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烏凌翔

善用半導體產業來擴大國家利益,美國能,台灣當然也能

12 一月 , 2021  

資深媒體人  烏凌翔

過去兩年半,川普政府利用小小的晶片,延宕了中國大陸的擴張戰略,雖然沒有硝煙,按「權力轉移理論」,這就是一場「先發制人戰爭」(pre-emptive war),只不過戰場是非實體的科技領域,其中主要的「軍火」就是半導體產業。

只是「美軍」光靠自己的力量不足以壓制「共軍」,於是呼朋引伴,組織了一支國際聯盟。台灣因為執政黨政府「一邊倒」親美,半導體產業雖然戰力雄厚,地位關鍵,只能被迫以「外籍傭兵」身份,聽命於「美國隊長」號令,終成如今「美國利益擺中間,台灣利益放兩旁」之勢。

台大退休教授黃光國痛批台灣這是「自我殖民」,是否已經這麼嚴重,或許見仁見智,但至少可嘆一聲:可惜啊!

不知何時開始,台積電被稱為「護國神山」。大山巍然不動,護衛寶島,亦偉哉,但何不化被動為主動,積極為寶島自身爭取更多利益?更且,台灣半導體雖無百岳,也不止一、二十座啊,也許都沒TSMC那麼神,仍是國家重要資源。

如此設想,絕不表示台灣要學老美,把半導體當成軍火,用以悍然攻擊對岸。台灣與大陸貿易額於李、扁、馬、蔡四任總統的成長走勢,清楚告訴我們,台灣與大陸在經濟上是相互依存關係,而非敵對關係,甚至,台灣經濟依賴大陸的情況越來越明顯。

再者,聯合國有196個會員國,奧會有206個會員,台灣的一雙小眼睛為何只看到中、美?

例如,日本一再表示期望台積電前往設廠,70年代曾經叱吒風雲的日本半導體業竟然有求於台灣!台灣為何不運用來增進台日關係呢?三星半導體為了提升其晶片製造技術,2009年挖角對象是台灣的梁孟松,直至今日,高麗棒子還把台積電視為假想敵及欲超越的目標,這不正表示,我們擁有優越的籌碼,也可以跟韓國做筆交易嗎?張忠謀早在2006年就受扁政府委派,代表「中華台北」參加APEC會議,難道護國神山的「山主」只能為台灣做這件事嗎?

不論美國為了達成「在地生產」F-35戰機用晶片的傳聞是真是假,強求台積電赴美設廠總是真的。去哪一州設廠?台灣這一問,等於有了交朋友的主動權,譬如假設原先包括亞歷桑納有3個州可以選擇,3個州,就有6位參議員與更多得多的眾議員會想與台灣打交道,甚至有更多大學校長或工學院院長會想與赴美台灣廠商來個產學合作案。這不都是增進台美關係的籌碼嗎?

更別說,台灣半導體產業軍容壯盛:IC設計有聯發科、瑞昱等十幾家;IC製造有台積電、聯電等好幾家;封裝測試有日月光、矽品等幾家。還有上游的設備與材料供應商十數家。

人才開發技術,人才設計設備,技術與設備又可反過來訓練人才,人才又積累與保有技術,所以發展半導體產業最重要的元素是人才。

創辦大陸中芯國際的張汝京、剛剛走馬上任中芯國際副董事長的蔣尚義、剛剛提到的梁孟松,目前仍是中芯國際的Co-CEO、去年從中國紫光集團退休的「台灣DRAM教父」高啟全、還有幾十甚至上百位也許沒那麼知名,但同樣優秀、此刻正在大陸貢獻心力的工程師,都是來自台灣的人才。

如此厚實的人才庫,雖然憲法保障個人工作自由,但是從國家戰略的角度,國安會、科技部、甚至教育部,都不該任由這群重要「國家資產」各自游走江湖吧?也許「行政院科技會報」注意到此一現象了?

除非兩岸要打一仗,若是不想開戰,未來遲早有機會談判,談判就需要籌碼,半導體產業絕對是台灣最重要的籌碼之一,現在就要開始準備,為台灣自己,不是為美國。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