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葉耀元

新南向政策的最大阻礙:中國因素

28 十月 , 2016  

美國聖湯瑪斯大學國際研究中心助理教授 葉耀元

蔡英文政府所提出的新南向政策,其實壓根來說,並不是真正的「新」政策。早在九〇年代初期,李登輝政府就提出類似的構想與方案,對東協國家(ASEAN)積極投資。

在1993-1997年間,台灣與東協國家的進出口值有著顯著的成長,並在多數東協的國家成立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還簽署了數件重要經濟合作協定(如「投資保障協議」等等)。但這一切的努力在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之後付之一炬,而南向政策也在馬英九政府上任之後徹底被「西進政策」給取代。

當然問題點不單單只是亞洲金融風暴而已。在九〇年代時期,台商在東南亞遭遇許多大大小小的阻礙,如語言文化上的隔閡、當地政府法治觀念不足、政治不穩定、或是因為基礎建設不足而無法進一步拓展市場與生產線等問題。是此,九〇年代的南向政策有如曇花一現,一去不復返。

20年後的今日,蔡英文政府重新搬出南向政策。就經濟層面上來看,是否有機會成功超越馬英九政府的西進政策呢?筆者認為這樣的看法絕對太過樂觀,雖然東協國家多數已非吳下阿蒙,在政治與經濟的發展上也取得顯著的進展,同時也具備足夠的市場潛力。但蔡英文政府的新南向政策,顯然是沒有把東協國家最強而有力的夥伴-「中國」-給放在這盤棋裡面。

東協國家在冷戰過後就開始與中國有著密切的交流。亞洲金融風暴之後,中國、日本、與韓國一起被拉入所謂的「東協十加三」(十個東協會員國家加上中日韓)這個政治、經濟、文化相關的合作組織。除了東協十加三,在2010年時中國與東協更組成了「中國-東協自由貿易區」(該構想在2001年的東協領導人會議上被提出),而中國也就自然成為東協國家的重要貿易夥伴,並藉此深化雙邊的經濟依賴性。

然而經濟與政治自古以來就無法區分彼此,當中國與東協國家的經濟合作關係越趨緊密,東協國家對中國市場的依賴性也不斷提升,而中國對東協國家的政治影響力,也同時與日俱增。簡單來說,東協國家的政策與外交決策在某種層度上,必須呼應中國的期望。

從一個近期發生的例子就可以輕易地端詳該影響力是多麼的顯著。在常設仲裁法院 (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頒布南海仲裁案的判決前,於六月舉辦的「中國-東協外長特別會議」中,東協原定發布一則關於南海爭議的聯合聲明,該聲明最終沒有發布,被直接撤回。而在仲裁判決公布之後,原本菲律賓與越南要求在東協外長會議聯合聲明中加入支持判決(判決有利菲律賓與越南,但不利於中國)的內容,最後也因數個親中國家的反對而作罷。

這個例子實實在在的顯示了,當東協與中國的經濟與貿易合作關係越來越緊密之後,東協國家的政治與外交態度也著實地被中國立場所牽動。台灣要以「新南向政策」打入東協市場之前,勢必要獲得中國當局的首肯。中國可以透過斷絕與東南亞任一國家的經濟貿易合作來對其施壓,打壓台灣政府與該國的談判空間。

雖然說蔡英文的-「承認九二共識的歷史事實,但不承認九二共識的內容」-此般迴避九二共識的對中政策,還沒有直接遭受對岸實質上對台貿易的打壓,但這並不代表中國會放任台灣自行與東協國家進行交流,建立經濟合作關係,而不施加任何壓力。當「中國因素」開始嶄露在台灣與東南亞國家的互動上時,新南向政策的成功機率有多大呢?這則有待蔡英文政府自己來證明了。

, , ,

By



  • 伍比安

    新南向難以繞過大陸,試問即便美國同意TPP,臺灣就能保證大陸不會“使絆”阻礙?TPP需要20個成員國家一致同意才能加入,20個國家,大陸一個都破不了?

