韋氏拼音」(Wade–Giles system),也因此世界各地報章翻譯中文名稱時通用的規則亦是韋氏。直至今日,仍有許多廣為人知的中國文化傳統採用韋式拼音,例如「太極」(Taichi,漢語拼音應為Taiji)、「功夫」(Kungfu,漢語拼音為Gungfu)等。甚至仍然有許多中國知名學府仍保留當年韋氏拼音,例如北京大學(Peking University,漢語應為Beijing)、清華大學(Tsinghua University,漢語為Qinghua)、蘇州大學(Soochow University)。

然而,當中共於1958年2月11日宣布改用漢語拼音後,全世界外媒都逐漸採用漢語拼音,韋氏拼音逐漸被邊緣化,除了台灣之外,幾乎沒有地區使用,著實令人唏噓。其實林語堂也曾倡議使用中文羅馬拼音,當時稱為「國語羅馬字」,1928年9月26日由國民政府大學院公布,與注音符號並行,1940年改名為「譯音符號」。後來1986年教育部公布「國語注音符號第二式」(Mandarin Phonetic Symbols II,簡稱注音二式MPS II),又取代了「譯音符號」。2002年陳水扁執政,教育部公布「(臺灣)華語拼音系統為通用拼音」。這套系統是陳水扁任台北市長時制定,1998年發表,當時引起諸多爭議,從此台灣的中文羅馬拼音進入戰國時代。

有沒有覺得台灣的路名翻譯很混亂?這正是因為中華民國經歷了多次的羅馬音譯改變。普遍使用的是韋氏,但政府又公布了國語羅馬字,一度讓師大路成為了「屎大路」(Shita Rd)。台北市在陳水扁執政時開發了通用拼音,於是在1998年將地名、路名全部換為通用拼音。新北、桃園、嘉義的路名曾使用注音二式,目前則使用漢語拼音。

國道高速高公路也用過注音二式,2003年改用通用拼音,2011年又改為漢語拼音。這造成了甚麼影響呢?例如開車上了國道,到木柵下平面道路,可能就會看到 Mucha、Muja、Mujha很多種不同的拼音。然而,令人感嘆的是,無論在台灣境內各種羅馬拼音系統如何廝殺,今日幾乎全部被漢語拼音「統一」了,現在台灣的中文羅馬音譯標準,包括中華郵政的地名翻譯系統,都是使用漢語拼音,只有少數縣市,例如高雄,仍堅持使用通用拼音。

1981年1月中共官方發表公告:「目前國際上雖然在拼寫中國地名(包括台灣的地名)時,大多數使用了漢語拼音方案,但他們在對台電信聯繫等方面,還是沿用舊拼法… 我們的意見是:堅持一個中國,反對「兩個中國」,堅持我國在聯合國地名標準化會議的提案,用漢語拼音方案拼寫包括台灣在內的中國地名;同時,又要承認現實,方便使用,有利於對台工作…」由此可知,使用漢語拼音,不但是中共樂見,同時也是既定政策中的一環。

中文拼寫究竟要用注音符號還是羅馬拼音?這見仁見智,只要規則明確、各地一致,並不會造成太大的影響。只是,在兩岸氣氛詭譎的今日,特別是在彼此競爭文化話語權的關鍵時刻,這個議題就顯得特別敏感。從台灣羅馬拼音的「混戰」到「統一」,可以看到台灣不斷自我放棄、兄弟鬩牆,最後被中國的「漢語拼音」文化統一的過程。台灣是該團結起來了,無論大家的觀點如何,凝聚共識才是重點。有共識,才不會一團散沙,也才能一致對外,運用文化軟實力,在身處中國龐大的壓力下站穩腳步。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