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何止一黨獨大  民進黨已經建立黨國體制

17 六月 , 2020  

退休大學教師 關誠

2016年初夏的畢業季節,驪歌高唱,正準備送走一批學生,一位畢業生跑來找筆者討論畢業後的生涯規劃。他想從政,還說:「老師,你知道嗎?我有入黨喔!」入黨?好久沒有聽到這個字眼了,一時沒有意會過來。

學生見我一臉茫然,才補充說:「民進黨。」我才知道現在所謂的入黨用年輕人的語言BJ4(不解釋)就是指民進黨。那年蔡英文當選總統,民進黨立院過半,民進黨取得第一次全面執政。那天我記下這件事,感慨曾幾何時民進黨已經變成大寫的黨了。幾年過去,這個黨更大了。

在許多一黨獨大的威權體制國家中黨外無黨,只要提到黨就只有一個,無須它想。對內只要大寫的Party即可代表那個壟斷一切資源與權力的來源,也是個人榮辱貴賤的主宰者。

近日台北市長柯文哲見到民進黨政府以國家隊之力全力動員罷韓,在議會接受質詢時感慨表示台灣已經不是一黨獨大而是一黨專政了。無論說是一黨獨大或一黨專政也好,都小看了民進黨,民進黨要的是可以長久執政的黨國體制。而且一個柔性的民進黨黨國體制已經完成,罷韓不過是這個體制的驗收成果之一。

黨國體制原本在一些國家是歷史的產物,在推動去殖民化或革命的過程中,主導國家建構(nation-building)的政黨,在成立國家之後不願與其他政治力量分享權柄,繼續壟斷國家權力。

為了合法化壟斷的權力,執政黨必須提出一套關於國家歷史或願景的論述,凸顯政黨黨國合一的特殊地位,將對國家、民族的認同與政黨支持混同,而且這個詮釋權是獨佔排他的,不允許有其他的說法。

台獨論述便是民進黨黨國體制的思想基礎。民進黨收割了打倒國民黨黨國體制推動民主化的一切功勞,許諾帶領台灣人民建立新國家,所以民進黨不同於其他政黨,過去有功於台灣,未來也必如此,所以黨的意志與利益被包裝成國家的意志與利益一切作為,只要以台灣之名,凡事皆可為。

因此,我們可以理解為和民進黨及其外圍組織對教科書尤其社會科、歷史科的編寫如此積極;蔡英文總統說中華民國台灣只有70年的歷史…這些為的是壟斷歷史的詮釋權。

民進黨推動正名運動、否認九二共識是在壟斷現狀的解釋。將統一作為台灣前途的選項視為叛國是對未來的壟斷。從諸多民意調查、言論風向、選舉結果與政黨板塊移動看來,民進黨黨國體制的上層建築已經完成,且見到成效。

在野時期民進黨曾大力抨擊國民黨的黨國資本主義,但民進黨掌握權力後並未將國家掌控的經濟資源公共化反而進一步黨派化、酬庸化,建立自己的恩庇體制。除繼續佔有經濟制高點甚至想方設法規避監督,以國家資源交換資本家的支持,賤賣國家資產。

以地方發展之名收買地方勢力;以照顧弱勢之名籠絡特定族群,不在乎國家資源合理合法的公平有效運用;以國家名器安撫派系,收攏知識份子與年輕族群,破壞行政人事體制。經過多年運作,民進黨黨國體制的經濟基礎也十分穩固。

在黨國上下全面包夾下,原本應該堅持中立的機關(如中選會、NCC,乃至司法單位)、媒體、校園也一一失守,失去中立性。網軍取代了過去的情治單位、警備總部甚至職業學生,對社會輿論進行檢查與監督,凡與黨意不同者,一律聲討、肉搜,恣意攻訐,雖遠必誅。

蔡英文總統說:「民主政治沒有一黨專政。」民主政治是會出現一黨專政的,希特勒的上台就是民主選舉的結果,近來許多國家出現所謂「不自由的民主」,擴張行政權力,限縮人民自由,以國家機器打壓政敵,都證明民主如果只是選舉一事,還是會選出民主的掘墓人。黨國體制不必是用暴力建構,它也可以是利用悲情與希望的交織,利益與恐懼的交換,讓人民自動繳械。

它以柔軟輕盈甚至帶著文青風的膨脹,漸漸地讓大寫的黨,放在原本應該大寫的我(I)之上。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