  • Michk99

    大家的想法如下:

    由這一則報導可以看出用人政策是非常重要的。
    蔡英文政府多加注意。
    以下是一個民間社團的聲音。
    臉書高普考試準備社群對蔡英文政府用人政策的檢討:
    請本社團的社友密切注意下列新聞與消息:
    http://udn.com/news/story/1/21
    本社團堅決抗議民進黨政府的「文官用人政策」,
    如果此例一開,
    將來大家請不用準備高普考試,
    只要學會技巧,
    能夠上街頭, 抗議, 演講,
    搧動群眾大規模集會遊行…….
    甚至於衝進政府官署,
    打砸搶……放火燒……
    就可以進入「政府服務」。
    目前在政府體制之中已經有
    「機要」這種缺額,
    可以供政府首長在正常的文官體制之外,
    晉用首長因應「特殊政治需要」目的所需求的人才
    ( 在古代社會就叫做「親信」或者是「心腹」, 更有甚者甚,
    可以說是政府首長安插在機關之內的「抓耙仔」)。
    只是目前因為這種「機要」薪酬太少,
    「權力」又不夠大。 
    (請注意政府公共工程標案採購金額及標案決定程序)
    所以民進黨在政府預算有限的用人員額之中另外開缺。
    這種開缺方式等於為民進黨的「國會助理」,
    以及民進黨的「黨職工作人員」
    創造一條坐領高薪的政府部門
    「就業機會」坦途。
    民進黨政府的「用人方式」
    等於是要建立「民進黨」的
    「黨國體制」。
    須知中華民國政府屬於中華民國全體人民所有,
    並非是民進黨專屬的統治工具,
    也不是民進黨或者與
    民進黨有政治(合作)關係的政治人物的生財器具。
    希望民進黨政府能屏持
    「用人唯公」的原則,
    經由現行公開, 公正, 公平的
    考試程序選拔幹才進入政府服務。
    不要走上以前國民黨政府攀親帶故的老路。
    民進黨這種「惟親信是用」的「用人政策思惟」
    對於辛苦準備考試,
    冀望經由公正選拔程序出來,
    進入文官體系服務的各位同學
    跟準備考試的朋友是非常不公平的。
    同時也是對辛苦準備公職考試,
    滿懷熱誠意願,
    希望進入政府公職體系服務的有志之士,
    卻與民進黨沒有淵源的國之棟樑,
    形成用人體制上的排擠與階級壓迫。
    明朝政府任意濫用宦官與錦衣衛的特務的統治方式, 導致亡國。
    就是在歷史上的最好證明。

    • Wei Hao Chiu

      高普考試,是考事務官阿,不是政務官!

      • Michk99

        民進黨明天重返執政,黨中央及所屬智庫,不少黨工也將分到府、院任機要新職。據指出,1月16日勝選後,不少黨工及約聘競選工作人員,都被告知準備個人履歷,由準府副秘書長劉建忻、準國安會副秘書長陳俊麟等蔡的核心幕僚負責拔擢,尤其和民進黨過去沒有淵源的首長,都有民進黨背景的機要進駐。

        據了解,前段時間,核心幕僚除忙著協助蔡英文府、院各單位首長人事決策,也擔綱機要幕僚的媒合與派遣工作。而記取2008年後、不少當時民進黨府院機要幕僚在下野後顛沛流離的教訓,不同於上次民進黨執政,黨中央更主動提案中常會,完成「黨工服務辦法」修改,讓到府、院服務的黨工,得享留職停薪的優惠,讓只能政務任命的機要黨工,仍享退守黨中央的保障。

        體會國會溝通的重要,政院機要幕僚的尋覓觸角,也伸到民進黨國會部門,如經濟部長李世光,就向民進黨立院黨團總召集人柯建銘借將,請精熟科技、通訊立法的資深助理魏惠珍任辦公室主任,李也另向蕭美琴求援,支援熟悉國際經貿問題的助理;未來也要處理瘦肉精難題的衛福部長林奏延,則向高志鵬挖角在立院非常資深的助理張朝敬。惟據透露,幾位國會部門的借將,也都經過黨中央的事前「查核」。

        ………………

        你是說這些高級政務幕僚不會去影響事務官的工作,

        你怎麼這麼天真啊!

