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不問蒼生問鬼神,政客神棍一家親

14 九月 , 2019  

退休教師 謝其政

唐朝李商隱留下膾炙人口的詩句,《賈生》「宣室求賢訪逐臣,賈生才調更無倫。 可憐夜半虛前席,不問蒼生問鬼神。」道盡庶民的無奈。

鬼,指已經過世的人,是在世者的祖先;而神,可分為天神與地祇,是控制天地山川社稷的神靈。鬼神到底是否存在,至今仍是謎,可說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信與不信間各自表述。

國之大事惟祀與戎,祀主要是祭天,除祭天外,也祭祀先人;對若干英雄(雌)人物建廟膜拜,也成了台灣的另一種宗教信仰與文化。關雲長秉春秋大義,林默娘如海上的天使守護著大海。香火鼎盛的台北行天宮或稱恩主公廟,主神為關聖帝君。大甲鎮瀾宮與北港朝天宮,可說是台灣媽祖廟的大姊大。三月媽祖誕辰,一系列的媽祖遶境活動牽動著信眾的心弦,三月全台全民瘋媽祖。連郭台銘參選總統,也要藉媽祖託夢方可成事。宗教信仰之於普羅大眾,尋求心靈慰藉,對成仙成佛的關雲長、林默娘頂禮膜拜,形成一種文化,將忠孝節義、助人為樂、無私奉獻………等精神傳承之,自是美談。

不可否認關帝聖君、媽祖可說是台灣民間信仰中心。在台灣人民心目中自有一定的份量。前文所揭台北行天宮、大甲鎮瀾宮與北港朝天宮,信眾多、香火鼎盛,也積累了幾乎富可敵國的豐厚廟產。

台灣自從1992年立院全面改選,1996年總統直接民選後,台灣的民主化的進程已經走入另一個里程碑。20多年來民主的台灣,4位民選總統一路走來,基督教徒李摩西要帶領台灣人民出埃及,李摩西有否將台灣帶出埃及筆者不知,但是在李登輝主政時期,台灣經濟最耀眼卻也是黑金勢力染指國家機器的濫觴。

阿扁完成第一次政黨輪替,選舉活動藍/綠惡鬥、統/獨之爭、抹金、抹黑、抹黃、抹紅,惡意攻訐競爭對手成了打選戰的主軸。2020總統大選有了更多的宗教味,藍軍韓國瑜競選活動中主要行程還是拜廟,綠營蔡英文的拜廟行程雖不若韓國瑜頻繁,但總佔有一定比例。第三勢力的郭台銘一直都是媽祖的信徒,競逐大位,亦要媽祖託夢。信奉科學的柯文哲,一路走來,宗教味是淡了許多,但柯文哲也實際參與媽祖遶境活動,體會台灣特有的民間宗教活動。

媽祖作為台灣信仰中心,民間如何操辦屬人民選擇的自由。面對宗教,面對鬼神,敬之畏之,有拜有保佑,當作一種心靈之寄託與慰藉足矣。瘋媽祖、拜廟,還是止於民間吧。政治人物為民服務,請端出政策牛肉,用政績爭取選民認同,尤其是總統層級選戰,更具指標性。

《韓非子》齊桓公好服紫,所以全國上下的人都穿紫色的衣服,總統一言一行,動見觀瞻,引領風向。總統選戰若把心思用在拜廟,選後面對重大政策時,是否以擲茭做數?宗教追求六根清淨,透過與住持、宗教領袖搏感情爭取信眾手中選票,信眾的選票變成肉票。候選人與住持、方丈、宗教領袖頻頻頻在媒體同框則彷彿成了一種交易。

宗教信仰洗滌人心,追求至善,屬形而上之學。政治治國方略,為追求國家利益極大化,講謀略,爾虞我詐,甚或發動戰爭,屬形而下之學。宗教圈與政治圈應是兩個相離的圓,永不相交。

政治黑手請勿侵擾了佛門、廟宇。當然也籲請宗教領袖為清幽宗教守住一方淨土,與從政參選公職的候選人保持安全距離,讓距離彰顯出宗教的美。至於若干宗教領袖與政治圈中人相交甚密,甚或挾宗教圈之資源,把手伸入國會殿堂、地方議會、地方首長…,如此政客神棍一家親,不就是李商隱詩句中的「不問蒼生問鬼神」嗎?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