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陳徵蔚

最美好的時刻?台美關係的危機與轉機

17 十月 , 2020  

健行科大應用外語學系副教授  陳徵蔚

有人稱如今是自台美斷交以來雙方關係「最美好的時刻」。事實真是如此嗎?

從「台獨」到「抗中」

自從民進黨執政後,兩岸關係陷入空前緊張。中國經濟、軍事實力崛起,成為超級強權,台灣政府無力抗衡,只好依賴美國、拉攏日本。

兩岸和平,全民皆蒙其利;對抗中共,製造兩岸緊張,極度損害台灣利益。但對於民進黨而言,對抗中共卻是張好牌,因為既然台灣獨立始終無法實現,不如改變路線,從「台獨」轉化為「抗中」。

只要對抗中共,就可以說自己「愛台灣」;相反地,只要與對岸接觸,管他動機是什麼,一概都是「親中賣台」。對岸越是文攻武嚇,民眾就越反中。兩岸關係越緊張,民進黨就越能展現「捍衛主權」的決心,高唱「愛台灣」,聲稱自己是「全民的後盾」。

台灣民眾對於中國崛起的焦慮與不安,匯聚成了「恐懼的總和」,支持著民進黨「逢中必反」。如此一來,「抗拒中共」不但能夠收編台獨支持者,同時也能獲得大多數「恐中」民眾的支持。

共機擾台頻率增加

只是,民進黨政府真有能力捍衛台灣嗎?

中國如今不只在國際政治、經濟影響深遠,同時也承繼前蘇聯的科技能量,軍事實力不斷增長;反觀台灣,受制於中共壓力,始終只能取得「防衛型武器」。相較於中國對於軍事研發的投入與進步,台灣多年來難以取得關鍵技術,無法在國防上取得優勢。

過去,中國僅能利用導彈恫嚇台灣,而台灣則靠愛國者飛彈反制。但隨著中共取得空中優勢,共機擾台頻率明顯增加,台灣軍方僅能「喝斥」對方飛離,卻無法實質讓對方忌憚。

曾經,台灣掌握空優,中共海軍戰場生存率不高,只能透過潛艦擾台,而台灣也透過防衛型的反潛機、飛彈巡防艦抗衡。近20年來,台灣逐漸喪失空優,中共不只空軍壯大,海軍戰場生存率也大增,不再只是發展近岸艦艇,更可建構遠洋航母戰鬥群。2012年,中國第一艘航母遼寧號開始服役。台灣過去在西岸部署重兵,防止對岸登陸。如今,航母可繞至台灣東部,作戰半徑大幅增加,台灣未來勢必陷入左支右絀的窘境。

台灣只是國際角力的棋子

民進黨政府一方面對抗中共,一方面卻對對岸打壓、侵擾台灣的行為無計可施,甚至為了拉攏美、日牽制中共,故而犧牲台灣民眾權益。

問題是,台灣真的能夠倚靠遠在太平洋的「盟邦」美國牽制中共嗎?

從歷史可以發現,台灣之所以能夠獲得美國援助,永遠都是從美國自身的利益考量出發,並非真正捍衛台灣權益。台灣向來把美國當成「老大哥」,但在對方的眼中,台灣始終是國際角力中的一顆棋子;要美國犧牲自己的人民捍衛台灣,無異於緣木求魚。

綜觀歷史,1949年國民黨撤退到台灣後,美國為了防堵共產主義,對身處太平洋第一島鏈的台灣予以重視;特別是在1950年韓戰爆發、1958年金門823砲戰,美國擔心亞太地區被快速「赤化」,因此更加關注台灣的戰略地位,不但於韓戰後兩日派第七艦隊協防台灣海峽,1951年後美軍也開始駐守台灣,同時對台實施物資援助,以避免台灣被中共併吞。

美台關係從高處下滑

許多台灣民眾都記得當時的「美援」。1960年美國總統艾森豪訪台,這是有史以來美國現任總統唯一一次訪問台灣,而那應該才是台美關係「最美好的時刻」吧?

然而,1969年珍寶島事件後,中國與蘇衝突增加,開始向美方靠攏。美中關係改善,導致台灣受到冷落。1971年,聯合國2758號決議承認中共政權取代中華民國在聯合國擁有的中國代表權席位,台灣退出聯合國;1978年,美國與台灣斷交,雖有《臺灣關係法》維繫台海穩定,台灣的地位早已大不如前。

台灣的地位隨著美中關係而浮浮沉沉,可見台灣只是顆棋子,而美國在意的並非台灣利益,而是「美國優先」。柯林頓將中國視為「戰略夥伴」,但小布希則認為中國是「戰略競爭者」。由於小布希對於中國的戒心,台灣曾一度取得美國對台軍售愛國者三型飛彈、P-3C長程定翼反潛機以及柴電潛艦的「6108億軍售案」。雖然這項軍售案後來遭到國、親兩黨反對,最後被大幅刪減,但美國願意販售這些武器,間接證明台灣在美中角力中,扮演了一定的重要角色。

歐巴馬上台後,對中國的態度轉趨和緩,美國雖然仍聲稱將維持台海穩定,但卻盡量避免觸碰兩岸議題,並稱台灣與中共必須自行尋求解決方案。川普上台後,美中關係日趨緊張。2018年美中貿易戰開打,華為案更導致兩國關係雪上加霜。

台灣仰美鼻息  萊豬非來不可?  

在這樣的情勢中,台灣利用兩大強權的矛盾,令美台灣關係升溫。然而,川普這位生意人,絕對不會做賠本生意。當川普政府對台灣略施小惠之際,同時也要台灣付出代價。從台灣政府開放美國含瘦肉精豬肉,就已經看出了端倪。台灣若要仰美鼻息,未來要付出什麼代價?真讓人不敢想像。

仰人鼻息,勢必患得患失。宋代「聯金滅遼」、「聯蒙古滅金」,都是積弱不振的朝廷錯估情勢,利用強權殲滅主要敵人,最後卻玩火自焚的殷鑑。

一個積弱不振的政府,通常有幾個特徵。首先,黨爭誤國,是非不分,政治對抗導致內部分裂,無須外敵侵擾,便已自亂陣腳。其二,陷害忠良,自毀長城,為了政治利益,刻意抹黑真心為國之人,導致人才凋零,有才者反而不敢為國奉獻。其三,國內亂象已起,致使人心浮動,為求自保,故而出現內神通外鬼、出賣國家之人。最後,妄想仰賴強權解決外患,卻不知狐假虎威的結果,最終難逃虎口。

台灣倘若持續政黨惡鬥、政治正確凌駕一切,並且抹紅政敵、打壓對手、撕裂族群、製造矛盾,卻妄想倚靠外援,那麼不勞對岸動手,台灣便已經陷入動盪。

從戰機自製(IDF—Indigenous Defense Fighter)到潛艦國造(IDS—Indigenous Defense Submarine),台灣有一群人正在謀求國防自主。雖然艱難、即使關鍵技術難以取得,台灣仍然努力朝正確的方向而去。只是,國防自主的前提,在於國內民眾團結一致,上下一心。倘若台灣能夠如此,那麼即使不倚賴強權,我們也能抬頭挺胸,無懼威脅。

pic by <a href=’https://www.freepik.com/vectors/background’>Background vector created by starline – www.freepik.com</a>

,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