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胡文琦

日本「大和堆案例」對台灣的啓發

30 十月 , 2020  

前中國國民黨發言人  胡文琦

如果這不是「假新聞」,真的就要請蔡政府的國安團隊與駐日代表謝長廷先生好好審酌一下。媒體報導,針對日本「經濟海域內」的知名漁場「大和堆」,近期不斷遭到許多中國大陸船隻「違法作業」,唯日本「官方做法」竟然是以無法確保漁船安全為由,「主動要求」日本船隻「自我約束」,並且避免進入大和堆附近海域,此一決定讓日本的相關捕漁業者怒斥根本是「本末倒置」云云。

《朝日新聞中文網》報導,大和堆的週邊海域是北魷與螃蟹的主要盛產地,日本水產廳表示,去年日本對北韓漁船發出的警告達到4000艘次,但今年則僅有1艘;至於中國大陸部分,截至9月底則已發出2586艘次,幾乎是去年同期的3.6倍之多。

另一個具體的數據是,在日本發出警告部分,以往每年需要驅離約1000艘次的北韓漁船,今年則確定為0,前年89次警告中國大陸漁船,去年12艘次,但今年目前為止則已驅離了102艘次。

對此,聖學院大學教授分析,北韓漁船此番銳減可能是因為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中共漁船的增加則是因為北韓漁船的消失。

坦白說,這就是國際政治進退的現實現象。筆者並不是唯恐天下不亂,更知道日本對於我國國安亦占有相當份量,但他山之石可以攻錯,一方面基於日本傳統文化上只尊重「比他行、比他厲害」的國家與個人,二方面檢視「中共與北韓」的實際例證,不是刻意要鼓吹霸道與耍無賴,而是「足證」所謂的日本官方做法並不是「鐵板一塊」的事實與真相。

準此,要強調的是,在追求國家主權尊嚴與台灣社會人民「永無止盡、最大利益」的前提與目標上面,台灣與日本此刻在有主權爭議上的釣魚台列嶼週邊海域,亦即在「經濟海域重疊部分」的「傳統漁場與漁權」上,即應參考「中共與北韓」的「實務做法」,而這也原本就是「國際進退政治遊戲」的一環,也才會需要雙方坐下來「和平談判」,而不應是台灣每每率先自我君子的「畫地設限」,徒讓我方漁民需要仰天長歎,為何每次只要一遇到日本,我們就必須宿命般要先「矮一截」呢?

針對台灣近期所發生「新凌波236號漁船」與「日本公務船」發生危安碰撞的漁場爭議事件,不知,日本「大和堆案例」對蔡政府有何另類啓發呢?

pic by <a href=”https://www.freepik.com/vectors/background”>Background vector created by freepik – www.freepik.com</a>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