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王大師

在此新冠狀集中營,需口罩作黨證

19 二月 , 2020  

專欄作家  王大師

人類在大蕭條時期、法西斯政權或共產國家中才會遇到的情況,目前已在中華民國台灣上演。今早在圖書館碰到一位舊識,見了面就提醒我怎沒戴口罩。我回覆疫情根本沒那麼嚴重,就算戴了也會從眼睛等入口滲進。但他回覆:「不戴,別人會瞪你喔!」

聽完,才有種深深的焦慮。沒錯,在這次不知來源的疫情期間,本人堅持不買也不戴口罩,就算本地死亡人數終達一位,遠低於每日死於菸草、酒精、砂糖、脂肪與過勞的人數,但媒體與政府散佈的恐怖氛圍,早湮滅人們的理性。

我也因一次欲參與課程,被迫要戴口罩。當時立即覺悟,這新冠肺炎恐慌,不會因本人的不懼而免疫,他人的眼光、恐懼、排擠與規定,也會迫使我必須從眾,否則就無課可上,更遑論必需品的大眾運輸與餐廳等。

經仔細觀察後,許多戴口罩的民眾,多半非懼怕疫情的嚴重,多數人也只淪於盲從,免得他人的非難。就連那位強迫學生戴口罩的老師,也嫌講課透過隔離物不爽,直接脫下將唾液噴好噴滿。

午餐時分,餐廳陸續滿座後,一時不察的消費者會緊張地將包包中的口罩抽出,急忙戴上,好確認自己為非異議分子。等客人飽餐,食客數驟降後,這些口罩族也偷偷將大嘴露出,享受新鮮空氣。這證明,人們只是擔憂他人的眼光,而非疫情的致命。

這起來自武漢的肺炎,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把台灣打入類種姓制度、獨裁者的樂園。物資被中央體系掌控著,紀錄綿密的電子足跡。需要的人被分成單雙數,至藥局手持身份證排隊領取,酷似大蕭條時期的糧票線,或戰爭時期的領水車。

而口罩就成為黨的通行證,沒了這片薄薄的面紗,就無法參與日常生活。不盲從黨中央教條的人口,就成為黑五類,被其他人打壓兼歧視。最終,這個社會就成為極權樂園,黨中央只要能發明疫情或制定短缺,就能實質操控人民行為。

至於疫情真如官方說法那般嗎?倒不至於,迄今已有名門正派科學家,發現這起新冠狀病毒來源並不單純,並非可輕易的說來自中國人吃野味;甚至有科學家認此為生化武器,用於控制人口。

但這類論述又會被主流媒體與御用專家定義為「陰謀論」。就算提供的證據與正規科學不二,但操有此觀點的論述會立即下架。

印度理工學院德里分校就發生一例。撰寫1974年《生物武器法》的美國芝加哥大學教授Francis Boyle,直接稱新冠狀病毒為「攻擊性生化武器」(offensive Biological Warfare Weapon),且WHO早知這病毒的存在。

更遑論有西方財經媒體ZEROHEDGE報導指出,新冠狀病毒最初存放在加拿大實驗室,但被中共特務攜出,且此為「生化武器」。武漢的P4病毒實驗室,則曾與CIA合作。當然,ZEROHEDGE的這則推特貼文被刪除,帳號也被禁,提供的理由為「禁止濫用與騷擾的規定」,類似台灣1450常檢舉韓粉的「生殖器外露」。

如果這現象發生在中共政權,會被認為政府打壓;但在民主的美國、加拿大與印度,只要貼上「陰謀論」標籤後,就一切合理;部份甚至直接封殺。但上述來源全為名門正派的媒體、機構與學校。

然只要與主流媒體與利益集團的論述相左,就會被如納粹洗腦單位般的打壓。或許再過不久,未來只要再多幾個「人造危機」,集中營的想像就不遠了;屆時,還會有清醒的人敢出聲嗎?

pic by <a href=”https://www.freepik.com/free-photos-vectors/paper”>Paper photo created by freepik – www.freepik.com</a>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