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李佳容

Brain gain!我國是否能找到下一個「沙利」?

23 十二月 , 2020  

臺北市立大學通識中心兼任助理教授  李佳容

2020年,對於全球的許多弱勢家庭來說,是一個非常艱鉅的一年。因為新冠疫情的爆發,使得全球的人口流動頓時停擺。最先受到衝擊的就是全球航空業、飯店業、旅遊業等;由於這是自二次世界大戰後,從來未見的全球疾病大流行,因此各國政府紛紛編列緊急預算,來進行紓困。航空旅遊及餐飲業當然都是各國紓困的首要對象。

但因為國際流動之急凍,除了那些首要受到衝擊的產業得到紓困外,其實有許多「隱形業者」,都是直接或間接受害者。只是礙於各國國力、法規、條例及現行制度的限制,使得這些受害的民眾顯的「求救無門」,例如小攤販、印刷產業等,尤其流動零售攤販業者,更是「隱形」受害者的典型。

去過東南亞旅遊的民眾就知道,在東南亞國家受到遊客青睞的許多旅遊景點旁,常常會有很多「走動式」小販兜售紀念品。這些小販很多是學齡兒童,但他們因為家境貧困,必須犧牲接受教育的機會,上街兜售旅遊紀念品等小生意收入,貼補家用。

2020年全球旅遊業急凍,這些「兒童小販」的生意也大受影響,但從各國紓困計劃的報導來看,這些「兒童小販」能從自己國家獲得補助、紓困的機率,應該是微乎其微的。

2018年底,一位前往柬埔寨吳哥窟旅遊的馬來西亞遊客,紀錄下了一位柬埔寨走動兒童小販的語言天賦,「塔信沙利」(Thuch Salik),他可以運用16國語言,穿梭在吳哥窟的各個景點區,販售紀念品貼補家用。該名馬國旅客事後把紀錄沙利的影片,上傳到YouTube平台,影片上傳後,因為太多人點閲,沙利立刻成為「網紅」。2年後的今日,沙利的家庭因為受到柬國慈善家的幫助,已經搬到居住環境比較好的區域;除此之外,2019年,沙利也獲得了中國浙江一位富商的全額獎學金獎助,前往中國浙江一所私立語言學校上學。

假如在2018年,沙利沒有因為影片上傳YouTube 而「爆紅」,就沒有機會獲得接受跟同齡孩童同等教育的機緣,現在他的家庭,因疫情影響,一定會陷入愁雲慘霧當中,他自己也可能變成更慘的童工。

沙利後來獲得機會選擇到中國唸書,這是他長期以來的心願。此時比刻,雖然台灣內部興起反中抗中的潮流,但在2021年即將來到之際,我國企業、政府、學校是否能夠以沙利一案反思:如何運用「新南向政策」平台,找尋「下一個沙利」來台灣就學?讓台灣走入東南亞,走入世界?也不會使「新南向政策」一直飽受批評?

我國的高等教育政策,近幾年持續朝向「新南向」政策發展,希望能吸引東南亞的學生來台就讀。其實,對於一個人才的培育,應該要像培育沙利一樣,除了學費全免外,贊助者也保障他在異國就讀時的所有生活開銷。贊助者說,如果沙利想要一路讀書,攻讀博士學位,他們也會「支持到底」!當然,沙利也很爭氣,他希望透過難獲得的這個教育機會,加倍努力趕上同齡孩童的程度,未來他希望能成為企業家,並且回饋給柬埔寨社會。

我們的高等教育除了希冀能透過吸引海外學生,來解決高等教育所面臨的台灣少子化的問題外,教育部、企業以及學校三方,也應該共同合作,積極找尋海外的優秀人才,發展出全額獎助學金,補助像沙利這樣的孩子,讓他們來我國唸書沒有後顧之憂。這是台灣可以做到的,也是應該做的-提供弱勢孩子「公平受教育」的機會。而且,也可以對台灣弱勢兒童展現「台灣沙利模式」,給台灣弱勢兒童一個發展的機會。

民進黨政府的新南向政策,不能只治標,不治本。吸引人才來台灣就讀的關鍵,應該是希望達到人才引進(brain gain)的效果,而不是只是「維持學校生存」的手段。我國近幾年人才外流(brain drain)的情況很嚴重,有關單位應該正視這樣的問題,尤其是在「後疫情時代」,將會有更多學齡青少年人需要政府、社會、企業的援助。國家更應該扮演火車頭的角色,帶動趨勢!

pic by <a href=”https://www.freepik.com/photos/people”>People photo created by jcomp – www.freepik.com</a>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