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王大師

加啥鬼薪?這個政府正撲殺低階勞工

3 一月 , 2018  

專欄作家 王大師

今年元旦,了無新意的蔡總統,矢言將對應台灣的低薪問題。她更空心的表示,會對願意加薪的企業提供獎勵,卻依然沒提出具體作法。同時間,勞工團體在元旦升旗後,於凱道升起印有「過勞共慘」的旗幟,藉以嘲諷空心蔡「幸福共好」的文青口號。

然這群勞工團體酸的十分錯誤,因為他們太避重就輕了。更精準的用詞應為「勞工大撲殺」才對。不要以為本人又開始危言聳聽了,因為就在元旦前一天,衛福部國健署才完成亞洲第一份「健康不平等」報告。

就跟納粹德國將該屠殺的人種分成猶太人、吉普賽人、肢體殘障與同性戀者般,納粹台灣則將該滅種之標的以職業區分。研究顯示本島25~64歲男性死亡率,隨職業而有顯著差異,「基層技術工與勞力工」和「農林漁牧業生產人員」死亡率,比「專業人士」高出6倍。

調查發現,收入、職業、社區居住品質、地理區域,甚至職業與父母教育程度,都會造成健康不平等。若單以職業而視,藍領勞工死亡率較白領高出84%。換言之,台灣社會有系統性撲殺低階勞工的制度,能夠透過教育、產業、居住、貨幣與財政等不同政策,讓藍領勞工死亡率,高於專業階層。試問這與納粹德國有何本質上的不同?只是手段較隱晦、較間接罷了。

相異的是,納粹以種族、肢體與生活型態作為分類標準;本島政府則是以「職業階級」作為滅種的依歸,且規模更龐大,歷時更久;畢竟,納粹的大屠殺僅於二戰期間發生過一次,之後再也沒重複過。

反觀台灣的「藍領大撲殺」卻持續了幾十年,一直到現在還在進行中。「基層技術工與勞力工」是最需調升基本工資的族群,但蔡政府卻將這個工資的3萬元水位,以「夢想」看待,期間什麼事都沒作。

反而在2016年競選期間,當競爭對手朱立倫以這個水位的基本工資作為政見時,卻屢屢遭受蔡英文的冷嘲熱諷,彷彿是說,「老娘就是要搞個藍領大撲殺,啊你是要怎樣?」

當然,如此指控,實有過度渲染之疑。本島薪資停滯多時,已非三天兩夜之事,而是一連串的系統性設計。其中最了得的殺人武器,就屬央行的貨幣政策。路人皆知,蔡英文絕對不會幫藍領勞工調升基本工資至3萬元,因此唯一解方,就是要靠提升貨幣購買力彌補。

也就是說,如果山不轉,就讓路轉。既然空心蔡吃了秤頭鐵了心,就是要讓基本工資停滯在21,009元不動。一個會幫勞工設想的決策者,理應會讓這個水位的實質購買力,增加至如3萬元的水位。如此,勞工就不須依賴資方加薪,反正2.1萬的購買力就等同3萬元。

畢竟,台灣勞工停滯17年的,是實質經常性薪資,也就是扣掉通貨膨脹後的薪資水位,而非名目薪資。倘若慣老闆與慣總統不加薪,只要央行停止印鈔,並將利率與匯率正常化就好。這就可讓目前的21,009元購買力,增加至如3萬元的水位。

這招不但簡單,而且很容易。只要在下一任央行總裁上任前,將他或她鎖在房內就好。如此台灣央行就會有正常的貨幣政策,而非單靠「印鈔」、「拉尾盤」與「連六凍」等非金融常理方式,惡性壓抑人民的購買力,獲利股市、房市與慣老闆們。

但眾人皆知,一個聽話的總統,必須堅持「健康不平等」的己任,才能讓這畸形的社會順暢運作。因此也不要期待下一個14A,會幫忙弭平「職業大撲殺」的悲劇。因為如此的央行總裁,不會被黑心總統提名。這個國家「真正的主人」,是不會容許的;我說的「主人」,可不是老百姓喔。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