      • Michk99

        是否放寬機關參事等職務以機要人員進用,銓敘部表示,除了考量到機關實際用人需要,也要考量到這樣是否會壓縮公務人員的陞遷管道,並有礙於常任公務人員循序晉陞的歷練順序,認為應當限定以參事職務進用機要人員的比例;國民黨立委許淑華也認為,參事職等很高,不管是誰執政,都要尊重文官升遷體制。

        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21日預計邀請總統府副秘書長、行政院秘書長、考試院秘書長李繼玄、銓敘部部長周弘憲等人就「機要任用、任務編組及年金改革整體規劃配套」進行專案報告並備詢。

        今年3月,民進黨立委段宜康、周春米、蔡易餘等人在司法委員會臨時提案,放寬機關參事、研究委員職務得以機要人員進用,不受公務人員任用法第九條任用資格限制;銓敘部在書面報告中指出,機要人員的設置本意,原是因應機關首長用人需要,讓首長可以進用無須具備公務人員任用資格的人員,進用少量親信人員,處理較為機要性質的事務,機要人員有特定設置意旨及業務功能,對於放寬參事職務得以機要人員進用,銓敘部除了考量機關實際用人需要外,也要考量放寬後是否壓縮公務人員的陞遷管道,並有礙於常任公務人員循序晉陞的歷練順序,所以限定以參事職務進用機要人員的比例,也連同檢討機要辦法相關規定,使機要制度規範更為周延。

        銓敘部表示,根據機要人員進用辦法第4條規定,各機關進用之機要人員所任職務範圍,應以機關組織法規中所列行政類職務,襄助機關長官實際從事機要事務相關工作,並經本部同意列為機要職務為限,但不得以首長、副首長、主管、副主管、參事及研究委員職務進用。

        銓敘部表示,銓敘部10月詢問中央暨地方各主管機關人事機構意見,各機關就增訂部分機關參事職務得以機要人員進用的規定,現行置有參事職務的機關多數表示同意,至於研究委員職務因僅有少數機關設置,放寬該職務得以機要人員進用,對於增加機關首長彈性用人,尚無實益,該職務仍不宜以機要人員進用。

        許淑華說,參事原本不能機要任用,前總統陳水扁執政時期用了10至13職等的機要,後來再修正回參事不能機要任用,現在又有要更改規定的聲音,她認為參事職等很高,不管哪一黨執政都要尊重文官升遷體制,「要任用機要可以,但不要搶公務人員的飯碗。」

        ………………

        民進黨政府的這種用人政策就是在擴大機要人員的 晉用名額然後去搶通過高普考試 的事務官的飯碗。

        最後就是清醒跟黨工 進入政府工作,

        把有專業能力的溝通過高普考的事務官進行排擠,

        你是不是真的不知道還是在裝糊塗?

      • Michk99

        高普考晉用的行政人員職缺會不會被這些個民進黨的黨工跟國會行政助理 人員搶掉。

        https://udn.com/news/story/1/2116171

        放寬參事以機要進用?

