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胡文琦

收手吧,覆巢之下無完卵

5 三月 , 2018  

文史工作者 胡文琦

日前,一群暫時稱為不知天高地厚、輕重緩急的年輕「小屁孩們」,竟然大剌剌地對前總統蔣公陵寢進行非理性的潑紅漆,甚或還「自我感覺良好」英雄式的只願意選擇部分媒體接受專訪,以表達對自己行為的無悔與正當性云云。

這件事已成為激怒藍營支持群眾的「最後一根稻草」,因為,這件蠢事明顯犯了四個重要錯誤,首先,台灣是民主自由社會,原本就可貴在能夠「多元」與「包容」,而所謂的民主、進步亦是民進黨過往一向的理念與主張,唯從之前孫中山、蔣中正銅像陸續遭到「斬首」,甚至是「大卸八塊」的狀況,再至現時蔣公陵寢遭到非理性入侵的「潑紅漆」,顯見情勢已有越演越烈之勢。

其次,「慎終追遠、祭拜先人」一向是華人社會的傳統與文化價值,然而,這些小屁孩不敢或不願找活人如後代蔣萬安辯論「真理越辯越明」,卻只敢對已沒辦法為自己辯護的往生者下手的小孬孬行為,顯然已踰越了人性之惡的最低限度,這種到別人墳前潑紅漆、污辱的行為,套句台諺來說,如果不是「侵門踏戶」,還有什麼不是侵門踏戶呢?亦即,如果現今蔡政府不願積極面對處理,難保不會有類似態度與價值理念的團體或個人,也會直接到蔡英文總統「違建的祖墳」去做同樣的事,而這難道是善良敦厚的台灣人民所能接受的嗎?

第三,蔣中正前總統對於保護自由台灣免受中國共產黨的「紅禍」,這點不分海內、外的國際學者與專家評價,都已是毋庸置疑、無可爭辯的歷史事實;換言之,蔣前總統的「功與過、是與非」當然可以討論,唯基於沒有人會是100分的完美人格者,絕不應該以如此「廉價」與「民粹操弄」手法省思過往白色恐怖威權歷史。

進一步來說,如果這些潑漆行為可以受到蔡政府有意無意的「保護、暗示、默契」的話,試問,那對岸的中共政權,是否也可以以「同樣的邏輯與態度」來對待台灣?換言之,這是一個相當危險的錯誤訊號釋放。

最後第四點,看看現在西門町的繁忙十字路口,深藍的愛國同心會與深綠的台獨建國團體,可以同時一起的舉牌遊行,可以「一中、一台『各表』」的論述自己的政治理念?這才是一個真正成熟、多元的公民社會,也才會是台灣可以與對岸中共「不同」且可「抗衡」的最好武器。

筆者並不想「不問蒼生、只問鬼神」,但要語重心長的提醒蔡英文總統的是,面對現在這種「暴力蝴蝶效應」,蔡政府真的必須嚴正正視且積極處理,否則,一席「漢李廣父子陣亡」的歷史籤詩悲劇,真的可能會在台灣社會上演,因為,「如果你可以這樣做,那我當然也就可以那樣做。」為了避免蔡賴體制變成妨間戲謔的「欠缺『英德』」,這次事件,蔡總統和賴院長兩人都必須給台灣人民一個清楚且完整的態度交代。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