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月下波光

支付新新制死當蔡政府的溝通學分

6 二月 , 2018  

社工師 月下波光

去年底施行的支付制度推行至今一月有餘,反彈的聲音從民眾、地方服務單位到地方政府沒有中斷過,但高高在上的政團隊卻完全聽不見,自稱最會溝通的蔡政府,跟人民其實是越走越遠了。

朝令夕改的髮夾彎政策

衛福部一再強調「滾動式修正」是長照2.0的特色,但在滾動過程中,衛福部態度高傲,長照政策堪比九彎十八拐,上個月說的方式這個月就不算了。其中光是一個居家服務,短短的三年內就改了兩次,一次是去年中推出的「新制」評估制度,用試行的名義,找了十幾個單位一起來「實驗」。但不到半年的時間,衛福部就推行了另一套「支付制度」(民間戲稱新新制),這套支付制度不但與長照十年計劃的制度完全不同,跟107年試行的新制也有極大的落差,更重要的是,這一套新新制從公佈到施行僅僅五天,縣市政府與服務提供單位對於這套制度都還不了解,又沒有任何配套措施,僅要求地方政府要立即上路,且服務不可中斷,服務單位與縣市政府幾乎可說是被中央殺的措手不及。而中央又表示,今年三月將再來一個總檢討,看似有誠意要跟大家溝通,但如果真的新新制行不通,難道蔡政府要再次髮夾彎的轉回舊制嗎?

不聽話不給錢的大爺態度

面對制度的大轉換,縣市政府與服務單位們都急迫的向中央詢問兩套制度間的轉換機制與差異,但衛福部薛次長卻態度強硬,僅要求服務單位不可中斷服務,且不斷在媒體上單方面的發布消息,未曾向各單位公告執行方式,導致民眾與服務單位間資訊也有落差。而新新制該如何核銷?如何讓民眾了解這樣的轉變?如何收費?也由地方政府與服務單位自己負責,但可想而知的,對於連新新制是怎樣橫空出世都不了解的地方政府與服務單位,能夠想到好的解決方案才怪。

在今年一月地方政府與中央的內部會議中,據當天出席人員私下透露,次長會議中態度悍然,對於縣市政府的提問卻回應:「中央公告的版本已是中文,不要連中文都看不懂!如果地方政府沒有依照新新制核銷,中央將不支付半毛錢!」此話一出讓當天出席人員心灰意冷,更有許多縣市照專表示,若中央是用這種方式溝通,讓一線評估人員自己面對民怨,卻連一套說詞都得不到,就算中央說要給錢讓地方政府增聘人力,但這樣的溝通模式只會落到沒人能幫他執行的下場;現行人員也考慮年後離職,屆時人力不足的問題將雪上加霜。同時,也有許多地方政府的人員在質疑薛次長是否知道,其掌握的費用是人民的納稅錢與去年起強課的菸稅,並非他個人小金庫,不能這樣任性妄為!

腦袋混亂卻又態度專斷的賴團隊

服務員3萬2千元的薪水,是蔡政府給服務員的承諾,賴院長1月27日至彰化參訪老五老學堂時是這樣算的:「給付是350元,給照服員是227元,如果他工作141小時,就有3萬2千元…。」但是賴院長,新新制採用是論件逐項計酬,不再用時數計算了,每一個項目都有自己的費用,洗澡是290元、洗澡加洗頭是325元、上/下樓梯要130元、陪同就醫不論多遠或多少時間,只有685元…,用時間算錢是舊制的概念,賴院長連自己行政團隊推行的制度也不了解,是要怎樣服務單位、跟民眾溝通?

這半年來,我們看見賴院長帶領的團隊,在長照制度上的溝通,就是擺出一副我出錢、我是老大的態度,專斷獨行讓地方政府與服務提供單位獨自面對民怨,又在媒體上單方面公告部分資訊,造成民眾誤解,讓長照制度進入大黑暗期。如果用拒馬的形式、大爺的態度來面對民怨,就是蔡政府所謂的溝通,那這門名為溝通的學分,怕是蔡政府要被死當了。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