        銓敘部:限定比例

        是否放寬機關參事等職務以機要人員進用,銓敘部表示,除了考量到機關實際用人需要,也要考量到這樣是否會壓縮公務人員的陞遷管道,並有礙於常任公務人員循序晉陞的歷練順序,認為應當限定以參事職務進用機要人員的比例;國民黨立委許淑華也認為,參事職等很高,不管是誰執政,都要尊重文官升遷體制。

        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21日預計邀請總統府副秘書長、行政院秘書長、考試院秘書長李繼玄、銓敘部部長周弘憲等人就「機要任用、任務編組及年金改革整體規劃配套」進行專案報告並備詢。

        今年3月,民進黨立委段宜康、周春米、蔡易餘等人在司法委員會臨時提案,放寬機關參事、研究委員職務得以機要人員進用,不受公務人員任用法第九條任用資格限制;銓敘部在書面報告中指出,機要人員的設置本意,原是因應機關首長用人需要,讓首長可以進用無須具備公務人員任用資格的人員,進用少量親信人員,處理較為機要性質的事務,機要人員有特定設置意旨及業務功能,對於放寬參事職務得以機要人員進用,銓敘部除了考量機關實際用人需要外,也要考量放寬後是否壓縮公務人員的陞遷管道,並有礙於常任公務人員循序晉陞的歷練順序,所以限定以參事職務進用機要人員的比例,也連同檢討機要辦法相關規定,使機要制度規範更為周延。

        銓敘部表示,根據機要人員進用辦法第4條規定,各機關進用之機要人員所任職務範圍,應以機關組織法規中所列行政類職務,襄助機關長官實際從事機要事務相關工作,並經本部同意列為機要職務為限,但不得以首長、副首長、主管、副主管、參事及研究委員職務進用。

        銓敘部表示,銓敘部10月詢問中央暨地方各主管機關人事機構意見,各機關就增訂部分機關參事職務得以機要人員進用的規定,現行置有參事職務的機關多數表示同意,至於研究委員職務因僅有少數機關設置,放寬該職務得以機要人員進用,對於增加機關首長彈性用人,尚無實益,該職務仍不宜以機要人員進用。

        許淑華說,參事原本不能機要任用,前總統陳水扁執政時期用了10至13職等的機要,後來再修正回參事不能機要任用,現在又有要更改規定的聲音,她認為參事職等很高,不管哪一黨執政都要尊重文官升遷體制,「要任用機要可以,但不要搶公務人員的飯碗。」

      • Michk99

        這些人如果不是黨工的話就是立法委員的行政助理,

        基本上都穿梭在立法委員與地方民間 或者是各大產業, 大型財團進行溝通協調。

        各位準備參加高普考的夥伴們將來你們應該都是這些人的部下。

        不可以得罪他們喔~

        這些長官的指示必需要服從並且把工作做好。

        http://www.storm.mg/article/120566

        民進黨明天重返執政,黨中央及所屬智庫,不少黨工也將分到府、院任機要新職。據指出,1月16日勝選後,不少黨工及約聘競選工作人員,都被告知準備個人履歷,由準府副秘書長劉建忻、準國安會副秘書長陳俊麟等蔡的核心幕僚負責拔擢,尤其和民進黨過去沒有淵源的首長,都有民進黨背景的機要進駐。

        據了解,前段時間,核心幕僚除忙著協助蔡英文府、院各單位首長人事決策,也擔綱機要幕僚的媒合與派遣工作。而記取2008年後、不少當時民進黨府院機要幕僚在下野後顛沛流離的教訓,不同於上次民進黨執政,黨中央更主動提案中常會,完成「黨工服務辦法」修改,讓到府、院服務的黨工,得享留職停薪的優惠,讓只能政務任命的機要黨工,仍享退守黨中央的保障。

        體會國會溝通的重要,政院機要幕僚的尋覓觸角,也伸到民進黨國會部門,如經濟部長李世光,就向民進黨立院黨團總召集人柯建銘借將,請精熟科技、通訊立法的資深助理魏惠珍任辦公室主任,李也另向蕭美琴求援,支援熟悉國際經貿問題的助理;未來也要處理瘦肉精難題的衛福部長林奏延,則向高志鵬挖角在立院非常資深的助理張朝敬。惟據透露,幾位國會部門的借將,也都經過黨中央的事前「查核」。

      • Michk99

        搞笑的台獨主義者………

        對於台灣獨立運動的一些感想 :

        udn.com/news/story/11211/2523658

        這是一個老問題,

        如果今天是「辜寬敏董事長」去跟北京進行政治討論的話,

        那個叫做幫助台灣獨立。

        如果是我們這種小人物跑去北京講話,

        哦!?

