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邱文祥

論醫師納入勞基法-原則正確但執行極其困難的良法?惡法?

31 五月 , 2016  

陽明大學醫學院醫學系教授    邱文祥

孟子離婁:「今有仁心仁聞,而民不被其澤,不可法於後世者,不行先王之道也。故曰:徒善不足以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

近日衛生福利部林奏延部長公佈確定,要將醫師的工作時間納入勞基法,但未說明多久以後正式執行,其所言醫師就僅為住院醫師或已完成訓練之醫師,尚且不明。此法討論之初就是為了要保護住院醫師,規定其工作的時間以最高工時的原則來施行,成為保護住院醫師的一個法源基礎。基本上一個工作有最高工時的保護機制是必須的;一來可以保護工作同仁的權益;因為醫療工作的特殊性,如此也間接保障了病人的利益,這絕對是正確的施政方向。

但身為醫師及擔任過醫學院院長培育醫師多年的人,我必須先釐清一些醫界對住院醫師訓練的觀念。醫學工作的本質與勞工不全然相同,醫療工作如果以上下班制來做規範,那麼有時病人的權益會受到影響。再者醫療工作需要能夠訓練出能獨當一面的主治醫師。本人是在住院醫師訓練最不講道理,完全沒有反映機制的時候,接受了最嚴格的外科住院醫師訓練。那個時代我們工作時間是:兩天要值一次全班 (晚上到明天清晨)。而且病人是責任制的,我每天都要完成我自己病人(在五點半下班以前)發生的所有狀況。因為該病人的狀況我是最清楚,要等我到病情穩定了,我再交班給當日的值班醫師。禮拜六、禮拜天的工作情形是這樣的,因為是責任制所以禮拜六早上不論有無職班就跟著主治醫師査房,把交代的事情做完了;若沒有值班就可以休假。如此一個月真正休假時間就是兩個禮拜中間的一個星期六及星期日的下午。回頭看,這樣子的工作實在是非常的不人道,但是當時年輕的我也不以為意,且不以為苦,因為我們有一個夢想,也知道惟有經過這樣的磨練,才能夠得到足夠的經驗成為優秀的主治醫師。因此那個年代外科醫師接受挫折,承擔壓力的力量也相對的增加。

疾病是瞬息萬變的,醫學學習又是不可間斷,如何能夠依照工作時間來限制呢?如果依照現在勞基法規定,大約三分之一時間在工作,三分之二的時間在休息。那麼病人在那三分之二的時間產生的問題你是學習不到的。再者牽涉到人,尤其是醫學工作所牽涉到的倫理,專業及社會問題都相當複雜。如何能用固定工時來做規範呢?另外世界衛生組織對醫療從業人員要求利他主義,不能夠什麼事情先考量自己的利益,要先考量病人的利益。

另外,醫療工作是需要終身學習的,醫學觀念常常改變,一位適任的醫師也必能與時俱進。舉例說明,十年前有誰知道全世界的攝護腺除切手術在先進國家有約三分一是用達文西機器人來協助呢?為了要訓練達文西手術,那時間哪裡來?因此一旦實施最高工時後,住院醫師的整體訓練時間一定要延長。當歐美國家實施勞基法後,自然而然的做法就是延長住院醫師的總訓練時間。以美國為例,美國的泌尿外科醫師訓練已經從二十年前的五年延長到現在的七年。有些醫學中心還要求次專科訓練再加兩年。

在太陽花學運的時候有幾位陽明大學醫學系的學生也站在前面大聲疾呼,對原來住院醫師的訓練有諸多不滿,他們堅持要保障住院醫師的權益,我個人也尊重。可是他們萬萬沒想到,他們要挑戰的並不是醫學領導人給予他們的制度,他們要挑戰的是醫學的核心價值。醫學的核心價值就是要把病人的身心靈照顧好,這是一個極高的目標,是個良心的志業。我在此誠懇的呼籲勞動部能夠仔細的思考,由衛生福利部所提出來每週六十八小時工時的建議實施時要有彈性。我也要在此誠懇建議現在擔任實習醫師或住院醫師的醫學後進們。醫師有非常大的回饋是來自於病人痊癒時的快樂,那不是金錢或者是工作時間或者是一個硬梆梆的制度可以比擬的!當初你們費盡千辛萬苦在同學裡面脫穎而出考上醫學系,不就想當一個仁心仁術的好醫師?如果未來國家政策就是六十八小時,我也要提醒從事醫學教育,尤其是醫院中訓練住院醫師的同仁,此事關係者我們未來醫界的發展甚鉅。

我們一定要訂出最好的訓練制度,可以加強利用智慧雲端網際教壆,讓學生在學習中可以隨時詢問,讓未來的追隨者能夠得到最好的訓練而成為良醫。至於非住院醫師是否也納入勞基法的問題就更為複雜。已經完成訓練的醫師,如果是自行開業。那基本上我認為並沒有最高工時的問題。他就像是一個開店的商人,他如果要做超過工時的工作,要如何監督?衛生福利部在管理執行面上面會遇到是相當大的困難。難道我們還要靠人家舉發一個開業的醫師已經超出工作上限了?現在的名醫那一個不是超時工作呢?難道超時一定為了自己的利益?因此實施勞基法後如何管理?至於由醫院所聘用的醫師,要不要納入勞基法來保障醫師的權益,其所牽涉的事情更複雜。與該醫院的薪資結構(固定底薪制或醫師診察費的提成多少皆有很大的關係)。也跟醫院設置的目標(醫學院的附設醫院或是以營利為主的私人醫院)也會有很大的不同。

如果要全面實施,其配套措施一定要做周到且良好的規劃。尤其是現在醫師分科極其精細,不同科別的工作性質,工作要求其差異甚大。如皮膚科就很少住院病人,心臟血管外科要花很多的時間在開刀房及加護病房中照顧病人。不同科別的醫師如何管理,又跟各個醫學會的狀況有很大的不同。要全面實施之前,一定要多多溝通,而更要循序漸進施行,切勿噪進,腳步太快或太大,產生阻力無法執行。一件美意變成壞事,最後成為傷害到病人,沒有保護到醫師,讓醫院沒有辦法經營,健保虧損持續擴大,醫界水準退步的一個不良政策 。這就是孟子說徒善不足以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的道理了!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