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楊泰順

從最新民調看蔡政府困局

14 二月 , 2018  

文化大學政治研究所   楊泰順教授

勞基法再修法後,「台灣競爭力論壇」為了瞭解民眾的感受,於1月28-30日進行了一場全台性的電話民調。根據調查結果,79.3%的受訪者不認為這次修法可以嘉惠勞工權益(37.7%則表示「不可以」,41.6%「沒有反應」);73%則不認為這次修法「可以改善未來勞工的就業和薪資條件」(43.9%認為「不可以」,29%「沒反應」)。

民進黨政府在短時間內連修兩次勞基法,目的當然是為了爭取勞工選票。但在浪費了龐大社會成本後(修法過程中不斷有遊行抗爭),受訪者對新法的無感,說明民進黨期待落空。尤其,經由交叉分析顯示,企業勞工認可此次修法的,只有區區22.2%,顯然連蔡主席「心中最軟的一塊」,也並不領情。

修法不能挽回人心,當然對蔡總統與賴行政院長的施政滿意度沒有加分的效果。表示對蔡總統「非常不滿意」與「不太滿意」的加總已達60.3%,還算滿意與非常滿意的則為27.6%。如果將此次民調結果與其他民調機構的統計結合觀察,過去親綠民調機構所說蔡政府滿意度「雪崩式下滑」,並未因這次修法而止跌。

資料來源:美麗島電子報民調

費了這麼大的精神修法,卻讓民眾如此無感,讓人懷疑民進黨政府推出一項政策前,是否曾進行過政策影響評估?如果沒有,這樣一個憑「直覺」運作的政府,又如何讓民眾有信心?

或許更讓民進黨支持者憂心的,便是蔡政府的無能也可能拖垮民進黨的政壇的巨星賴清德。蔡去年九月找賴清德擔任行政院長時,聲勢曾一度大漲(參見上圖),當時勞基法草案已然成形,政策責任也怪不到賴的頭上。但在這次民調中,卻有41%「對於賴清德擔任行政院長的施政表現」表示「非常不滿意」或「不太滿意」,僅有37.7%表示「還算滿意」或「非常滿意」。根據另家民調公司的調查,賴就任後施政滿意度持續下滑,去年12月底時的滿意度與不滿意度的差距已僅剩5%。此次調查發現,由於勞基法再修法,已使得賴的滿意度與不滿意度首次出現「死亡交叉」,亦即不滿意度首次跨越滿意度,其間差距約為3.4%。

資料來源:美麗島電子報民調

根據過往對台灣民意走向的了解,政治人物的滿意度與不滿意度一旦跨過死亡交叉,除非政經情勢產生巨大變化,反轉的機率將十分有限。馬英九的八年任期便是明證,他在就職百日後便因毒奶事件出現不滿意度超過滿意度的現象,往後八年即使藉由外交出訪、撤換閣揆曾經兩度反轉,但終究難挽頹勢,卸任前不滿意度仍達58%滿意度則僅有23%(TVBS民調)。

賴揆跨越死亡交叉恐怕更難反轉,過往的行政院長如果不滿意度高於滿意度,最終恐怕都只能以下台收場,如馬政府時期的劉兆玄、陳冲,與蔡政府的林全皆為顯例。這是因為行政院長實質上只是總統的部屬,政策成功功勞只能歸總統的英明;政策若失敗,則無論是否自己屬意的政策,均得帶頭扛責任,不似總統在固定任期下還有力爭反轉的機會。去年九月蔡英文要求賴清德北上組閣,有人便揣測此為一石兩鳥之計,一方面對賴的新潮流系有所交待,另方面則讓賴在閣揆任上消耗聲望,讓他無法成為蔡2020年爭取連任的威脅。如今看來,此一布局似乎已看到了初步成效。

民意支持度持續下滑,年底還要面臨重要的地方選舉,眼前卻又看不到可以振奮人心的新政策,蔡政府如要挽救頹勢,勢必只能複製去年九月的成功模式,亦即大幅度的更換人事。最近由於花蓮震災的發生,蔡政府持續表示行政院並無改組的計畫。但形勢比人強,除非蔡政府擺爛,否則年後內閣改組已無可逃避。

問題是,未來內閣人事是否將一如去年九月全由蔡總統說了算?賴清德不是林全,為了保護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民間聲望,勢必希望在這次的內閣改組中貫徹自己的意志。但如此一來,蔡賴的角力也將因此浮上檯面,民眾可以拭目以待。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本次民調顯示,民眾對國民黨的支持度為19.1%,超過對民進黨的18.1%。這與親綠美麗島電子報上個月調查,首次出現民眾對國民黨的好感度超過民進黨(31.1% vs. 30.3%)若合符節。兩者雖然都在抽樣誤差範圍內,但綜合各家最近的民調,兩黨支持度、滿意度、與好感度的日趨接近,已為各家的共識。如下圖TVBS迄至2017年6月所做的政黨形象調查便顯現得十分清楚。

資料來源:TVBS, 2017年6月,民進黨執政周年政黨形象調查

台灣的兩大政黨在社會經濟議題上差距不大,兩岸政策與國家認同上,又各打模糊牌(如兩者都主張維持現狀),故而選民對政黨的忠誠度未若西方明確。以這次民調為例,便有高達53%的選民表示自己不支持任何政黨,遠高於西方國家的約15%。在這樣的政黨格局下,民眾對政黨的信任度或好感度,往往與黨領袖的領導力及聲望高度關聯。

