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時事評論, 烏凌翔

小英會使出《壞女孩策略》嗎?

7 六月 , 2018  

資深媒體人 烏凌翔

陳水扁2000年開始擔任總統八年,一般人對他的印象大都是鎖國+台獨,其實他首任-至少前兩年-曾經對中國大陸釋出大量善意,結果中共不但只是冷冷的「聽其言,觀其行」,沒有回應,還在2002年7月21日,陳水扁就任民進黨主席那天,操作諾魯與中《壞孩子策略》,接連喊出「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走自己的路」、「一邊一國」,後來又推動「公投」、「入聯」、「制憲」……

蔡英文總統就任滿兩年了,這兩年她在兩岸關係上,也充份發揮忍功,盡其可能的不刺激對岸、同時小心維持她心目中的「現狀」,除了「共識」二字不跟「九二」二字連起來說之外,其它什麼「九二會談」、「九二歷史事實」……都說過了。很可惜,中共對民進黨有著根深蒂固的不信任感,或許在大力推動「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同時,必需妖魔化任何橫亙在前方的「分裂主義」份子,因而只能對台灣釋出的善意,視而不見、甚至繼續打壓,以團結內部。

學者出身、又擔任過陸委會主委的小英當然也了解這種局面,但是一個月內連續拔掉兩個邦交國,實在很讓人不連想起諾魯斷交事件,因為都發生在跟阿扁一樣首任頭兩年的時間點。蔡英文上電視、廣播、及網站平台接受訪問,有人批評受眾很少,我相信,那是為了刻意減少刺激中共,因為她終於忍不住,想吐一吐她的委屈與氣憤,所以不希望太多人聽到。

不過,學界當然聽到了。現在學界有一種看法,預言蔡英文總統很可能也會在剩餘的兩年任期內,於兩岸關係上使出《壞孩子策略》, 再度主動製造麻煩─你要說挑釁也可以啦,因為她面臨跟阿扁一樣的困境,除了前述釋出善意「已讀不回」、還被搧臉之外,還有外在環境的因素。

主要是選舉,包括年底可稱之為「期中選舉」的「九合一」地方選舉,以及2020的國會與總統大選,為了能被民進黨順利提名以及獲勝,她必需拉抬低迷的民調數字與綠營士氣。改採跟阿扁一樣的策略,「引誘」中共打壓台灣,塑造同仇敵慨的集體情緒,幾乎是唯一的選擇,問題只是這劑藥要下到多猛罷了。

當然,大環境也有此一時、彼一時的差異。當年阿扁沒有那麼親美,綠營外交人才少,又不肯留用「老藍男」,跟美國也剛剛上任的小布希政府溝通不良─策略上,籌碼不足的小國「設計」把保護國拖下水來為自己爭取利益,是高明的,但很難操作得宜─而且,阿扁團隊又沒看清小布希因為「911」事件而把全球戰略重心移往中東、中亞,主打反恐戰爭,你在東亞這兒攪和,他當然認為你是「麻煩製造者」,要修理你還不容易?

於是,惡性循環下去,不只第一任期,「兩顆子彈」後的阿扁,只能變本加厲,把兩岸關係拖到谷底,為清廉的馬英九打下765萬多高票的基礎,也讓對岸正式任期近尾聲、政治大權已在握、外交手法已嫻熟的江澤民,樂得旁觀美國修理台灣的大戲,而自己,又可以不驚動山姆大叔來推動「和平崛起」;等到歐巴馬上台時,才發現「遙遠的東方有一條龍」!不能不回亞洲「再平衡」兩下子了。

但終其兩任,歐巴馬都未竟其功,要不然也輪不到川普老兒現在帶領一票共和黨「老右男」,大聲吹起美中貿易戰的攻擊進行曲!

以上論述,並非岔題,而是因為剖析兩岸關係必需放在國際局勢中考慮:中美關係越好,台灣越不安全,中美交惡,台灣就很安全,但是也很難受,因為美國會保護台灣─當然,別忘了,仍是為了它自己的利益─而中國會修理台灣。

這些情境,小英必然都看在眼裡,也會讓她回憶起在扁政府時期的大環境,只是現在-唉~台灣籌碼更少了,對岸的領導人也從同屬「鄧小平時代」、「韜光養晦,有所作為」的江澤民+胡錦濤,轉換成「習近平世代」、抓緊「歷史機遇」、「大有可為」、而且沒有任期限制的習核心了。

任何民選的首長,上任初始,就必然天天想著如何連任,這也是有些國家-像韓國-規定只能擔任一任國家領導人的原故。但是在台灣,贏得連任的壓力永遠在暗處挑戰政客的人性底線,而且政客還能以「民主」為名,粉飾其低俗醜陋的作為,其實只是為了最大化選票的操弄民粹。

筆者並非暗指小英或任何政治人物,但是人在體系制度內,要能抗拒體系加諸於個體的壓力,很難,除非有極大的勇氣。

小英總統要如何-為台灣─安排她後兩年任期的兩岸關係大戰略呢?希望不要祭出《壞女孩策略》……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