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約拿巴

ECFA的終結只是早晚問題

14 九月 , 2020  

資深媒體人 約拿巴

ECFA生效10周年,沒有動靜。大陸沒有捎來一封終止契約的通知書。這當然是個好事,早收清單裡包括石化業的諸多廠商,可以歇一口氣。

它是馬英九留下的遺產,蔡英文卻一直在消耗它,「10年大限」所以被一再提及,倒不是因為真有個十年大限,而是兩岸關係不斷惡化,使得這個原應是虛的議題,多了許多真實的成分。

每一紙經濟協議的背後都有政治,就像大陸正在捲起熱潮的電影《八佰》,黃曉明飾演的蔣介石特派員跟謝晉元說的那句台詞一樣:「所有的戰爭,背後都是政治」。ECFA被一再磨蝕的,就是它的政治基礎。現在,它的存續與否,就真的成了問題。

ECFA其實已經不是它的本身能否繼續的問題了,而是它變成了一個清晰的兩岸指標,當它真的被中斷的那一刻,代表的不只是兩岸的一紙協議的終結,而是兩岸的和平也已幾近夭亡。很顯然,北京當局此刻的思維,還不想要走到那一步。如果它決定終止ECFA,那就是兩岸決裂的開始,此後就只有兵戎相見了。

什麼是ECFA的政治基礎?許多人以為,就是大家現在不想再提的「九二共識」。若是如此倒罷,但事情卻不這麼簡單。蔡英文從頭到尾就不想承認這個共識,去年甚至將它與一國兩制劃上等號,北京似乎也不以為忤。

真正會將它的基礎消磨殆盡的,可能是像中學生的歷史教材這一類看似跟ECFA十分遙遠的事物。讀了這些可謂形銷骨毀、殘垣斷瓦似的歷史課本,台灣的孩子莫說不知道黃帝蚩尤、秦皇漢武,連前頭說的《八佰》裡頭的八百壯士,也大約覺得只是猶如電玩遊戲的另一則軼事。

這個窮整個國家機器去塑造出來的歷史意識,以及被它薰陶而生產出來的無腦公民,才是ECFA的真正終極者。這使得台灣從某個年頭開始,就出現了一整代的自始至終覺得中國是化外之境,自己跟它沒有一根毛關係的選民群體,他們輕則視ECFA為一張經濟契約,重則視ECFA是統戰武器,如此一來,北京就算要延續ECFA,也已不可得。

由此可知,ECFA在10周年的此刻還能倖存,寧非易事。因為所謂的無腦公民早已成為投票主力,他們早就讀了從李登輝、陳水扁與杜正勝等餵養給他們的課綱,因此早已有了一批人在五六年前發起了一場反課綱微調的運動,他們視日本為真實的母國,恨不能身為日本人,中國是他們極力摒除的符號。

令人驚愕的是,這一意識塑造的過程十分順利,在這廿餘年改造的時間裡,歷史與國文課綱的刪修只有零星的抵抗,而一切的抵抗又都被貼上反改革的標籤,守舊與落後彷彿是等義語,抵抗因此顯得既虛弱又乏力。

這使得已經崛起的中國,仍然弔詭地在台灣成了一個負面價值的載體,好似一切恥辱、罪惡皆可歸之於中國,而一切功勳與美善卻只屬於這一島上的住民。兩岸猶似地獄與天堂的差距,此為天堂而彼為地獄,這種天壤之別的意識框架,讓ECFA就像是地獄升上來的梯子,要將台灣人抓進地獄。

據此而觀,ECFA的終結恐不是會不會的問題,而是什麼時候到來的問題,也就是究竟是早是晚的問題而已。當它真的來臨時,兩岸的戰爭與和平就到了無法回頭的那個轉折點,並從此走上了毀滅性的終局。

圖說:蔡英文率民進黨發動反ECFA遊行。(圖片取材自新聞畫面)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