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促進族群融合」是操弄228政客的奢侈

6 三月 , 2018  

時事評論人 藍蝴蝶、567大聯盟召集人 李福軒

二二八事件已屆滿71周年!

從民國84年政府訂定「二二八和平紀念日」起也已經23年了。

但,很不幸的,筆者印象中從來沒有那一年的228是「和平的」或是至少「無代誌的」。每逢二二八在這個敏感的時機點,民進黨總是不嫌多的一次又一次消費蔣介石,也一次一次的更加深台灣本省人和外省人之間省籍、族群及文化的隔閡。

同時,「去蔣化」議題就會再度掀起社會討論。尤以蔣介石銅像遭破壞的事件層出不窮,甚至愈趨常態。今年更是火爆加碼,桃園慈湖蔣中正靈柩在228當天早上10點遭獨派大學生,台大醫學系張閔喬、輔仁大學羅宜和世新大學的郭潤庭等人潑紅漆。

同日下午這群大學生在台大校友會館舉行慈湖陵寢行動記者會,他們發表談話後並撕毀國旗。當場一名江姓記者提問蔡英文算是邪惡政權嗎?雙方一言不合發生口角,互相嗆聲。記者會主講人將江記者推擠出會議室外,並爆情緒激動地大罵:中國豬出去、就是不歡迎特定媒體!整個過程曾會議室吵到會議室外,現場一團混亂。

廖筱君主持的三立《新台灣加油》,更在當天邀請潑漆當事人講述如何突破維安,闖進靈柩潑漆的過程。廖筱君還特別介紹:「去年228,羅宜在輔仁大學校園裡,拿鋸子割鋸蔣中正的銅像,當時他人也在現場,扮演重要角色。」

廖筱君聽完「潑漆分享」更直接在節目上,讚賞衣服及手掌仍留有紅漆的羅宜:「非常好,非常好,我以輔大的學生有這樣的學弟為榮,我看到他的中心思想,我也聽到他的內心。」

筆者認為,前列種種煽動及離譜作為,即是分裂族群的鐵證。

我們不可忽略的事實是:

沒有 蔣公帶領當年外省兵本省兵捍衛著這個「美麗島」,台灣沒有機會成為中華民國領土內唯一的民主法制地區,我們的父執輩可能根本不會善活,包括潑漆同學在內的各位看官也可能根本不會存在!

台灣人是最尊敬祖先的,敬天法祖的血液流動在代代台灣人的身體𥚃面。因此,無論是流著中華民族血液的台灣人或是流著九族血液的原住民台灣人,彼此的共同最高天條是「不辱先人」。

故先人功過可被討論可被公評!

但是「不辱先人(無論是自己的或是人的)」為最終原則。先人墳棺(靈寢)被辱,幾乎代表著「不共戴天之仇」!

然而,是什麼力量讓這些人來幹出這樣的事?

「如果這群人沒有辦法提出他們與蔣公有不共戴天之仇」,那全體台灣人都應該予以「嚴厲的譴責」、司法機關更應依中華民國刑法「褻瀆祀典及侵害墳墓屍體罪」(第18章)辦理!

2016大選民進黨贏得年輕人的心,讓年輕人自己審課綱,對台灣年輕人灌輸歷史仇恨、族群對立。民進黨更以身教教導年輕人似是而非的觀念,低薪是資方的錯、「別人有、我沒有」、「別人多、我少」就是「不公不義」,隨後再順勢發展「撤國本刨國根」的「虛假轉型正義」!

過去民進黨令人激賞並尊敬的追求公平正義勇氣和堅決改革行動,隨著權力的到來的已不復見,獨派、民進黨激進人士昔日高喊民主,今日卻成為民主法制的敵人!

我國訂2月28日訂為和平紀念日,目的便是要落實歷史教育、撫平歷史傷痛,並促進族群融合。非常遺憾,每逢二二八,部分獨派、民進黨激進人士履履從中作梗,意圖製造同胞對立、折蔣公銅像、停止播放〈蔣公紀念歌〉、對蔣公靈柩潑紅漆等,論過不論功、沒有感恩、格殺異己,試問民進黨政府 與當時鎮壓屠殺百姓的政府有何不同?又與文革時期的共產黨有何不同?!

我們建議獨派、民進黨激進人士應該走出自我心理陷阱,才能找重新找回令人感動的力量,否則終將難逃再次挫敗的循環。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