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張中一

從希特勒是哪國人看觀點產出型知識份子問題

19 九月 , 2016  

核能流言終結者成員 IE BUSINESS SCHOOL台灣校友會創會會長 張中一

兩個名人的戰爭

李家同教授接受聯合報訪問時,以「希特勒是哪國人?」作為指標,感嘆不只青少年,整個台灣社會都缺乏國際觀,並認為這和媒體有很大關係。

以「翻轉教室」聞名的葉丙成教授,則表示不能認同。葉教授指出:「最大的問題,是目前掌握資源的中年以上的世代,對於世界創新的趨勢完全無法掌握,甚至是根本上的漠視。」「一個國中生要怎麼認識希特勒?大部份還是靠背課本才記得。」

葉教授也舉了幾個例子,試圖證明現代掌權的中年以上世代,對於創新趨勢的漠視。這些例子是:MOOC(大規模網路免費公開課程)、Kickstarter(全世界最重要的群募平台)、以及Twitch(全世界最大的直播平台)。

我在個人臉書批評葉教授的文字內容偏頗之後,葉教授又寫了兩篇辯白文。坦白說,葉教授越寫越突顯出自己的問題。或者應該說,這並不只是葉教授個人的問題,是國內觀點產出型知識份子的普遍問題。

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要精確掌握葉教授的問題,我們必須正確瞭解李教授原本說了什麼。

以下是李教授接受聯合報採訪的原文:

「李家同說,他有次在某個場合遇到一群國中生,心血來潮,問希特勒是哪國人?11名學生當中,只有2人答對,知道是德國人;有3人答美國人,因為他們把希特勒誤為希拉蕊,讓他哭笑不得;所有學生都不曉得希特勒是二次大戰時期的人,也讓他很驚訝。李家同接著問這群學生拿破崙是誰,只有2人知道是法國人;問俄羅斯首都在哪,竟也只有2人知道是莫斯科。」

葉教授的第一篇辯白文重點如下:

『但這個現象顯示的是,不認識 Adele 的人,很可能對社會當下高度普及的資訊的敏感度跟掌握度不高。如果他也不知道 MOOC(當今最重要的終身學習平台方式)、Kickstarter(當今可以看到最多創新產品的平台)等,那表示他對世界新的教育趨勢還有新的經濟模式,也都沒有了解的意願,遑論掌握。 所以我的文章真正在探討的問題是:「沒記住課本上的知識比較嚴重,還是沒有掌握新資訊、新趨勢的能力比較嚴重?」』

葉教授的第二篇辯白文重點如下:

『All I ask is:現代世界的公民,除了對既有知識的掌握外,也應該要具備掌握世界最新資訊與趨勢的能力與動機。基本知識很重要、歷史文化很重要。MOOC、Adele 都是文化相關的事物,不知道為何會有人認為我覺得歷史文化不重要?文章中也提到教育應該讓孩子知道二次大戰的意義跟影響,而非只是死背知識。』

觀點產出型知識份子的特色

觀點產出型知識份子的基本特色就是,他只負責產出觀點。至於立論是否有證據支持,他不負責。為了說明自己的觀點,觀點產出型知識份子往往喜歡找一個知名人物來攻擊,然後把被攻擊對象沒說的話塞到嘴裡。接下來把植入的話語當作證據,紮一個稻草人猛打,順便推銷自己的觀點。

李家同教授以希特勒為例,當作國中學生沒有國際觀的指標。這個指標是不是好指標,我們可以討論。但是知道希特勒,一定需要用死背的方式嗎?

葉教授整個立論的基礎,在於學生不應該死背、應該瞭解二次大戰的意義跟影響,但事實上葉教授無法證明。搞不好學生是看電影《美國隊長》才知道希特勒。葉教授同樣沒有證明,李教授在這篇專訪裡面使用的指標,只能夠透過死背來獲得。一開始的基礎是假的,後面全部對教育的論述自然也是空的。

讓我們進一步探討葉教授提出的三個指標:MOOC、Kickstarter、Twitch。請問不知道這三項,就代表「對世界新的教育趨勢還有新的經濟模式,也都沒有了解的意願,遑論掌握」嗎?

蔡英文總統的五大產業政策:亞洲矽谷、智慧機械、綠能科技、生技醫藥、國防產業。其中大概只有亞洲矽谷跟葉教授舉的三個例子,有相對多一點點的關聯。難道我們可以說,蔡英文總統對於「世界新的教育趨勢還有新的經濟模式,也都沒有了解的意願,遑論掌握」嗎?這就可以看出葉教授舉的例子,無法支持他想表達的觀點。

互相聲援的觀點產出型知識份子

葉教授是臺灣唯一的觀點產出型知識份子嗎?當然不是,不過這些觀點產出型知識份子往往相濡以沫,彼此互相火力支援。

葉教授批評李教授所講的指標「只能用背的」這個觀點根本站不住腳,但就是會有一堆「網路公知」跟風捧場、尬廣跟上、歡迎分享。這些人根據的只是一個虛假的論述,卻有引導輿論風向的強大功效,讓社會就此以為葉教授講的是對的。

今天把李家同教授貼上思想守舊、跟不上時代的標籤,沒準過幾天又把另一個資深學者專家生吞活剝,憑的都是空泛而沒有證據支持的觀點。

陽光是最好的解藥

這個社會要怎麼應付觀點產出型知識份子?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他在陽光下接受檢視。葉丙成教授總是大談程式學習對教育的貢獻、翻轉教育對社會的貢獻、甚至說他努力用翻轉的方式進行偏鄉教育。但其實一路以來他所提倡的教育方式,並沒有被公開驗證過功效。

要檢驗葉教授的觀點和名聲是否牢固,我們應該仔細檢視他的主張還有行動。他的翻轉教育適合普遍推廣嗎?有沒有適用的限制?他在偏鄉的教育方式是否成功幫助弱勢學童脫貧,或者只是自以為良善的徒勞無功?

我們對於葉教授的公開發言也應採取同樣標準,在各種華麗詞藻的背後,他所提出的證據,是否經得起檢驗?作為一個工程師,我一向強調邏輯理性與實務經驗的重要。而我所受的商學教育,更強調論述時的證據支持與邏輯推演。

臺灣的觀點產出型知識份子,其論點和立場往往經不起陽光的檢視。更遺憾是,其中有許多是理工人。假理工學術之名,行憑空捏造之實。而這些觀點產出型知識份子的影響力,正不斷透過彼此迴響而放大,博取不相符的名聲。

我們這個小島需要更多陽光,不管是政治、商業乃至於輿論。陽光是很好的殺菌劑,對觀點產出型知識份子也是。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