        你這個有沒有通匪的嫌疑啊!?

        所有進行台獨運動的人裡面,

        其實我最喜歡的就是辜董事長,

        如果各位有空去查「維基百科」的話,

        就知道要「用什麼方法 」才能「活這麼久」來執行台獨運動。

        在「德川家康的大謀略」這本書裡面也提到「德川家康」很注重養生之道,

        「活得久」才能看到自己的「希望」實現。

        @_@

        為了方便閱讀起見,

        我把「辜寬敏」董事長在維基百科的連結,

        放在下面供大家參考:

        https://zh.m.wikipedia.org/wiki/辜寬敏?wprov=sfla1

      • Michk99

        大腸花這些人最爛!

        不要再相信民進黨跟大腸花了。

        他們都跑去大陸隱姓埋名的找工作了,

        張友驊說的!

        這些兩面作人的偽君子學生混蛋。

        http://ivoting.chinatimes.com/result/20170802001801-261001

      • Michk99

        大陸對台灣幫助最大。

        越看這個新聞越有趣,

        所以重新貼了一遍。

        反對,

        抗議,

        叫別人不要去,

        然後自己偷偷跑去!

        反對的人真的變成最大的受益者!

        這個有一點不太夠意思耶~

        很自私的行為,

        有好處自己吞,

        有壞處別人擔。

        http://www.zcool889.com/article_146.htm

        名嘴張友驊曝

        太陽花成員隱姓埋名

        赴陸求職

        太陽花學運迄今已整整三年,當年反對黑箱服貿的學生衝進立法院占領議場,改變了台灣的未來,也改變他們的未來。

        這些學生進入社會,如今都在做什麼?政論名嘴張友驊爆料指,有些太陽花成員竟赴大陸求職工作,為此還隱姓埋名,因為怕被認出來。

        名嘴張友驊日前在談話節目爆料:有至少四名當年太陽花學運的學生幹部,從澳門進入大陸求職工作。

        他們極力隱姓埋名,因為害怕遭大陸網民肉搜,他們當年的言行就被通通曝光出來。張友驊舉例,一名台生稱某位曾參加過太陽花的學運人士,如今在深圳一家大型遊戲公司工作,原本台灣只給2.8萬新台幣的薪水,在深圳薪水則給到4.8萬新台幣,翻了近一倍。

        張友驊認為,這些學生幹部反服貿卻赴大陸工作,就應該承認當年的行為做錯了,

        「當年你做了什麼事,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就應該道歉。」

      • Michk99

        越看這個新聞越有趣,

        所以重新貼了一遍。

        反對,

        抗議,

        叫別人不要去,

        然後自己偷偷跑去!

        反對的人真的變成最大的受益者!

        這個有一點不太夠意思耶~

        很自私的行為,

        有好處自己吞,

        有壞處別人擔。

        http://www.zcool889.com/article_146.htm

        名嘴張友驊曝

        太陽花成員隱姓埋名

        赴陸求職

        太陽花學運迄今已整整三年,當年反對黑箱服貿的學生衝進立法院占領議場,改變了台灣的未來,也改變他們的未來。

        這些學生進入社會,如今都在做什麼?政論名嘴張友驊爆料指,有些太陽花成員竟赴大陸求職工作,為此還隱姓埋名,因為怕被認出來。

        名嘴張友驊日前在談話節目爆料:有至少四名當年太陽花學運的學生幹部,從澳門進入大陸求職工作。

        他們極力隱姓埋名,因為害怕遭大陸網民肉搜,他們當年的言行就被通通曝光出來。張友驊舉例,一名台生稱某位曾參加過太陽花的學運人士,如今在深圳一家大型遊戲公司工作,原本台灣只給2.8萬新台幣的薪水,在深圳薪水則給到4.8萬新台幣,翻了近一倍。

        張友驊認為,這些學生幹部反服貿卻赴大陸工作,就應該承認當年的行為做錯了,

        「當年你做了什麼事,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就應該道歉。」

      • Michk99

        民進黨政府大量擴充機要名額,

        並且讓這些機要在政府機關內擔任重要職務,

        操縱政府公共工程標案來搞錢!

