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王瀚興

從川普到希特勒與國會大廈 談川粉暴動

11 一月 , 2021  

律師  王瀚興

石破天驚!川粉為阻止選舉結果底定,侵入國會山莊,撇開幸災樂禍,或支持太陽花事變而噤口,筆者有些想法,在此分享。

或謂:川普經歷各訴訟,皆以失敗告終,卻一再稱不不吞敗選,如何看待?一戰末,德國力竭而和談,然有謠言「背後插一刀」:德國並未戰敗,但政府出賣軍人,為促成和談,不顧一切犧牲,加上共黨作亂,所以被迫締結屈辱和約。事實上,皆為自我催眠之舉,卻造成日後法西斯崛起。

叫群眾回家卻絕不吞敗選   

承前,川普總統窮盡一切「合法手段」,翻盤未果,他是如何說的?他希望群眾回家,但絕不吞敗選,這豈是好言相勸,簡直提油救火!誰證明選舉舞弊?難道新冠肺炎死難者,其家屬與其他人民,都要繼續無條件力挺川普?

或謂:川爺爺也是維護憲政啊,若選舉舞弊,誰能服氣?賽巴斯提安·哈夫納在《解讀希特勒》中指出:某種意義上,拿破崙與希特勒為偉大領袖,但前者可稱「國家巨匠」後者則否,因為希特勒對國家的未來與制度,既無藍圖,也無貢獻。希特勒的「成就」,更精闢的剖析:希特勒掌權之際,廢除憲法,讓各個部門的職權模糊、重疊,希特勒既未成立良好體制,更無接班人選,整個國家的命運,繫於一身,等同:「希特勒在,德國在,希特勒亡,德國亡 」俱哭俱榮,拉生靈一同陪葬,遂有千古罵名!

承前,川普總統四年任期,風風火火,熱鬧非常,若無疫情,或能順利連任?然曲終人散,他卻賴著不走,讓美國國會破天荒遭暴徒攻佔,豈為護憲?無辜群眾與維安人員,死傷遍地,能叫愛民?幸賴美政府處置得宜,迅速弭平暴動,但若說他毫無希特勒之自私?怎能自圓其說?

美國混亂與他國無關

或謂:川粉暴動,恐係受外國敵對勢力挑動?桑格David E. Sanger所著《資訊戰爭》,提出雖然俄國否認有任何操控美國2016大選之舉措,然而,俄國當局可以利用社群媒體,企圖挑動與分化美國內部;當年史達林所未能達到的宣傳效果,今日網路科技發達,可到處散佈恐懼與不信任的種子。當然,普丁被問到相關疑慮,他打哈哈地說:「我們從未做過這些事,若假設真有,他們是專業的,怎會給你抓?」

承前,2020年美國大選則不然:號召群眾上街者,川普也;鼓吹選舉舞弊者,川普也;能號召群眾,不能收尾者,川普也;當中俄隔岸觀火之際,是「川普打倒川普」,今美國混亂,與他國何干?

或謂:北京中央政府,恐見獵心喜,蠢蠢欲動?以中國史實為例:史景遷岳父,史學家金毓黻(音:伏)曾在其著作《宋遼金史》,引遼人說法:「女真兵若滿萬則難敵。」宋金交兵,宋人對金國的評價是:「人如龍,馬如虎,上山如猿,入水如獺,其勢如泰山,中原如累卵。」是時金人,不可戰勝。

承前,闖入國會大廈的川粉,身手不凡,體格壯碩,飛簷走壁;維安人員,機警果敢,堅壁清野,哪個不是美利堅的好兒郎?反觀,中土神州,雖不能稱人無縛雞之力,然咱中國,馬保國師傅的「五連鞭」風行,相較美方真打實幹,尚武精神那能輕視?比起金宋之強弱,美國人民不可小覷,華夏子民,待時而動,方為和平良策!

借高尚情操,行違法亂紀

或謂:

或謂:美國維安人員開槍,是制止暴動,臺灣太陽花「事變」,是追求民主自由云云,不可同日而語?近年世界亂象,起因為:「借高尚情操,行違法亂紀」,大陸馬國川教授《國家的歧路》,井上日召對政要與企業主,以「血盟團」之地下組織,企圖暗殺手段,進行國家改造,並稱:「暗殺是種菩薩行為」;著名「五一五事件」首相犬養毅遭刺殺,古賀清志為首的年輕軍官,以暗殺方式作「昭和維新」,然社會與法界人士如何看待?民眾認為他們是英雄,因為他們犧牲「個人小我」,成就「國家大我」。

大阪律師公會甚至走得更遠,稱:「刺客不過是自衛。」簡言之,只要「動機純潔」,不考量其犯罪,不思考其實害,遂造成日本「議會政治之終結」。

承前,臺灣太陽花事變,以民主為藉口,行脫序暴力行為,卻給它戴上桂冠,等同縱放人犯,此其一;就前開攻佔國會,將癱瘓國家政體正常運作機制,此其二;無論帝國或民主政體,若攻打國會,甚至侵入行政官署,自屬犯上作亂,此其三;若許暴徒侵入政府,執法人員何從因「主觀」意圖,自我催眠,都是「善意請願」?此其四;凡此四者,正如美軍誓詞:「抵禦國家敵人,無論是來自國內或海外。」合眾國即是世界警察,更為民主長城!

以史實為結:納粹德國因「國會大樓縱火」而權勢熏天,然川普總統恐因「國會山莊侵入」而墜入谷底,見證帝國的傾頹,預見霸權的衰落,今之觀昔,來者視今,怎能教人不玩味,不掩卷嘆息?

圖說:群眾入侵國,川普發表演說要群眾回家,但不承認敗選。(截圖自新聞畫面)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