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李祖舜

動用國家隊罷韓 蔡政府大砲打小鳥真丟人

1 六月 , 2020  

                   資深媒體人  李祖舜

這個星期六就是罷免高雄市長韓國瑜的投票日,目前罷韓與反罷韓勢力正在較勁。對於投票結果與選舉運作,有人認為篤定罷免成功而積極造勢;也有人認為韓國瑜最終能安然過關,而保持低調。

這篇文章不是來分析預測罷免案投票的結果,而是要好好探究為了卯足勁推動罷韓,由整個蔡政府所組成的「國家隊」賣力到誇張的離譜表現。

首先來談談中選會想為罷免立頭一功的「超賣力」表現。

中選會主委李進勇在內閣民調中的知名度甚低,風評也是兩極化,畢竟三十多年的民進黨黨齡與黨務工作資歷,很容易為自己貼上政黨色彩,執行公務的所做所為,也就更容易被人用放大鏡檢視。

面對這次罷韓案,李進勇展現的推動選動積極度遠超過歷任中選會主委。還記得那個因為辦理九合一選舉外帶公投案投票、搞得一塌糊塗的被迫辭職下台還被判罰錢的前主委陳英鈐,在民間推動罷免汐止選區立委黃國昌時,也未曾大動作地去視察罷免投開票所選務。

反觀李進勇,先前為了投開票所可能不足,暴怒揚言「借不到投開票所,頭剁給你」,還親自南下高雄視察投開票所的選務工作進度。離譜的表現還有,過去規定投票通知單在投票日前兩天送達即可,李進勇卻要求這次罷免案投票通知單要在五天前就送達,為的只是要加深選民對投票日期與投票所位置的印象。

此外,以往只有全國性選舉才採用網路計票,因此連黃國昌罷免案也沒有動用網路計票,但這次李進勇卻指示韓國瑜的罷免案雖為地方選舉,仍要進行網路計算與直播,為得只是想讓罷韓的好成績儘快展現在綠營領導層面前,好呈現透過選務賣力執行罷韓投票的績效表現。

而罷韓國家隊除了中選會之外,內政部的警政署、法務部與國防部也都表態插花,讓人印象深刻。

首先是警政署長陳家欽,他也比照李進勇模式南下高雄督導選務治安,但關心的動點卻是監票,還在公開場合喊出「黑道監票」的情資。結果竟然只是風聞而已,不但拿不出任何具體情資,更違反刑案秘密蒐證的慣例,讓人看破手腳,連堂堂的警政機關負責人,都成了罷韓國家行動隊的成員,讓所有關心選舉結果的監票人都被蒙上黑道份子標籤的不白之冤。

而在警政署放出黑道監票的假情資之後,中選會立即配合演出,出面呼籲不要妨害選務辦理,一搭一唱的拙劣表現讓人聞之噴飯。

再來就是法務部長蔡清祥。高雄罷免團體「Wecare高雄」冒用法務部部徽製作「韓國瑜不值得你觸法」的圖卡,蔡清祥竟然在公開場合回應「不敢說是盗用」,而選擇「原諒」,對於這種未經部會同意授權,就假冒使用部會標誌讓選民引起誤會的操作選務情事,堂堂的法務部門負責人,竟然只是選擇原諒而不是要求查辦懲處,難免不會被讓人誤會是與罷韓團體成為「同路人」,又成了罷韓國家隊成員。

此外,國民黨立委舉證罷韓團體以提供價值可能達一、兩百元的清潔液來做為賄選工具,法務部的反應不是立即偵查,而是極為配合的表示,贈與選民的物品不能光從外觀認為價值,很可能因大量製作而低於30元的法定金額,又是一項疑似暗助罷韓團體的小動作。

至於國防部延後三軍大學指參考試的動作,也被國民黨視為幫助罷韓的小動作;相對國防部的怪異決定,在這裡還是得肯定一下衛福部長陳時中,因為他宣布疫情解封的時間是在六月七日罷韓投票日之後,沒有用防疫作為配合罷韓國家隊,這一點全民與輿論倒是真的該「順時中」。

蔡政府啟動罷韓國家隊來積極操控罷韓選務,動用國家資源來介入罷免投票,不管投票結果如何,都已為台灣的選舉寫下讓人看不起的一頁黑暗選舉史,更證明蔡英文所謂的台灣價值,就是拿罷免案選舉當成鬥爭清算的工具。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