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王大師

與其拆傅鐘 更該炸台大法律系吧!

18 六月 , 2020  

專欄作家  王大師

最近看到白嫩嫩的台大小朋友們,又在那喊替天行道,認為該成立個「校園轉型正義小組」,透過《台大學生會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將代表威權形象的「傅鐘」與「傅園」給拆掉。我是不知這兩個歷史紀念物有傷台灣什麼,但我倒是有另一提議,要不要拆「台大法律學院」啊?

與一座墳墓及一個鐘相比,這棟立足於辛亥路旁的「法政金融複合體」才恐怖吧。先不說這是由台灣兩大金融財團所贈送的建築物,就看看這台灣最大的產官學複合體,於這幾十年來,如何影響台灣社會的。

這可不是本人說的而已,韓總在去年競選總統大位時,就抱怨台大法律系畢業的好像都不太會當總統,越當越差,台灣的情況也一年不如一年。這可是事實,自從阿扁從李登輝手中接過總統一職後,台灣的實質薪資就停滯成長,弊案連連。原本要協助軍公教勞退休的年金破產,逼迫政府打破「信賴保護原則」,A掉多個族群的退休金。

還有山也BOT、海也BOT;一個民營的高鐵要納稅人紓困以防破產,有利益卻進入財團口袋。花蓮新城山被亞泥挖成養魚池、ETC國道失業人員安置政策跳票,讓挖那座新城山的財團解套。說好的《礦業法》沒著落,難怪傷心的原住民朋友要夜宿228,指責那幾位台大法律系畢業的都是唬爛者。

其實不能只怪台大法律系,這個國家其實是在台大農經系的李登輝就開始敗壞,只是經過法律系的加工後,就更爐火純青。國軍無法打仗,只能把人關禁閉至死;然後廢掉軍事法庭,讓海撈拉法葉艦的人無罪釋放。

那經濟呢?畢竟台灣一度在非台大人的蔣經國手中,締造亞洲四小龍之首;怎知台大農經系的岩里兄將白金與黑金混在一塊,利益輸送讓黑道與炒股勢力崛起。之後將國本交給第一任的台大法律陳姓校友,這個黑金體系又與金融勢力結合,花了1.4兆搞個「一次金改」,沖掉農經系那位累積的壞帳。

但法律系的那位食隨知味,深諳金融池水之深。國民黨那套國庫通黨庫已過時,愛抖手的這位可讓銀行業的金庫通官邸,要求國內知名金控董座車廂塞滿「四個小孩」加鑽石,排隊見珠光寶氣但「買菜愛抓把葱」的第一夫人。

下一個台大法律系則空有漂亮臉蛋與濫好人個性,一張「這不是關說、什麼是關說」的好牌,將自己差一點打入大牢中。一個人將所屬的政黨給搞垮,還讓男盜女娼的太陽花犯罪集團,大剌剌的沾上「民主鬥士」美名。明明掌控國家機器,無能懦弱卻讓這群有性侵、賣淫前科的人,戴上「公民不服從」桂冠。

接下來一個台大法律系專門製造怪論文,嘴巴說上這個系所是人生最痛苦的選擇,居然能在4年都聽不懂課程的情況下混到畢業。還在拼錯444個字的情況下,糊里糊塗弄到一個三十多年沒任何人類見過的博士論文。

當然,論文寫成如此,國家當然也治理成年年斷交、高鐵亂掉300萬、滿機盡是超買菸的窘境。稱自己辣台妹、護主權,一見日本人卻忘記釣魚台。說是抗中保台,4 年執政後對陸出口依賴更深,新南向政策成人口走私與私娼專案。高雄弊案連連、普悠瑪脫軌、南方澳大橋崩塌,執政只剩1450與史上最複雜的三倍券。

好了,綜觀上述的壯舉,請問那群台大小朋友們,目前國家最迫切的事情,是拆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往生人?還是炸掉目前還在生產「國家敗類」的人渣製造院呢?答案呼之欲出了吧!

圖說:台大校園內的地標:傅鐘(CC BY-SA 3.0,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11204901)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