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烏凌翔

這個小國利用新冠疫情向中國示好 明智嗎?

10 三月 , 2020  

資深媒體人  烏凌翔

上個月27號,蒙古總統巴特圖勒嘠(Battulga)冒著新冠疫情,訪問北京,伴手禮是蒙古國內募捐來的3萬隻羊(https://reurl.cc/xZDdpL);這個月2號,蒙古紅十字會又捐贈2萬片口罩給中國(https://reurl.cc/oLDlVj)。

蒙古對中國為何如此友好?

蒙古國,大清帝國時代稱為「漠北蒙古」,國民黨時期稱為「外蒙古」,國府遷台後,因為《雅爾達密約》的存廢,名稱混亂過一段時間。譬如我小時侯的身份證上寫做「蒙古地方」,後來又改為「蒙古特區」,真佩服戶政事務所的創意與超前政治思維-那時大陸還沒有設立四大經濟特區,香港也還沒有回歸成為特區。

其實,我父母都來自「內蒙古」-現在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自治區,跟新疆、西藏同級,我其實也出生在台北,現在身份證只登記出生地,避掉了包括前述問題的很多混亂。

蒙古分為內、外,跟韓國分為南、北韓,德國分為東、西德,越南分為南、北越一樣,都是二次大戰前後,被自由民主與共產專制兩種意識型態切割的結果。蒙古國土面積有44 個台灣大,人口卻僅330萬,真是地廣人稀,而且對中、俄都無險可守。

兩大之間須巧為小

內蒙古在文化大革命時期,大批蒙古菁英被迫害致死(https://reurl.cc/vDnrKN);蒙古國在共產「俄化」初期,也有大批蒙古菁英被殺,所以,夾在兩大之間的這個小,一直很難為,因為對中、俄都一直很疑懼。

尤其,說「蒙古昐望回歸中國」的假新聞,在大陸網上簡直是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的不斷被傳出,歷久不衰,讓蒙古人對內蒙古來的「同族」都很疑懼,生怕他們其實是漢人,或是已經被漢化的假蒙古人。也難怪,內蒙古人口2400萬,能說蒙語的蒙古族,很可能不到一成了。

了解這些背景,就不難想像蒙古國內排華氣氛的由來了-「漢人實在太多了,又愛到處移民」,換言之,蒙古人不喜歡中國人。

這樣看來,疑懼中國又資源潰乏的蒙古,又送口罩、又送羊,顯然是為了要討好中國,除了彌補一月底就封鎖中國人入境、所可能帶來的反彈(https://reurl.cc/Nja32m),也是藉機提升蒙、中2014年建立的「戰略夥伴關係」(https://reurl.cc/Y1lLmO)。換言之,民間排華是一回事,政府親中是另一回事,可以分開處理。

受滴水之恩,必當湧泉以報

這份溫情,確實得到中國輿論的一片讚聲,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引用「受滴水之恩,必當湧泉以報」來感謝巴特圖勒嘎-“Надад дуслыг өгсөн ч би голыг эргүүлэн өгнө”這句話也成為蒙古新聞報導的標題(https://ikon.mn/n/1t15)。

弱小國家應該如何面對威脅自己的強權大國?國關理論中有「避險策略」一說,就是兩面壓寶,不要太過於親一邊,以免被背棄。一些評論員或學者、甚至馬英九總統,也都曾經引用孟子梁惠王篇中「以大事小,以仁;以小事大,以智」這段話來論述兩岸關係。但是,實際上,避險操作成功的案例不太多,主要原因有幾個:

一是小國本弱,資源不足,能運用的工具本來就少。二是避險的操作若是太著相了,有可能被視為沒誠意,結果兩面不討好、兩面挨耳光(https://reurl.cc/arlQEQ)。三是弱小國家的領導人,操作避險,為了不被大國視破,也不能行動前先向自己國內解釋說明,很可能被反對派或反對黨大肆批評,民調或聲望下滑。

蒙古羊雖不少,但顯然不產口罩,區區幾萬之數,只能圖個禮輕仁義重,但總統巴特圖勒嘠親訪北京,是湖北武漢疫情發生以來,第一個來訪的外國元首,回去之後,連帶外交部長等重要官員,都得隔離14天,這份「誠意」,真是夠了,但在國內,也真被批評「做秀」、「沒頭腦」。

疫情外交

另一方面,中國習於「朝貢體系」,把中國的主體性-即中央之國的地位-建立在週邊小國的「眾星拱月」上。誰「趁你病、要你命」,天朝會記得,將來逮著機會,可能睚眥必報,因為孔子也說「以德報怨,何以報德?」誰在虎落平陽時,表示善意,即使有些虛偽做作,中華帝國也會願意行禮如儀-就像日理萬機的習近平隆重接見巴特圖勒嘎一樣。

新冠疫情還不會那麼快結束,我們應該還會看到中國的週邊小國、乃至美國等西方大國,利用中共與中國大陸的危機,爭取自己本國的利益,做出不同的反應動作,這齣大戲,值得國關研究者留意,供日後檢視,看看誰的外交手段,比較高明。

圖說:烏蘭巴托市中心歷史悠久的「大百貨公司」,右前是台商「燦哥」開的珍珠奶茶小鋪,很受歡迎。(攝影/烏凌翔)

圖說:烏蘭巴托市中心的「成吉思汗廣場」,原稱「蘇赫巴特廣場。蘇赫巴特是蒙共創始人-照片中左側騎馬者即他的雕像;右側是國家政府大廈,前有成吉思汗雕像,是在1990 年代蘇聯倒台後才建的。蘇共時期,禁止曾經統治俄國人幾百年的蒙古人-金帳汗國-崇拜鐵木真,主要是為了消滅民族精神。(攝影/烏凌翔)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