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張中一

台灣科學界的污點?小心科學賊

5 九月 , 2016  

核能流言終結者成員 IE BUSINESS SCHOOL台灣校友會創會會長 張中一

身為重視科學的核能流言終結者一員,在運作的過程當中,我們發現在臺灣有一個很嚴重的問題,科學賊無所不在。

科學賊者,往往掛著科學家的身份,講著看起來肯定的科學論述,但內容其實完全不符合科學精神。基本上是拿著科學名號幹著神棍的事,是披著科學外衣偷取個人利益的賊。

科學這一行,不是掛著科學家講出來的話就是真理;科學是透過公開發表、同儕檢視、互相論證與修正錯誤不斷前進找尋答案者,才叫做科學。過程與結果是一樣重要的,不能重現的東西不能稱之為科學。

以前做賊也有分寇、盜、賊不同的層次,科學賊當然也有。簡單來講,就是禍害多嚴重的差異。請容以下一一論之。

一、科學賊小者

科學賊小者,往往出現在學界的大頭症。完全無視產業現實與現實生活中的最新技術,只活在自己書本的世界裡。這些人我們有時稱為蛋頭,很惱人,但出不了什麼大差錯。

這有兩個例子,以國內豬油進口為例,國內的食品學界,尤其是在校園裡的學者,無視於國際食用動物用油脂進口的實務,無視大量動物用油脂進口一定需要精鍊的事實,任意宣稱精鍊就是有問題。結果影響政策,現在臺灣幾乎無法大量進口食用動物油脂,各店家退回到在自己廚房拿豬脂肪提煉這種更危險的模式。

還有堂堂中山大學副校長對外宣稱,只要擺四架洋流發電,每天可以發400萬度電,可以取代臺灣三座核電廠。不過臺灣三座核電廠一年發差不多400億度電,除以365一天也超過一億度。我們的副校長顯然以為,只要掛著科學的名號,就不會有人質疑他的數學程度。

二、科學賊中者

科學賊中者,完全無視同儕檢視的基本原理。對外做出武斷的宣稱卻無法公開自己的研究。這有一個非常典型的案例,就是由現任副總統陳建仁參與的塑化劑與乳癌研究中,指出塑化劑增加乳癌風險3.4倍。

同一場會議,中研院也搭配發表了乳癌疫苗的研究進度。從此,國內各媒體還有所謂的食安專家,都會不斷提醒塑化劑會造成乳癌。但各位,這份報告有獲得國際承認嗎?沒有,這份研究並沒有公開。

也就是說,我們唯一的資訊來源就是陳建仁的宣稱,沒有辦法檢視、沒有辦法證實。但只是因為他是中研院院士,大家就信了。從此,無數女性只能看到塑膠就怕,因為醫生都這麼說,而醫生也都是引用這份報告,卻不知道其實這份研究根本還沒有獲得國際承認。

三、科學賊大者

科學賊大者,就是拿著科學之名做出各種恫嚇與遂行所願,卻不願意真實面對科學的數據。詹長權拿著研究說學童尿液裡TDGA的量,逼著林全下令六輕旁的許厝分校遷校,就是明顯的例子。

詹長權跟林全說,如果林全不遷校,他就公布研究報告。首先,他拿的是政府給的公費做研究,公布研究結果是他的義務。更何況,如果研究報告指出有健康疑慮,公布報告更是他的義務。因為如果有健康危險,那不是遷校的問題,那是要遷居的問題。

學童就住在學校旁邊,難道放學後就沒有危險?如此重大的事情,只要林全答應他遷校的要求他就不公布研究報告?當地民眾的健康權益在哪裡?

詹長權說他的研究報告指出,學童尿液裡的TDGA與學校距離六輕有關,越近的學校學童尿液裡TDGA越高。但他沒說的是,他自己寫的論文就指出, 污染與學童家裡距離六輕距離卻看不出相關性,學童在家時間遠比在校時間長,這中間的矛盾是詹無法解釋的。

這種科學賊最恐怖,他首先拒絕接受同儕檢視不公布報告,而且無視群眾的健康權益,而不告知民眾真實研究結果。同時把自己的研究只拿對自己有利的方向出來講,卻不講不利的部分。搞到現在學童都開學了,還無法上課。

四、結語

科學可以改善人類的生活,但科學有他嚴謹的認定方式。任何學者企圖不依循科學的方式接受同儕檢驗,往往都是為了圖自己的利益。這些人是假科學之名行神棍之實的科學賊。我們的社會已經被科學賊假科學名義傷害太深了,現在是社會各界一起來抓出科學賊的時刻了。

我也要呼籲科學界自省,在以同儕檢視為主的環境中,為什麼容許這些科學賊猖狂,卻不知道自我反省?這是臺灣科學界的污點。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