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胡文琦

李前總統蓋棺論定最後與最大的『貢獻』可能

7 八月 , 2020  

前中國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文史工作者  胡文琦

坦白說,作為一個前中國國民黨發言人與忠誠黨員身份的筆者,確實非常不認同李登輝前總統的「所作所為」,嚴格來說,他的確是中國國民黨從小蔣時代開始「變質、異化、不長進」地漸次成為「黑金政權與派系山頭政治」的始作俑者,與相關「向下沉淪」關鍵因素的分水嶺「政客」。

但一碼歸一碼、塵歸塵土歸土,加上傳統中國「死者為大」的觀念,作為一個「晚輩與『人』」,筆者仍願意衷心祝福他能「一路好走」、早日上天堂,儘量減少深愛他的相關親人與朋友們的傷悲與難過。

誠然,李登輝前總統在台灣追求民主、自由化的道路上,確實也做出了「必要且顯著」的貢獻,諸如廢除萬年國會乃至推行總統直選等「具體功績」,但另一方面,他也確實做了很多筆者認為「短多長空」不利中華民國長治久安的「錯事與壞事」,諸如他竟對「釣魚台的主權歸屬」,發表了明顯「吃碗內、洗碗外」令人極為遺憾與錯愕的「失格」言論等。

而在「蓋棺論定」的基本架構下,筆者此刻卻要善意「建議」而不是「提醒」李前總統的親屬與後代,既然他的人生已經走到橋歸橋、路歸路的「關鍵落幕」時刻,作為一個對自己、也對相關歷史與事實負責的「前中華民國總統」與「前中國國民黨主席」的特殊身份,就像知名國際影星裘德洛所主演的那部經典電影《大敵當前》一樣,影片中那位與他爭女友的政戰軍官,最後對裘德洛所言的,「他要做出『最後的貢獻』」是讓其發現德軍明星狙擊手位置一般,換言之,李登輝的親屬與後代也應好好地為他的「功與過、對與錯、是與非」,做一個最佳的歷史定位與記錄註解。

易言之,作為一個曾經大權在握、甚至也曾暗中支持「黨外制衡理念、民進黨『民主進步精神』」的「曾經藍營政治人物」,此刻是否也願意將類如「鞏案」、「國安密賬」及明顯來自中國國民黨資源「台綜院的後續金流流向」,乃至至今仍為「奇案」的曾文惠女士與謝啟大律師「雙方都未輸掉訴訟官司」的所謂「運鈔美國」的千古疑案,甚至是坊間曾言李前總統「資助過」民進黨的黃信介前主席,當時民進黨擬遷移中央黨部費用的「流言蜚語」的「事實與過程」,完完整整地「說清楚、講明白」,這不僅對自己、對國家「盡忠」,更是對自己過往的決定勇敢負責的胸襟與高度。

講白了,千萬不要像也是前總統陳水扁的女兒陳幸妤所曾言,「誰沒拿過我爸爸的錢?」的不滿指控,遑論其夫人吳淑珍也曾公開聲言她「有一本」記錄民進黨政治人物領錢的「賬本」說法,或許,這也會是李前總統所謂「台灣民主先生」對於台灣近些年一直追求民主、自由、進步與人權的「最後與最大的可能「貢獻」。準此,筆者真的要誠心建議李前總統的親屬與後代,用「人之已去、其言更應善」的態度「好好地『想想』」。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