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磊, 專欄作家

ADIZ與領空的國際法意義

23 九月 , 2020  

中華戰略前瞻協會會員  宋磊

中共軍機於09/09-09/10連續兩天闖入我「防空識別區」(Air Defense Identification Zone, ADIZ),由於架次多達數十次,空軍按照標準作業程序,派遣戰機前往該空域進行廣播/驅離,09/10國防部與外交部於晚間緊急對外招開記者會,除表達我方政府對於北京當局的做法表示不滿外,外交部更表示已正式向「友好國家」通報,一連串的舉動讓人感覺台海戰事似乎一觸即發。

對於共機闖入我「西南空域」的防空識別區已非首次,然而國人在面對共機的行為舉動時,若一再透過「情感式」的表達不滿,不但無助於兩岸關係的發展,更會讓共機飛越我防空識別區一事遭到模糊。

首先,國人必須明白,在國際公法中,關於天空的專有名詞包括領空與防空識別區,兩者為不同的概念。「領空」指的是任何一個國家領土與領海的上空,但不達到太空高度的空域,國家有完全的主權。「防空識別區」為任何一個國家基於國防安全考量所劃定的空域範圍,嚴格而言並無任何實際的國際法依據。

換言之,無論是中國大陸於2013年在東海上空劃分的「防空識別區」,或是我國於西南空域所規範的防空識別區,抑或是冷戰時期美國所劃定的防空識別區,任何一國均享有其飛行自由。

其次,面對中共軍機頻繁的穿越我西南空域的防空識別區,本文絕對同意這已造成國人的反感,但現階段政府及軍方所能執行的方案在於伴飛監視、廣播驅逐等兩種手段,換言之只要共機沒有做出任何挑釁的軍事行為,嚴格來說我方飛行員仍無優先開火的權利。

第三,從過往的大陸軍機飛進日本位於「釣魚台列嶼」上空的「防空識別區」來論,中日雙方的戰機仍無開火跡象,許多在空中的動作仍僅限於廣播驅離,並無必要升級為真正的軍事衝突。

換言之,當共軍穿越我防空識別區的新聞不斷在每天的頭條新聞播放時,我們應該思考的在於,如何透過建立兩岸互信才是消除雙方疑慮的最佳做法。

第四,根據國防部及媒體的資料顯示,解放軍頻頻經過西南海空域,不但說明中共軍力快速崛起的事實,更間接證明假如台海發生衝突,中共空軍極有能力阻止可能馳援的美軍/航母,這不但說明共軍近年接近「實戰化」的演練已日趨成熟,面對崛起的解放軍,未來穿越我西南空域進行演練的頻率絕對會大幅升高。

從過往人類的歷史來說,「戰爭沒有贏家,和平沒有輸家的硬道理」,兩岸之間若能夠過不斷的對話與溝通,適度的釋放友善訊息,絕對有能力將目前緊張的氣氛降溫,對於兩岸關係的發展也有好處。

Pic by <a href=’https://www.freepik.com/photos/abstract’>Abstract photo created by freepik – www.freepik.com</a>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