如上圖便顯示,2015年朱立倫強取黨主席,是造成國民黨民間信任度崩盤的主因。在這樣的民心走向下,政黨內部的權鬥往往更為激烈與無情,因為從政黨員勢必無法接受無能的黨領導人拖垮自己的連任機會。故而,可以預見蔡的聲勢如果不能提振,未來黨內的挑戰必將更為公開;吳敦義若不能在年底地方選舉繳出亮麗的成績,黨主席的位子也將難以安穩。

, , ,

By



  • Alison Lin

    戒嚴時期的既得利益者,說著轉型正義是在撕裂社會。

    • 潘俊建

      2017年7月24日,81原住民族轉型正義聯盟舉辦記者會,國立東華大學教授施正鋒直言:民主進步黨認為,臺灣原住民族轉型正義與針對兩蔣政權的轉型正義不同,也有學者認為臺灣原住民族被壓迫的歷史與兩蔣非屬同一個時代,因而臺灣原住民族被壓迫史不能放入國家人權博物館;但已有許多國家針對過往政權屠殺殖民地人民的行為道歉,這些學者在民進黨執政後已經淪為當政者的幫兇。 (https://www.civilmedia.tw/archives/66422)

    • 潘俊建

      2017年12月26日,民主進步黨前新竹市市長蔡仁堅接受中評社專訪時直言,轉型正義必須把歷史不正義全部考量在內,民進黨的轉型正義論述是「執政集團的轉型正義」,凱道部落至今依然在打臉民進黨的轉型正義論述。 (http://hk.crntt.com/doc/1049/2/1/2/104921250.html)

  • 潘俊建

    當民進黨變成統治者
    2018/01/11 蘋果日報蘋中信 陳芳明(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教授)
    https://tw.appledaily.com/forum/daily/20180111/37899987

    民進黨是依賴民族主義而崛起的政黨。在國民黨統治時期,無論是訴諸台灣意識或高舉台獨旗幟,都可以獲得很高的選票。2000年阿扁執政時,更是以台灣意識主張險勝了宋楚瑜、連戰。這次蔡英文的順利當選,仍然還是遵循台灣意識的老路而獲得執政;縱然在選舉激烈期間,蔡英文已經提出性別議題,卻還是依賴台灣意識而獲得最高選票。這是因為國民黨過於向北京傾斜,過於依賴「九二共識」,反而使台灣選民有強烈的危機感。他們選擇支持民進黨,並非是蔡英文天縱英明,而是在兩者之間做不得已選擇。
    台灣意識或台灣民族主義,是民進黨長年以來的奶嘴;如果把民族主義或台灣意識拿掉,民進黨可能什麼都不是:這說明了為什麼她當選後,終於在同志議題上不斷搖擺。同樣的,民進黨長期以來也一直受到財團的支持;只要觸及階級議題,民進黨一定優先站在財團那邊。從這幾年來政治獻金的數字來看,民進黨早就超過了國民黨:從去年年底的統計,就已經顯示民進黨獲得1億9000萬元,而國民黨則只獲得9000萬元。板塊的移動,正好顯示政黨性格的丕變。資本家已經押寶在民進黨了。
    值得注意之處:政治獻金不再只是停留於小額捐款,而是大把大把鈔票源源不絕。不僅中央黨部在選戰中獲得龐大奧援,個別的立委候選人也得到更多獻金。財團支持執政黨,是台灣社會的重要傳統。這種結構性的問題,逐漸影響了民進黨的決策。最典型的例子,莫過於立委邱議瑩與林淑芬之間的口角。在審查《礦業法》時,林淑芬質疑,經濟部提出的版本顯然與業者一模一樣。邱議瑩非常憤怒,譴責林淑芬是「與環團站在一起羞辱本黨」,言下之意:民進黨與環團是站在對立面。
    什麼時候民進黨變得如此難看、如此不堪?如果稍有歷史記憶的話,民進黨在建黨之初,完全與社會運動團體緊密結合在一起:別說環保團體,即使是女性團體、原住民團體、工人團體、農民團體,不都是與民進黨密切結盟?當民進黨脫離了草莽階段之後,便慢慢與社會運動紛紛離婚。那是在野時期的革命階段,只要能夠反對國民黨的任何力量,民進黨都能夠無所不包。但是有了第一次執政經驗後,民進黨上下都嘗到權力的滋味;權力在握之後,便不再與環團、勞團站在同一邊,而是與財團緊緊擁抱在一起了。
    在兩岸服貿協定擬議時,引爆了太陽花學運,民進黨在最虛弱狀態得到了人民的支持。依賴狂熱民族主義的節節上升,民進黨從社會底層一躍成為執政黨,甚至搖身變成統治者;那種贏者全拿的姿態,使民進黨開始變質。這次《勞基法》的修訂,再次顯露了民進黨的真實面貌:那種睥睨的傲慢,不再只是執政者了,而是統治者的嘴臉。民進黨敢於這樣做,顯然是經過了盤算:一方面國民黨的氣數已盡,另一方面時代力量還不成氣候。敢於如此欺負從太陽花運動崛起的政黨,可能知道自己在今年的地方選舉仍然所向無敵。在奢談轉型正義之際,統治者正在製造更多的不正義。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