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李佳容

美國總統選舉落幕,台灣必須「超前部署」

12 十一月 , 2020  

臺北市立大學通識中心兼任助理教授 李佳容

2020美國總統選舉已過一週,尚未完整最後的計票工作。但以目前的開票狀況來看,選舉結果是「大致底定」了,由民主黨的候選人拜登勝出。但為何關於此次總統選舉的結果,只能說是「大致底定」呢?因為現任總統川普,至今沒有發表敗選宣言,川普也揚言,將全面開打「法律戰」,來「證明」拜登的勝選是舞弊的結果。

雖然網路上曾出現搞笑版的選舉預測,美國知名卡通辛普森家庭8年前在其影集中,曾「一州不漏」地準確預測這次的美國總統選舉結果,但其實這次的美國選舉總統結果,與先前許多透過人工智慧精算出的民調結果大致是一致的。

開票至今,兩黨候選人的選舉人票數為拜登(290票)川普(214票),以票數的差距來看,川普要能成功翻盤的機率並不高。但翻盤的關鍵,還不僅僅在於選舉人票數的差距,而是川普是否真能提出有利證據,證明開票或是選舉過程中的不公。

熟知美國憲政體制的專家認為,若川普無法提出有利證據,證明有選舉舞弊的情況,這些訴訟將難以到達最高法院。事實上部份州(例如:密西根州)已經駁回了川普要求重新計票的訴訟。

假設明年1月20日,確實是由民主黨的總統當選人順利就職,目前外界預測,拜登上台後,美國反中的態勢不會有太大改變,但美國在全球的戰略模式將會有所調整。這些調整不外乎,美國將重返世界舞台,美國可能會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定、重返WHO。但其中重要的關鍵,還是美國與俄羅斯的關係,以及俄羅斯會在美中的對抗裡,扮演什麼角色。

眾所皆知,當川普擔任總統時,打破了美國一向與俄羅斯「對抗」的傳統,在川普2016年上任沒多久後,美國司法部便啟動針對川普「通俄門」的司法調查,懷疑川普在俄羅斯的幫忙下(有外國勢力介入),贏得勝選,後來這個案子以沒有具體事證而結案。

假若拜登2021年順利就職,一般預估,拜登應該會維持美國的傳統,與俄羅斯保持一定的距離。此時,俄羅斯就很有可能採取權力平衡(balance of power)的外交策略,對外聯手弱者,對抗強者。若美國弱,則美俄聯手打擊中國;若中國弱,則中俄聯手對抗美國,這對俄羅斯來說,也許是最佳的戰略。

至於中國大陸的對美政策,是否會因為拜登的上任,而有所改變,目前還難以看出端倪。但一般認為,即使是拜登當選,在美國抗中的大戰略不會改變,只是策略跟方針會有所調整之下,中國對美(或甚至其他西方國家)依舊會採取「聯左拉中打右」的一貫手法,與非洲、拉丁美洲國家持續交好,以利益交換爭取歐洲國家及俄羅斯的支持,一起對抗美國的抗中勢力。

若是在此世界局勢下,台灣的對外關係將又會如何變化?筆者認為,可能會有以下幾種可能。較悲觀的看法是,我國可能會逐漸地被「邊緣化」,因為對世界主要國家來說,「台灣利益」可能不足以與他們的「本國利益」抗衡,在不「侵犯」他國利益的情況下,各國將採取忽略台灣的外交手段。

樂觀一點看待,則是台灣仍可以持續在美中權力平衡的關係中,扮演一定的角色。台灣並非大國,沒有「聯左拉中打右」的戰略資源,但此時此刻的台灣,反而應該持續深化與美國的友好關係,讓中國大陸知道,台灣並非「壓寶」哪一政黨,而是欲與美國建立真正且長遠的夥伴關係。

當然,如果美方在未來的4年,逐漸「重返世界」,台灣也必須思考是否要與中國大陸「重新往來」。

畢竟,在世界的舞台上,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各國永遠會去追求本國最大化的利益。在這種局勢下,無論如何,民進黨政府不能讓台灣陷入「被邊緣化」的窘境。國際關係是很現實的,執政者也應該更現實面對台灣在國際的處境。

(圖片取材自網路)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