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正豪, 專欄作家, 時事評論

政府正在窺視人民隱私 你卻只注意有沒有國旗?

19 三月 , 2019  

淡江大學全球政治經濟學系主任  包正豪

結合身分證和自然人憑證的「數位身分識別證」預計將於2020年10月上路,此時的爭論焦點聚集在於「符號政治」,談論的是隱藏國旗圖案和性別的去識別化。前者有濃厚的國族政治意涵,後者則是取悅特定群體。

當符號政治議題主導「數位身分識別證」的討論主軸時,潛在恐怖的政府監控意圖就被掩蓋了。因為根據國家發展委員會主委陳美伶的說法,屆時還會導入駕照、健保卡等功能。雖然不是一次完成,但政策上將會陸續到位。

這是什麼意思呢?意思就是說,政府的終極目標是將國民的所有個人隱私,包含稅務和就醫紀錄,都匯集在一個小晶片內。自此以後,人民再無隱私可言,都將暴露於政府的監控之下。

政府窺視民眾隱私,是極權/威權國家的常態,但卻百分之百是民主國家的禁忌。自從威權轉型以後,台灣一向以自由民主自豪,但蔡英文政府自掌握國會多數以後,對於「自由」,特別是言論自由的侵害,幾乎已經到肆無忌憚的地步,讓人有種錯愕感,不禁懷疑起台灣到底是不是民主政體?

但我們的社會似乎對於民進黨政府侵害人民自由和隱私的行為沒有給予足夠多的重視。如果我們對於這樣的發展視而不見,等到政府濫用權力,窺視我們,進而侵害我們的自由權利之時,那就太晚了。

為什麼我們對政府侵害人權的行為沒有給予足夠的重視?原因在於政府操弄「符號政治」,刻意轉移社會大眾的關注焦點。當社會輿論被轉移到「隱藏國旗圖案是否為『去中華民國』」或者「台灣獨立象徵」的時候,還會有誰會去思考政府為什麼需要把這些資料匯集在一起?當社會輿論只關注身分證上的男女性別,然後大家吵成一團地說我是生理男性或心理女性,討論「性別進步平等」的時候,還有誰會想到有人現在正在檢視我每一筆就醫紀錄和納稅情形,甚至於我申辦了那些信用卡或金融卡?

這些都沒有受到足夠多的關注,甚至數位身分識別證的討論都還沒有發酵,內政部長徐國勇就主動挑起話題,說「兩蔣時代也有沒放國旗的時候」,很明顯地就在帶風向,讓大家往這個方向去討論。筆者甚至可以預測下一步的討論會聚焦在「便利」和「經濟」。政府官員很快就會大聲呼籲「不要泛政治化」,然後開始推銷「少一張卡能節省多少錢」和「一張卡等於X張卡的便利」,也許還會有政令宣導廣告,告訴你皮夾裡面只有一張卡的輕便帥氣!

「平生不做虧心事,夜半敲門心不驚」,對於我們這些乖乖繳稅安分守己的平頭百姓而言,個人隱私匯集於政府之手,聽起來沒啥大不了的,反正我們又不做壞事,就算讓政府知道我的身體健康或是財務狀況,那又怎樣?聽起來言之成理。

但當我們害怕並且抨擊臉書/華為/蘋果等企業濫用所蒐集的個人資訊的時候,請不要低估「政府」遠比私人企業更為邪惡濫權的可能。政府永遠都比我們想像地更有創意,特別是在濫權的時候,你想都想不到它會做什麼!

不過短短3年多的執政,民進黨蔡英文政府已經展現出它對民主制度的輕蔑,諸多毫無道理的擴張解釋和濫權行為,已經司空見慣。正因為這些行為都被「符號政治」的討論給誤導,所以我們沒有辦法靜下來檢視這些濫權行為對自由民主的深遠傷害。

歷史不斷重演,「數位身分識別證」是下一步,一旦推動,整合所有個人隱私於一身,從此之後,我們在政府面前就是赤條條地裸體,一覽無遺,只能寄望政府自律不濫用,但是,你相信政府能夠忍住不窺視不濫用個人資訊嗎?很抱歉,我沒辦法…..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