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胡文琦

報告花媽,其實妳還有更光榮的做法

24 七月 , 2020  

前中國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文史工作者  胡文琦

報告那個號稱可以「號令綠營天下、統箍」民進黨各派系的新潮流大老、蔡總統口中那個「看到妳,就要像看到總統本人」的菊姐與花媽一下,說實話,其實妳還有更光榮、更有當年「黨外小妹堅持精神」的做法耶。

媒體報導,面對在野諸黨就是不讓妳上台報告「花媽心內話」,乃至連「『不讀妳』千遍也不厭倦」的持續杯葛做法下,我們那位坐過白色威權恐怖「民主自由人權『大牢』」的花媽,立即氣噗噗地在臉書上向國人報告,「…期許成功,扮演最後一任監察院長角色,只有一生為人權奮鬥民主老兵,會完成最後的任務,『光榮離開…』」云云。

坦白說,菊姐敢講,我們台灣老百姓還真不敢聽呢,講白了,花媽真的不用這麼低調、委曲求全、或是這麼的「捨近求遠」。筆者暫且不用台北市長柯文哲一席作為善意諍友的提醒話語,「不是上半生坐過牢,下半生就可以為非作歹」的高道德標準批判花媽,但筆者要用金曲獎得主茄子蛋〈浪流連〉裡的「善良的壞子」向妳報告的是,如果妳的理想與任務就是要去當此次監察院「終結者」角色的話,那麼,妳其實有「更直接、更有KPI與CP值」的光明磊落做法耶,那就是用妳過往年輕「在未變質前」的那種黨外在野堅持批判精神,直接要求蔡總統「凍結或虛級化」此番的監院提名,那麼妳將會更為光榮、更有guts、也將更名留青史,不是嗎?

捨此不圖,卻在臉書上盡是「自吹自擂」或「自怨自艾」地講一堆連民進黨籍基隆市長林右昌,可能也都不認同的「台灣人已經沒有『欠民進黨』」的幹話,這個所謂「最後的『好康』任務」,不止有辱人權民主老兵的稱號,更是對「光榮離開」是一個莫大的反諷。

準此,筆者要誠懇的呼籲一下花媽,真的不要再繼續「硬拗」下去了,看看貴黨立委修理且不同意蔡總統此番所提國民黨籍監院副院長「黃健庭的『不適任』標準」,回頭再審視一下自己顯已罄竹難書甚至還有「現在進行式」的諸多失格、失職嫌疑的案例,花媽難道還好意思要「真的」進駐、入主監察院?

誠然,花媽現在所面臨的兩難處境,「寶寶心裡苦,只在『臉書上說』」,或許就像是前唐榮總經理蘇仲傑的「好可憐」困境一樣,就是「為了穩住公司營運」,獨立董事一一徵詢每位副總,「都沒有人要接,『我才跳下來』,不是我自己去爭取,真的對我『阿舅』很拍謝『不好意思』」云云…,講白了,這樣的妳實在是「太辛苦了」,因為蔡總統也真的「不能沒有妳」,所以,無論如何都一定要使用明顯違反民主精神的「多數暴力」來通過妳擔任院長。

但話又說回來,果若妳真的還認為自己是「民主老兵」,心裡也還存有一些理念堅持的話,報告花媽,那也還「來得及」,那就是請妳直接宣布放棄,相信「這樣的妳」會更為光榮的,不是嗎?

圖說:陳菊期許自己扮演好最後一任監察院長的角色。(翻拍自陳菊臉書)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