        嘴巴上喊台獨,

        實際上跟共產黨偷偷往來,

        並且投降出賣國家,

        海霸王在大陸大賺錢,

        這就是蔡英文家 跟共產黨私通賺錢的工具。

  • Michk99

    民進黨利用艱苦做工人,

    上台之後就把他們一腳踢開。

    現在的民進黨已經跟資本家互相勾結, 壓榨勞工的血汗錢。

    ………………

    這種通吃黑白兩道的民進黨議員是最不適合談論民主政治的。

    標準的工人之賊。

    出賣我們勞動者的加害人。

    現在全台灣的工人已經對民進黨不爽了。

    將來民進黨等著被打好了。

    http://m.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61203/37472677/

  • Michk99

    Real Records

    民進黨挑起台灣內鬥,

    民進黨不倒,

    台灣先倒!

    台灣生活的經驗告訴我們

    民進黨的人最喜歡二二八。

    問題也在這裡,

    大部分民進黨的從政人員很少是二二八受難者的家屬。

    這開始有一點奇怪?

    好像是他們撿到政治戰利品?

    參考一下下面的連結。

    連結請網路上自己找,

    這個網站有在過濾連結。

    本專頁的主持人是本省家庭長大,父母雙方的家庭都是本省人,所以在民國36年時,有經歷過二二八事件。

    我父親是民國36年生,就是二二八那年出生。他小時後也聽過他父親(也就是我祖父)談起二二八事件。

    先講一下我祖父,我祖父在日據時代參加過軍隊,也就是「台籍日本兵」,受到日本長官的賞識,讓他升到「准尉」,這是很少台灣人能得到的階級(台籍日本兵最高只到中尉銜),所以在他住的那「庄」小有名氣。 (「庄」相當於現在「里」)

    在二二八事件發生沒多久,在他住的那庄里就有人透過擴音器在點名呼叫,要庄里有受過日本軍事訓練的男性都到指定地點集合,其中就有點到我祖父的名字,還在廣播中拱他當隊長。

    那時我祖父和我祖母抱著還在強褓中的我爸爸上街買菜,我祖父聽到有人報他名字還興沖沖的想要去,而我祖母雖然不知道那廣播點名是做什麼,但是就反對他去當什麼隊長,並將還是嬰兒的我爸爸塞到我祖父身上,要他記得自己已經為人父親,家庭重要過一切。於是我祖父就打消去當「隊長」的念頭。

    我祖父沒去指定地點集合當「隊長」,當然就不知道去那邊是要做什麼。但是有個鄰居有去,那晚他在半夜敲我祖父家的門,我祖父一聽是鄰居的聲音,就開門讓他進屋。這鄰居滿手、滿臉的是污泥,他說:「好多死人啊,到處都有人被殺!要借屋子來躲。」

    我祖父也趁機問清楚,到底是發生什麼事?

    鄰居說:「去集合後,就開始發武器,主要是棍棒與刀械,要拿到武器的台灣人站路口,逢人就問『會不會台語、會不會日語、唱一段日本軍歌』,不會的就打殺。」

    「這種殺人的事,實在做不來,我就找機會逃走。但是那些人以為我是要通報警察,也要追打我,所以到你們家,讓我躲一躲。」

    然後那幾天,街上到處都有這種暴力殺戮,這是發生在台北市內江街附近的事。

    這個經歷,不是只有我祖父母講,我外祖父母那邊也講。任何經歷過二二八事件的本省人,都有同樣的回憶。

    甚至連參與過二七部隊,與國軍交戰的陳明忠,他講起二二八,也親眼看見有本省流氓暴打外省孕婦,而被他拿槍阻止。

    只是現在民進黨與「覺醒公民」談起二二八事件,刻意略過「本省暴民對外省民眾進行『日語生死檢定』」的事實。更年輕的一輩,他們的祖父母、曾祖父母可能都已凋零,更沒機會聽他們講自身經歷過的二二八事件,只靠政客宣傳品了解二二八事件。

