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陳徵蔚

珊瑚白化:海洋環境急遽變化的警訊

4 十月 , 2020  

健行科大應用外語學系副教授、PADI潛水教練  陳徵蔚

                              澎湖南方四島拍攝的美麗珊瑚(相機:Olympus TG-5)

珊瑚,被稱為「海洋中的熱帶雨林」,不但造型優美,顏色繽紛,同時也是許多海洋生物棲息的家園。珊瑚看起來像岩石,但其實有軟、硬珊瑚之分,而後者大多指的是珊瑚所分泌的鈣化骨骼,真正的珊瑚蟲(polyps),其實是一種刺細胞或腔腸動物,他們棲息在骨骼內,在夜間或能見度不好時,才會伸出觸手捕食。捕食時的珊瑚蟲如花朵般綻放,觸手一收一放,非常美麗。

                                新北市貢寮龍洞綻放的珊瑚蟲(相機:Olympus TG-5)

珊瑚是敏感的生物,對於生存環境的要求不低。要讓珊瑚健康生長,有6個主要因素,包含水溫、日照、底質、海流、水質、人為影響。第一,珊瑚可生長於18-30℃的水溫,但最適合的溫度是20-28℃,若超出這個範圍,可能造成珊瑚中的共生藻脫出而造成「珊瑚白化」(coral bleaching),而白化時間太長,會讓珊瑚蟲「餓死」。

                                  新北市貢寮龍洞的珊瑚蟲(相機:Olympus TG-5)

第二,共生藻需要行光合作用,必須有充足日照。因此珊瑚多生長於水深30公尺內。

第三,珊瑚固定在海底,因此底質最好是穩固岩石。

第四,風帶來浪與海流,進而影響珊瑚生長。例如小琉球在莫蘭蒂颱風後,珊瑚被大規模摧毀,衝擊極大。

第五,水質對珊瑚產生的影響,大多是河口或逕流泥沙覆蓋珊瑚,造成珊瑚死亡。在台灣西部有許多河川,很容易淤積泥沙。因此除了東北部、屏東(如墾丁)河川較少的地區外,珊瑚礁生長並不繁茂。

                                    沖繩,從藍珊瑚中綻放的「八放珊瑚蟲」(相機:Olympus TG-5)

最後,人類製造的垃圾、身上擦的防曬乳等,也有可能造成珊瑚死亡。例如塑膠垃圾、漁網、釣魚線覆蓋、纏繞,就可能造成共生藻無法行光合作用,而令珊瑚白化。防曬乳中的二苯甲酮-3 (Benzophenone-3,又稱為氧苯酮 Oxybenzone)與環戊矽氧烷 (Cylcopentasiloxane,矽靈的一種),都會造成珊瑚白化,並且干擾內分泌。

                                       龍洞灣被釣線纏繞的珊瑚(相機:Olympus TG-5)

最近新聞經常報導台灣海域珊瑚大規模白化,並且將原因歸咎於防曬乳。真的是這樣嗎?事實上,自20世紀溫室效應後,全世界珊瑚已有超過60%面臨嚴重生存威脅。根據美國國家海洋暨大氣總署NOAA調查,全球大規模珊瑚白化曾經發生過3次,第一次是在1998年,當時造成全球約16-19%珊瑚白化或死亡。第二次發生於2010年,而第三次則是由於聖嬰現象加上太平洋海溫急遽攀升,2014年全球珊瑚白化12%,而且衝擊持續擴大。

                                          沖繩海底的白化珊瑚(相機:Olympus TG-5)

今年,澳洲大堡礁同樣經歷了大規模珊瑚白化。大堡礁曾有過五次大規模珊瑚白化,包括1998、2002、2016、2017,以及2020年。這5次的白化全部與溫室效應、全球溫度升高有密切關聯。而在近5年內,大堡礁已經連續發生了3次大規模白化,顯示海洋環境正在急遽惡化中。

2020年大堡礁珊瑚白化區域(圖片來源:ARC Centre for Excellence in Coral Reef Studies)

從澳洲的例子看來,台灣海域的珊瑚白化現象,並非單一個案,也不是區域性特例,而是呼應著全球氣候升溫的警訊,特別是今年,根據NOAA資料,夏季高溫已刷新140年來紀錄。

