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陳徵蔚

韓國瑜請超越匹夫之勇

9 九月 , 2019  

健行科大應用外語學系副教授  陳徵蔚

韓國瑜崛起,不是因為他的好,而是因為民進黨的爛。

從韓國瑜將曲棍球一字排開,向段宜康宣戰開始,就鮮明地展現了他的個人特質:硬派。

國民黨最惹人嫌的地方,在於軟弱。

明明應該針對民進黨的腐敗迎頭痛擊,卻總軟趴趴毫無作為。一群大老各有算計,利用矛盾,權力鬥爭。結果,反倒搞得內部分裂、親痛仇快。

國民黨總在搞兄弟鬩牆,不知「生於憂患,死於安樂」,一盤散沙的結果,導致溫吞、顢頇,總把一盤好棋下到輸。難怪旁觀者憋了一肚子氣!

韓國瑜之所以接地氣,在於他的無懼,始終與民進黨正面對決,鮮少閃躲。要知道,當一個人連死都不怕,打架起架來就精彩了。韓國瑜這種視死如歸的作風,果如軍歌〈夜襲〉所說,能夠「鑽向敵人的心臟」。

蔣萬安說韓粉「非理性」,其實不無道理。民進黨執政後,從一例一休、年金爭議、能源問題、經濟不振等爭議,民眾早就不滿到失去理性。偏偏國民黨無法制衡民進黨,美其名「理性問政」,實則「政治算計」,早已將民眾的耐性磨光。

就在民怨一觸即發之際,韓國瑜一支「番仔火」,正好引爆火藥庫,為民怨炸開一道出口。

韓國瑜的成功,在於他的硬派火爆。然而,他的危機卻也正在於「死硬派」,缺乏柔軟的身段,也沒有協調溝通。因此,他很容易被「激將法」操弄。從他擔任高雄市長開始,可以發現市府官員也常學著韓的風格,與議會蠻幹,府會關係因而陷入緊張。

面對各種指責,韓國瑜及其官員鮮少冷靜處理,經常以一種激動憤慨、氣急敗壞的口吻,指控民進黨「惡意抹黑」。在政黨惡鬥的氛圍中,民進黨抹黑在所難免,但韓國瑜陣營太容易被「激將」,又經常提不出合理解釋,時日一久,自然授人以柄,引發民眾埋怨。

「匹夫見辱,拔劍而起,挺身而鬥」是韓國瑜的「匹夫之勇」。這種硬碰硬的「政治摔角」剛開始很精采、很吸睛,讓民眾覺得大快人心。但是時間一長,民眾在乎的仍然是經濟民生,實質的施政表現。當政治口水變成歹戲拖棚,而韓國瑜又拿不出實質政績時,民進黨就有了借題發揮的空間,而民眾也會逐漸失去耐心。

韓國瑜提倡傳統中華文化,那麼便應該明白,匹夫之勇雖然可逞一時之快,卻可能「小不忍則亂大謀」。正如〈留侯論〉所謂,「天下大勇者,卒然臨之而不驚,無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挾持者甚大,而其志甚遠也。」

當一個市長,或許還可以衝鋒陷陣,做個有勇無謀的「張飛」。但是要成為總統,為了遠大的目標,就必須沉著冷靜、運籌帷幄,即使無法當「諸葛亮」,好歹要做「趙子龍」。

韓國瑜愛《鹿鼎記》,有人將他比為「韋小寶」。但別忘記,韋小寶再怎麼樣,都只是個「鹿鼎公」,他的頂頭上司,是那位打敗鄭克塽,收復台灣的康熙。也就是說,韋小寶充其量是個坐享齊人之福的特區行政首長,不是領導人。

台灣,短期內或許會青睞一位直爽可親,會講「他奶奶的」的韋小寶。但是長遠來看,大家仍舊期待一位忍辱負重,有能力描繪未來的領袖。韓國瑜並非不能成為這樣的領袖;只是,或許他該仔細想想,倘若領導者是希望的化身,在他剛硬的骨子外,是否應該多些柔軟的身段、協調與溝通,學習「棉裡藏針」?

台灣,沒有衝突分裂的本錢。硬碰硬或許可以吸引支持,但卻沒有前瞻性,也無法帶來希望。如果韓國瑜要當總統,或許應該好好思考這個問題。

pic by <a href=”https://www.freepik.com/free-photos-vectors/background”>Background vector created by freepik – www.freepik.com</a>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