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胡文琦

卡神風波之「卿本佳人,奈何作賊」?

17 十二月 , 2019  

前中國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文史工作者   胡文琦

近日卡神楊如養網軍事,令筆者想起二十四史裏唐代李延壽「北史」中的那句經典名言,「卿本佳人,奈何作賊?」原句的大意是指一個原本志向宏遠或理念崇高的人,後來卻不幸自甘墮落、自毀前程,令人產生無限惋惜、惜才之感。

順著這個理路去檢視近期沸沸揚揚「卡神」楊蕙如操弄網軍、企圖影響形塑民意風向球的作為,以致於間接導致前駐日大阪處長蘇啟誠的不幸輕生事件,也不禁讓人感到頗有些憾恨。

網路世界本來就非常殘酷,看看近期南韓影星雪莉和具荷拉等人的輕生,不就證明了網路霸凌的可怕!在鍵盤世界藏鏡人刻意的影舞之下,面對各種無中生有刻意栽贓抹黑的攻擊,最好的作為就是強化自我的心理素質。

然而,蘇處長的輕生,有可能是在傳統外交系統的涵養下,因為秉持文官專業負責的態度,而讓其產生了如捷克裔法國作家米蘭昆德拉所說的那種「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的壓力,因而讓人不忍心以「網路世界誰先認真,誰就先輸了」這句老話來評論。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個事件。觀察楊蕙如的發跡過程,當年在各家銀行強力促銷與發卡競爭下,這位本來應屬青澀的聰明小女孩竟找出了神奇的自利邏輯作為。彼時「楊蕙如」代表的其實是一個厲害的角色,一個能和發卡銀行大鯨魚鬥智且獲利的小蝦米,不是嗎?

可惜的是,其後的人生閱歷讓她走上了一條不歸路。聰明機巧與政治接上線之後,就一路向下沉淪、越陷越深,終究無法自拔,走上自我毀滅。人生際遇其實頗讓人惋惜。

在北檢對她及其可能的下線或黨羽提起侮辱公署等罪之訴後,筆者提醒楊蕙如,網路世界,凡走過必留下痕跡,閃躲與避不見面,無法真正解決問題。在重整該起不幸事件的歷史來龍去脈後,卡神不如徹底援引「吹哨者條款」,徹底將其上線乃至整個的金流流向與交辦體系,一次完整的說清楚、講明白,以期能讓自己有一個「重開機的機會」筆者仍然願意相信蘇處長的辭世,不是楊蕙如的本意,但她終究難逃「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的良心譴責。

民進黨對此案從一開始就做出了徹底完美的切割,但筆者深不以為然。拼揍卡神的「人脈存摺」與「網軍攻略地圖」後,再加上蔡賴之爭時的1450爭議,綠營根本無法從楊蕙如網軍案全身而退;東窗事發之後的切割只不過讓人見識到綠色政治集團的薄情寡義,日後當然會更加提高警覺。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