    民進黨告訴年輕一輩的二二八事件,就只剩下「國民黨屠殺台灣人,蔣中正下領屠殺台灣人,有計畫的消滅本省菁英」。甚至直接把國民黨比喻為納粹黨,蔣介石就像希特勒。

    年輕一輩的對國民黨、蔣中正會有如此的痛恨,要對銅像潑漆、砍除、推倒、縱火,就是來自於這種歷史謊言宣傳。

    二二八事件毫無疑問是個歷史悲劇,早年國民黨不願提起,這歸納出幾個原因:

    1.法難責眾:一個人、十人個集體犯罪,法律還可以制裁。但是上百人集體都參與過的犯罪,要全部逮捕,就非常困難。但是不逮捕,公理又難以伸張。那乾脆就少提。

    2.擔心起而效尤:二二八事件一度給國府在台的統治極大的重創,很多縣市長要逃到軍營避難,甚至還被「俘虜」(台中縣長劉存忠,被暴民抓到,遭到痛打),大量的武器被暴民取得。這種事國府可不想再多經歷一次。如果還繼續講二二八,有可能讓後輩認為「原來國府統治那麼脆弱,我們也再發起一次」。

    所以用強制力壓制這樣的談論,以免再次觸發起這種奪權行動。

    3.招安:很多參與過二二八事件的人都是地方士紳,就像帶頭的蔣渭川、李萬居、郭國基…之類的。國民黨還安排他們進入政府服務,以降低他們對政府的不滿。如果再一直提起二二八,會讓他們認為「政府還是會找機會對付他們,不如再次發動暴亂」。

    4.降低省籍心結:在二二八期間,有本省暴民打外省人;國軍開到後,就有國軍追勦本省人,雙方都有犯錯。然而彼此都要生活在同一塊土地,就不該再相互敵視,不談這件事,就是不想再糾結誰對、誰錯等問題,也是國民黨避談二二八的原因。

    5.在鎮暴過程難免會傷及無辜,有無辜者被政府打死,這事對政府非常難堪,也會想盡量少提。

    國民黨不想再提二二八,是基於上述這些原因,結果埋下了伏筆,丟失了自己的話語權。

    民進黨就直接指「國民黨還隱瞞實情」,並且編造出各種謊言來抹黑,像是「蔣介石下令寧可錯殺一百,不可放過一人」。至今找不到這個電文(因為根本沒這指示),民進就說「國民黨還在隱瞞」。只要民進黨編的謊言找不到證據,民進黨就能理直氣壯的說「要公佈真相」。

    如果找出的紀錄是暴民殘殺外省人,民進黨與其信徒還可以反指「公文不可信」。

    馬英九主政時期,想要「息事寧人」,所以他定調二二八事件為「官逼民反」,意思就是當時本省人對公署政府的攻擊也有正當性。他以外省人總統的身份把所有罪狀一肩扛起,慎重的向台灣民眾道歉,希望能平息泛綠人士每年炒作二二八。

    就算是「官逼民反」,那本省暴民為何要對外省民眾進行「日語生死檢定」?公署政府做得不好,就去向公署政府抗議啊,為何打殺所有外省民眾?又不是每個外省民眾都是「官」。

    這種行為就像…今天洪慈庸的特助涉嫌買票賄選,所以我們要打殺所有的台中市民。有沒有道理啊?

    二二八事件的真相早就公開大白,只是部份政黨不願承認那是真相,因為真相不夠悲情、不夠慘,會拆穿民進黨的謊言,所以他們要繼續「追查二二八真相」。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