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王大師

蔡英文死當的財經課

18 一月 , 2018  

專欄作家 王大師

記得兩年半年前,當大陸的人民幣急貶了3%的匯率後,那位不懂財經的蔡總統,唯恐天下不亂,又或許是想趁機捅老共一刀,突然在那大喊「此為台灣二戰後最嚴峻的挑戰!」

然後呢?聽她在放屁!

更正,應該是聽多數的財經專家在放屁。因為人民幣匯率從未如許多報紙所云,將貶破7的兌美元匯率。當時,一堆銀行與媒體狂推美元定存與保單。還有一堆企業大老在那高喊「請14A快拉新台幣尾盤救出口。」

如今證明,人民幣根本沒市場所云的慘淡。事實上,經過一年多的盤整後,人民幣兌美元基本上已呈強勢格局。近來諸如歐洲央行與德國央行,均陸續宣布將人民幣納入外匯存底中。這再度意味著,人民幣未來的展望,將會是多頭的格局。

反觀金融機構與媒體常喊的「逢低買入美元」話術,不知害多少依賴固定收益與匯差的族群蒙受虧損。美元定存的利率與人民幣相比,早低的可憐,如今兌新臺幣又跌破30的大關,甚至有人喊出28元,這些亂喊行情的養套殺者,實在造了不少口業。

回顧當初蔡英文所言的「二戰後最嚴峻挑戰」,幾乎全未發生。人民幣證實因大陸經濟體制的穩健,以及國際發聲權的日益強大,因此並未續貶。2015年8月11日的急貶潮,反促進台灣與大陸雙邊貿易額的成長,成為「二戰後最爽的果實」。

根據大陸海關總署發布的統計數據,去年大陸與台灣兩岸雙邊貿易總值達新台幣6.1兆,年增率為14%。同時間,新台幣兌美元的強升,也並未造成出口衰退。財政部8日公布去年12月出口值為295.1億美元、年增率為14.8%,等於連15紅順利達標,且出口值更達歷年單月最高。所以哪來企業大老所言的「強勢新台幣會傷經濟」?

因此結論是,蔡英文兩年半前對人民幣急貶潮的觀點,可謂死當。但這並不意謂台灣當時並沒有所謂的「二戰後最嚴峻的挑戰」。本人認為的確有,但不是源自經濟低迷,因為前兩年台灣GDP增速介於2~3%之間。與歐、美、日相比,這是一個不錯的增速。

更非如慣老闆所言的企業慘兮兮,因為根據統計,去年上市櫃公司營收寫下歷史新高的32.69兆元新台幣,法人更認為今年將挑戰33兆元新高。換言之,台灣企業的賺錢能力,已經打破「台灣錢淹腳目」的1980年代、網路起飛的1990年代,以及房價飆漲期的2000年代。因此強勢新台幣,根本不會讓企業虧損。頂多是少賺。

那什麼才是「台灣二戰後最嚴峻的挑戰」?本人認為不是人民幣莫名其妙的看衰潮,而是就在台股、台廠與慣老闆賺到翻時,台勞的實質經常性薪資,依然停留在17年前的水位。也就是說,本島的經濟結構卡在一個「富者恆富」的「高壓搾型經濟體」中。

更諷刺的是,為了將台勞們的汁給搾到最後一滴,蔡政府還趁機與慣老闆一起通過一個比馬政府時期還更為爆肝的《勞基法》,順便沒收七天假。而且這些操作全是合法。

另一個「二戰後最嚴峻的挑戰」,是美聯準會明明處於升息週期,美元卻走大空頭。這意味著美元已經失去過往霸權的光環,取而代之的是一籃子貨幣的外匯組合,其中由以人民幣為明日之星。

如今就在新任央行總裁即將上任之際,台灣必須重新考量外匯存底的組合,是否依然該遵照彭總裁的舊策略。否則一味依賴美元,台灣的財富恐會躺著就蒸發。這可包括各族群的退休金,以及全民資產喔。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