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胡文琦

記住台大陳忠五教授說過的話喔

12 十二月 , 2020  

前中國國民黨發言人  胡文琦

為什麼知名政治評論家漢娜鄂蘭的名著《平庸的邪惡》會如此深入人心、讓人有感?坦白說,就是因為你明明知道他又在「雙標、為賦新辭強說愁」的「講幹話」時,還一直企圖披著知識份子或老師的狼皮外套,來遮掩點綴他可能的「卓越的邪惡」。

而這也是為什麼對岸老共曾用「臭老九」來形容讀書人喜歡無病呻吟故作清高、中立的可惡與可怕之處。

媒體報導,行政院黨產會日昨在台大法學院舉行「轉型正義與它們的產地-大法官釋字793號解釋與不當黨產的追討工程」學術研討會,據悉,台大法律系教授陳忠五強調,現在是「加速轉型正義」的時刻,黨產追討不是只有重大公共利益,黨產追討對於被追討的政黨及附隨組織,有助早日對財產重新規劃,恢復正常的政黨競爭,「該還就還,不該還的就保障財產」,好像他真是「『滿嘴』禮義廉恥」的「公道伯」一樣。

此外,陳教授還進一步的專業分析指出,他非常肯定大法官最新793號的解釋文,完全無視近期諸多法律學者專家的「諸多批判爭點」。

陳教授還特別表明 ,「《黨產條例》對財產干預是輕微的」!他說,對於政黨及附隨組織的財產取得,必須要有高標準的要求,《黨產條例》有規定黨費、政治獻金等是屬於合法取得黨產,對於財產的干預是有限制的,並不是干預全部財產,只針對不當取得的那一部分云云。

說實話,果若我們不夠認真的話,肯定會被他給唬的一愣一愣,然而,套用美國知名大法官霍姆斯的經典話語,「法律的生命不在於邏輯,而在於經驗。」檢視陳教授的邏輯之後,筆者必須直接打臉的告訴他,暫且不論研讀法律學門的人都知道,面對諸多立法意旨與實務見解,法律上常有甲說、乙說、丙說的多元觀點呈現,筆者雖然可以很勉強的理解,那是陳師的個人言論自由與片面看法,唯他一席所謂「《黨產條例》對財產干預是輕微的!」的護航民進黨說詞,卻立刻讓他自曝其短「露了餡」地證明自己若不是「御用學者」的話,那麼他的法學素養與專業還真是會讓人驚駭萬分,怎麼他會有這麼不食人間煙火的「天龍國想法」?

試問,任一位三歲的小朋友都會知道,如果此刻的《黨產條例》對財產的干預是輕微的話,那台灣還有什麼法律條例會是嚴重的呢?

而這也是為什麼筆者要質疑,「陳教授」頂著法律教授的名器,卻近乎是睜眼說瞎話的護航著明顯有違憲、違法疑慮的《黨產條例》,竟還能如此的淡定與臉不紅氣不喘,那我們還能對這些所謂知識份子的良心與道德勇氣,有任何的一丁點信心嗎?

暫且「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的先阿Q一下好了,既然陳教授此刻敢言《黨產條例》是「輕微」的話,那筆者可真要嚴肅地提醒一下他,果若台灣日後又再次政黨輪替的話,那麼,當某個執政黨也一樣畫葫蘆地用著同樣的邏輯與方法,進行「再再轉型正義」革新的話,凡走過必留下痕跡,那就要請這位陳教授可要勇敢的站出來聲援一下,不要突然又沉默是金喔。

pic by <a href=’https://www.freepik.com/vectors/background’>Background vector created by rawpixel.com – www.freepik.com</a>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