當然,擦防曬乳還是會影響珊瑚生長,因此海邊戲水仍建議選擇「珊瑚友善」防曬乳,甚至採取穿外套、帽子等方式防曬,以降低對珊瑚的衝擊。但是從今年台灣大規模珊瑚白化的現象觀察,這不會是單純的防曬乳導致,而應該是海水溫度常年來對於珊瑚造成了極大生存壓力所造成。此外,造成全球暖化的溫室氣體二氧化碳,如果融入海水中,也會造成水質酸化,直接對珊瑚的骨骼造成影響。

 

根據上方墾丁後壁湖每月海水表面溫度統計表可以得知,從2007年到2019年間,海水月均溫都在22-30℃間,每年夏季7月平均水溫就已逼近珊瑚耐受臨界值。而7月最高溫竟曾高達36℃!

再看看東北角龍洞的海水溫度,每月均溫在18-28℃之間,水溫尚可,但最高溫也曾有32℃,最低溫則下探至14℃,對於珊瑚礁來說,冬天太冷,夏天太熱,生長條件並不太好。

                             墾丁後壁湖的白化珊瑚(相機:Olympus TG-5)

海水溫度上升1-2℃,有那麼嚴重嗎?試想,一個人如果體溫升高1-2℃,不也就是發燒了嗎?由此可以理解,海水溫度的上升,會讓珊瑚多麼不舒服!

珊瑚白化,指的是共生藻無法行光合作用,故而被排出珊瑚體外。因此白化不久的珊瑚,並不會立刻死亡。只要在幾週甚至數月內,海水溫度恢復正常,或者附蓋珊瑚的淤泥、垃圾被移除,共生藻就會重新附著,珊瑚也就會恢復活力。

澎湖將軍澳的白化珊瑚,上方死亡已一陣子了(相機:Olympus TG-5)

然而,如果環境沒有改善,白化的珊瑚少了共生藻行光合作用補充養分,珊瑚蟲就會餓死。此時,雪白的珊瑚將會慢慢蒙塵、變色,甚至被藻類附蓋,此時珊瑚就算真正死亡了。

                         澎湖南方四島的死亡珊瑚,中央是白化珊瑚(相機:Olympus TG-5)

珊瑚白化,可說是海洋環境遽變的警訊。這表示了海水溫度可能過度攀升或降低,也可能是水質出現了變化。近年來,由於全球暖化、氣候變遷,全球各地都出現了嚴重的珊瑚白化。我到世界各地潛水,經常發現大規模、令人震懾的珊瑚白化區域。這其實早已悄悄在海中發生,只是今年特別劇烈、嚴重而已。

                                                      澎湖南方四島薰衣草森林逐漸白化的珊瑚(相機:Olympus TG-5)

紀錄片《藍色任務》中,海洋生物學家席薇亞·厄爾(Sylvia Earle)曾說:「如果你看過我所見到的海洋危機,你就不會覺得我的行動太過激進。」事實上,在面臨海洋環境大幅度變化,珊瑚礁瀕臨滅絕的今日,倘若人類不能在短時間阻止氣候變遷,我們可能只能坐視海洋中最美麗的生態系統消失。

令人戰慄的事實是,即使現在採取行動,也太晚了。《當水母佔據海洋》作者麗莎安.蓋西文(Lisa-ann Gershwin)曾說:「很多人以為停止破壞海洋,海洋就會恢復。事實上並非如此」。珊瑚死亡後,珊瑚礁生態也隨之瓦解;再加上漁民過度捕撈,海洋生態早已枯竭。

                                                         2018年5月12日我在竹圍漁港看見的錘頭鯊

魚兒消失了,水母的天敵也隨之消失。水母捕食魚卵、幼魚,並且大量增生,進一步讓海洋資源加速耗竭。很快地,我們的海裡面就只剩水母了。倘若我們無法真的「恢復」海洋生態,至少應該設定「停損點」,不要再讓海洋受到傷害。否則有一天,當我們審視海洋,可能會發現這片美麗的湛藍之中,是一片死寂。

,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