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鄭師誠

古代御史要洗鳥,現代監委管鳥事?

23 二月 , 2018  

資深媒體人 鄭師誠

明朝馮夢龍所著《古今譚概》記載「大學士萬安老而陰痿,徽人倪進賢以藥劑湯洗之,得為庶吉士,授御史,時人目為洗鳥御史。」翻成白話文就是「大學士萬安年紀大了力不從心,有個安徽人叫倪進賢進獻了一個藥方,親自用湯藥幫大學士萬安洗重要部位,成效非常好,倪進賢也因此得到大學士萬安的舉薦,成為庶吉士,並且還被授予御史的官位。當時的人都譏笑並說倪進賢為洗鳥御史。」

御史平時當然不是負責洗鳥,洗鳥御史的稱呼可說是對這個御史制度最大的譏諷,因為御史一職本來應該是屬於清望職的言官,負責糾正錯誤政策、彈劾不當官員、勸諫皇帝;一般來說御史都會選擇有聲望,操守好,受人敬重的人來擔任。

話說到這裡,我想各位看倌都知道這回的主角是誰了!這位最喜歡繫著豬領帶的陳師孟大監委,之前話就說的實在…令人不恥,他說會辦藍不不辦綠,而上任屁股都還沒有坐熱,就找到一件大事,就是調查2009年一月九號,法務部與司法院合辦的司法節慶祝大會短劇《俠客行》,出現嫌犯在法庭上哭鬧,並高喊「法警打人、司法迫害」等行為,類似諷刺前總統陳水扁的情節???

這這這,2009年應該發生不少事,咱大監委什麼都不查,就查這司法節慶祝大會的短劇?實在是令人感佩啊!為了護扁,為了讓司法界有寒蟬效應,而且是在馬英九執政時期,就找了這麼「大…」的事情來調查。

各位看倌,咱基本工資一小時多少?140元,一個月基本工資最低是?兩萬兩千元。咱現代御史大夫的薪水是?每月薪水等收入超過20萬元,有車有秘書,獨立辦案,無人能管,一幹就是六年,沒有任何制衡,所以就算是管人家的鳥事,也沒有任何公權力可以制衡。

所以咧?這場鬧劇就只能揶揄,諷刺,調侃,政論節目開幹…然後呢?中華民國的任何人拿陳師孟大老爺一點點皮條都沒有,就任他在這六年這樣胡搞瞎搞,然後一個月20萬月薪,扣掉週休二日,每天薪水接近一萬塊錢,大家拼死拼活,然後被國家抽了稅金,就養這種材料??

明末清初的著名思想家顧炎武曾說「士大夫之無恥,是謂國恥」,不過吶!就陳師孟來說,顧炎武是位外國人,說啥子他看不懂,但是拿著公帑護扁,咱陳大監委可是吃了秤鉈鐵了心,絕對要給它辦下去。事件小、事情早沒關係,只要讓司法人員驚到就行啦!

蔡總統,您上任以來,就算沒特赦阿扁,但是讓他趴趴走,這種保外就醫,實在羨煞多少受刑人,只可惜他們不是阿扁,唯一可能保外就醫的機會就是要去蘇州賣鹹鴨蛋之前。再提名陳師孟當監委,對阿扁一家也算是仁至義盡了。所以結論就是,陳師孟上任後,就沒有要不要特赦阿扁的問題了,因為到最後,陳水扁啥罪都可能沒有了,還赦…赦個屁啊!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