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烏凌翔

操縱你、我情感的國家領導人

9 四月 , 2021  

資深媒體人  烏凌翔

台灣對大陸出口值比例超過四成,經濟大幅依賴對岸,大陸對台灣會祭出「窮台策略」來屈服台灣人想要「當家做主」的意志嗎?

楊潔箎在阿拉斯加對布林肯言辭強力反擊的底氣,是來自中國的強大製造能力、與14億人口形成的市場購買力嗎?有美國駐軍的南韓、日本,不肯輕易承諾加入「美國隊」一同制裁中國,主要原因是不肯放棄中國市場龐大的商機嗎?

「安全靠美國、經濟靠中國」似乎也是中國週邊小國的共識?

如果你是國家領導人,面對外在世界格局時,心中必然有三個國家目標,必需兼顧:A. 國家的生存安全與獨立自主、B. 國內的經濟利益與人民福祉、C.核心價值-包括民族認同、宗教信仰、與意識型態。

哪一項比較重要?如何權衡輕重?

教國際關係的老師說,AB:「國家安全與獨立自主重於國內經濟利益」,而且AC:「國家安全與獨立自主重於國家的核心價值」。

似乎沒有爭議。皮之不存,毛將安傅?若是國家都不存在了,只想著升官的政客、只想著掙錢的商賈與只想要苟活的升斗小民,通通拜拜!領導人鬆了一口氣,若全民上下在這一點上看法皆同,他就不用擔心選擇錯誤,而被趕下台了。

麻煩的是BC:「經濟利益重於核心價值」是否成立?用白話說,就是一個人或一國人民願意困窘到什麼程度時,仍然謹守富足時珍惜的價值認同?

澳洲自詡為民主自由國家,因為紅酒、木材、龍蝦、煤、鐵受到中國抵制而失業的國民,每一位都仍然義無反顧的支持民主自由的價值嗎?政府領導人能夠要求他們為了「我們共同的價值觀」而忍受貧困嗎?

叫「別人」遵從您的價值觀不算唷!那些在網上喊打喊殺,動不動就要別人-尤其是藝人-表態的網民,如果不是以此為生的網軍,又不是從小被愛國教育深沁骨髓的好學生,往往是沒有獨立思辨能力的一群人,自己按一個鍵,敲幾個字,成本極低,憑什麼就要別人放棄職業規劃、犠牲收入呢?別人追求個溫飽,容易嗎?

要自己心口合一,而且願意犠牲自己的利益才算。這種也不算:一位同學跟我們說他在美國的2個小孩,都受環保人士的感召,自認真心愛護地球,所以要買很貴的電動車-如果老爸出錢的話;如果老爸不扮演ATM,就還是買汽油車。

為自己抉擇都很難了,領導一個國家,要為全民選擇,更難。天天批評國家領導人的名嘴,沒有一人有半點可能當上國家領導人,不管是在民主制度中被選上、或在專制政體中拼上位。

當然,如果,國家安全不是眼前急迫的問題,那麼,百姓的福祉,人民的利益,一定是政府關心的重點-至少表面上。所以,拜登政府上台前後,一再強調要壓抑疫情,恢復人民正常生活就等於恢復經濟,提高就業,經濟元氣才可能恢復,國家才可能調高GDP投注科學研發的比例到GDP的2%,才可能有經費進行各項基礎建設,才可能拿出370億元補助半導體產業發展。嘩!要開支的錢真不少。

之前拜登政府送老百姓支票只是紓困,還不是振興經濟,就已經花了1.9兆美元,要等到經濟效果形成失業率降低,至少要到今年第四季吧?安內沒有相當成績,很難全力攘外。

國家安全不是問題時,優先提升國內經濟這個邏輯,民主國家與極權國家都一樣。中共強調「六穩」中的第一項也是「穩就業」,其它「穩金融、穩外貿、穩投資、穩外資、穩預期」,重點都是經濟面。中共最能說服人民同意它專政的理由就是「請問:您的日子比之前好還是差?」的答案,換言之,「一夕回到解放前」或「回到改革開放前」是老百姓潛在的憂慮。

社會不能亂,是很多上一代經歷過艱苦日子人民的共識,兩岸都一樣。央視新聞中有大比重是外國的亂象,原因也在此,等於天天警告人民:多黨民主制不見得能給你們好日子,我們要有「道路自信、理論算信、制度自信、與文化自信」。

這在信奉民主自由為「普世價值」的人眼中,當然只是一種「大內宣」。偏偏21世紀以來,民主國家源源不絕提供各種「素材」給央視,譬如川普「誘導」人民攻進國會山莊的現場實況轉播,讓強力擁護民主價值的人士也一時辭窮。

換言之,C:核心價值-包括民族認同、宗教信仰、與意識型態,是可能改變的-雖然可能要花很長時間,也就變成執政者企圖形塑的目標。因為它牽涉強烈的感情,擁有同樣核心價值的人會自認為是道德上的「好人」,而站在對立面的是「壞人」。

因此,如果運用得當,核心價值可以變成威脅敵國國家安全的利器。一旦威脅到國家安全,C的重要性就超過B了。

人類情感中,趨動力最強大的是恐懼,寶島內害怕中共會武統台灣而失去一切的人,情感壓過理性,必然尋找能讓自己最安心的價值認同。找到了,也必然不顧一切死守它。這種現象雖然有其邏輯,只是,當C成了社會最高行事準則,不但可能傷害了B,也可能守護不了A

圖片取自:中時新聞網https://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210406000890-260407?chdtv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