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約拿巴

美國懷念半球化的榮光 但冷戰無法再來

28 七月 , 2020  

資深媒體人  約拿巴

「全球化」曾經試圖將人類都塞入一個標準、劃一的世界,不同的角落職司不同的生產功能,迤邐的航運或貨機,將不同的組件從一地送到另一地,並且完成最後的組裝,但這一切,又都是為了某一群人生活裡美好而無憂的消費。

如今全球化早已處於逆勢與衰退,貿易壁壘增加了,保護主義、孤立主義重新抬頭。這是因為那個美好的全球化,其實是按照美國或西方自己心目中的藍圖所建構的;在這幅美麗的織錦中,西方是享樂的統治者,而中國、印度、越南則是作為僕從的苦力,它是一個不均衡、不平等,其實是掩藏一層醜陋的主僕關係之下的全球化。

然而,那一個曾經作為奴僕的中國,已經日漸地成長起來,並且決心要過上好日子,做為主子的西方不高興了。這是全球化開始出現動搖現象的內在肌理,主僕的矛盾出現了,全球化瑰美的景致,也開始了持續不斷的崩裂。中國要追尋的是另一個更為真實的、均等的全球化。

十餘年前即2008年的金融海嘯與其引發的經濟蕭條,是原來的那個「全球化」裡作為主人的美國與歐洲,發現自己已經力不從心的轉捩點,他們已經隱然感到不安,他們的霸權固然看起來還很強大,卻發現自己的底子已經掏空了。從此,作為西方老大的美國,開始了逆全球化的一些舉措。

美國在2010年提議要從原來只有紐西蘭、新加坡等4個國家的夥伴協儀,擴大成一個泛太平洋的自由貿易協議,表面上是一個貿易自由化的努力,實際上卻是一個戰略武器,要將中國摒於門外,亦即它實際上已經開始了一個分裂地球、切割世界的計畫,一個曾經的、偶然的「半球化」似乎又要浮出水面。

「冷戰」是在邱吉爾1945年的「鐵幕演說」之後開始的,此後的三十餘年是兩個各自只有半球的獨立體系的時代,一個「半球化」的時期。直到中國大陸在1979年開始改革開放,加入了美國主導的那半球,這種半球化的局面才開始瓦解,並進入了新一輪的全球化。

三十餘年一晃而過,現在,美國不僅對「全球化」失去了興致,甚至頗為想念曾經的「半球化」,在那個半球化的時代中,民主、人權、自由這些口號朗朗上口,美國領導著這個半球,意興風發、神采飛揚,而另一個半球則是黑暗大陸、是奴役世界,這個善惡二分的世界雖然也曾經讓它神經緊繃,敵人在自己的腹脅下部署過飛彈,又早一步上了太空,但它終究是以美國的最終獲勝作為報償。

在這種基本上仍處於無意識狀態的追尋,讓如今的華盛頓充斥著冷戰語言:中國在竊取機密、中國在新疆建立殘酷而無人道的集中營、香港國安法是一部鞭笞香港人的惡法、中國正從事著共產主義擴張,不一而足;而此刻,華府甚至認定Tiktok蒐集美國人的個資,必須禁止政府雇員使用,華為的5G裝有後門則是說濫了的故事,如今竟傳出了一個備而不用的殺手鐧,即考慮禁止中國共產黨員及其家屬赴美。而最新的手法是,關閉一個總領事館,指控它是間諜中心。

一言以蔽之,美國正用它剩餘的影響力,竭力地要「說」出一個「冷戰」來,讓一道新的鐵幕可以再度升起。如此,已經跟中國作了無數生意的歐洲、東亞、以及南亞,並且正在被中國拉攏過去的大多數國家,才可能重新回到它的麾下,讓美國能重溫那幾十年中,至少擁有的半個地球的榮光。

不過,這個願望顯然不會實現,因為過去最少30年的全球化,已經將全世界編織在一起,無數的利益盤根錯節,所有的供應鏈也無法用政治砍斷,「冷戰」的幽靈無法在現實中存在,只能保存在白宮主人及其幕僚的腦中。

新的冷戰的「半球化」不會誕生,再過一段時日,連白宮主人也會清晰地得到這個結論,不管那是拜登、或仍舊是川普。

pic by <a href=’https://www.freepik.com/free-photos-vectors/background’>Background vector created by Vectorarte – www.freepik.com</a>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