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李祖舜

蔡政府想把監察院搞成煎茶院

1 四月 , 2020  

資深媒體人  李祖舜

曾經擔任過監察院長6年多的王建煊近日在一次參加電視談話性節目專訪時,曾直說他最討厭人家稱呼他「院長」,還曾語出驚人的說過「這一輩子最大的錯誤,就是擔任監察院長」。

這是王建煊自己對監察院的負面評價,當然主觀性極強,而民進黨立委鍾佳濱日前召開了一場「監察權的未來」座談會,與會的立委大多主張廢掉監察院,就連鍾佳濱自己都坦承,現況下監察委員須經國會同意,但國會極具政治色彩,因此監察委員最終仍會被視為執政黨的人馬、是政治酬庸的結果。

而早在五年前曾有一份媒體民意調查,結果顯示有近1/3的受訪者主張廢掉監察院,雖然低於主張保留監察院的46%受訪者,但相關數據還是節節高升。而事實上,在2004年底前總統陳水扁提出監察院正副院長與監委提名名單,受到藍營杯葛,曾導致長達3年半的時間裡監察院沒有任何一位監委,形成完全無法行使監察權的「蚊子院」狀態,但毫不影響憲政運作。

蔡英文上台之後,搞了兩件與監察院有關的事情,第一椿是提名頗受爭議、揚言上任後只辦藍不辦綠的監委陳師孟,還數度堅持針對前總統馬英九洩密案,要約詢20位法官,引發社會輿論嘩然,認為是監察權公然介入影響司法獨立運作。

當然,陳師孟最後還是知難而退的以請辭監委,讓這場監察權與司法權較勁的爭議畫下句點,但監察院淪為政黨鬥爭工具的難堪印象早已深入民心。

第二椿事情是在今年年初,立法院通過《國家人權委員會組織法》立法,在監察院下設人權委員會,對先前喊出「廢除監察院是一貫修憲主張」的蔡政府來說,又是背道而馳的擴權行動。

但監察院真的隨著立法擴權而重振官箴了嗎?事實上卻正好相反。

還記得去年七月蔡英文的專機出訪友邦,意外爆出國安特勤走私菸品弊案,結果蔡政府的司法單位和行政單位都給人高高舉起、輕輕放下的調查表現印象。如今事隔8個月,司法偵查竟然還沒完全終結(檢方聲稱還有其他它字案件待辦),包括總統府秘書長陳菊的行政與政治責任,至今也無人追究。

追根究底,就是監察院從去年8月3位監委立案調查以來,向司法與行政機關調閱私菸案相關卷宗,卻處處受阻,儘管全案在去8月底就已偵查終結,但法務部與北檢至今依然不提供任何卷宗,被質疑是在消極抵抗,拒絕合配合監察調查行動。

行政院與司法單位大膽抵抗監察權的作法,蔡英文看在眼裡卻從未說過任何評論,監委四處碰壁,根本不知從何查起,連約談涉案人員都有心無力,形同原地踏步,坐實了蔡英文拔掉監察院虎牙,讓監察院淪為「煎茶院」之憲政盲腸的尷尬困境。

而這也不是蔡英文頭一次唱哀監察院,早先在監委調查「口譯哥」趙怡翔出任駐美代表處政治組長一案,認定資格不符而糾正外交部時,蔡英文就曾以外交部、銓敘部都向她說明這項人事案沒問題,因此奉勸監察院基於憲政,要尊重行政倫理,公然打臉監察院。

由於第五屆監委將在今年七月底卸任,所以不少人懷疑,法務部與北檢正是在蔡英文的默許下,採取消極不作為的態度來敷衍監院的查辦行動,好再拖個4個月,讓調查報告就此難產,無法糾正究辦走私菸品案的行政機關與彈劾涉案官員,達到徹底護航的陽謀。

目前事逢武漢肺炎疫情肆虐之際,但並不代表所有政府的運作都要因此而停擺擱置,就請蔡英文公開說句話,好好反省妳包庇國安特勤私菸案的劣心吧。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