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烏凌翔

川普遷大使館至耶路撒冷是何居心?

8 十二月 , 2017  

台大政治系博班生 烏凌翔

每個國家的國家層次戰略目標都是一樣的:爭取國家利益的極大化;而國家利益不外乎國家安全與經濟利益。從這個理論視角來分析川普的作為,即是要找出,他這麼做對美國有什麼好處?嗯~對他自己也有好處啦。

爭取國家利益當然可以使用武力,迫人就範,但自從二戰之後,除了聯合國,還有各種國際組織,都是可以解決爭端的平台。有爭議?沒關係,坐下來談談,沒有絕對必要,不必訴諸戰爭;尤其擁有核武的大國,更不會輕易選擇冒人類毁滅的危險。換言之,「不戰而屈人之兵」是眾強權共同追求的上策,其中,大國因為資源豐富,操控它國的手段必然較多。

川普宣佈要把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率全球風氣之先,從特拉維夫遷到耶路撒冷,就是一招不必訴諸武力,即能增加美國國家利益的奸詐-卻有效的-招式。不過,說他訐詐也不公平,國家在如叢林般的無政府狀態中競爭,是不講人際關係那種道德準則的。

那麼,川普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第一,這項決定並非他突發奇想,而是「有民意基礎」的:美國國會在1995年通過《耶路撒冷大使館法》,規定當年的5月底,要把美國大使館遷往耶路撒冷。美國是三權分立的國家,政體講究「制衡」機制。國會可以通過某些法案來要求行政部門,也許只是讓代表各政黨、派系、族群的民意代表,對他選區的選民有交待。

譬如美國國會對中華民國一直很友善,即使斷交後,台灣外交部也一直沒有停止對美國國會的遊說工作,促成李登輝總統任內訪美、返母校演講即是一例。所以,川普大可以說,他只是跟之前歷任總統的政治判斷不同,他不認為國會這項法案侵犯了他的行政權,他只是「樂於」執行,有問題,責任不在他。

第二、宣佈樂於執行此一法案,川普對他的猶太金主算是有交待了,因為這是他競選時的承諾之一,但、、、

第三,根據外電,川普6月1日簽過一次豁免執行命令,昨天宣佈決定遷館後,又簽了一次豁免執行命令,而且沒有定出未來使館喬遷時間表,顯示他的意圖只是一個假動作,保留了中東穆斯林國家企圖翻案的運作空間。國際新聞中但看阿拉伯人民群情激憤,但在本文敲鍵之時,中東各國的情報、外交、軍事、國安、尤其是財經單位,肯定都已經在研擬對策了:此事有無轉圜餘地?若有,如何做?若無,可以拖延嗎?若可以,能拖多久?

第四,此事當然可以轉圜,川普乃生意人,前文提到他已經保留運作空間了,也就是:我等你們這些富有、但不強大的阿拉伯王公貴族來找我談啊!這就是他提出的「美國優先」口號實質內涵:賺錢。

靜下心思考,他吹皺中東一池春水,並沒傷害任何阿拉伯國家的國家安全,也沒在經濟上佔他們便宜,只是小小衝擊了他們的核心價值-包括民族主義、意識型態、信仰及宗教,這些穆斯林國家總不能因此對美國宣戰吧?也不致於攻擊以色列做為回應,也無法齊心減產來拉抬石油價格、、、唯一能做的事,就是跟美國交涉:說吧!你要我們買什麼?才能收回成命、或修改命令?

第五,川普在國內正為「通俄門」傷透腦筋,這項運作,是否出自他猶太裔的女婿庫許納,不得而知,但至少成功轉移了大眾視聽焦點,堪稱成功的媒體操作。

這個一石多鳥的步數聽起來耳熟嗎?至少有一部份跟一年前,川普當選後、就任前接了蔡總統一通電話,本質上是一樣的。川普接通電話,放個消息,自然有各路人馬「拿著雞毛當令箭」,藉題發揮,一陣喧鬧,連「一中原則」都說成要放棄了,其實不太可能;但是他成功、而且憑空創造了跟美國談判的籌碼,君不見,習主席很快就訪美去了。當然,美中貿易失衡、朝核問題,都很重要,但談到台灣問題,中方總是關切美國態度是否轉變。

只是跟川蔡通話事件,也有差別,台灣在大國博奕之中,不是「樞紐」,只是籌碼,霸權握住籌碼高高舉起的那隻手,隨時可以鬆開,籌碼必然重重墜落,那隻手卻不會跟著摔落而疼痛,這是弱小國家的宿命。

美國的以色列大使館遷館事件,會很熱鬧,川普也必然希望它鬧久一點,但不會造成國際情勢實質上的大變化。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