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你也想做網紅嗎?

19 一月 , 2019  

國中教師  林志翰

藝人孫鵬與狄鶯的兒子孫安佐因為在美國非法持有彈藥及槍械引發風波,在關押長達八個月後返台,不久即在YouTube上分享健身與動漫資訊,不到1個月成為百萬人氣網紅。許多人好奇,孫安佐是否會放棄念大學改成經營網紅?

走過傳統升學年代的父母,可能無法理解網紅是什麼,網紅這職業可以當飯吃嗎?面對接受訊息來源的方式不再僅侷限於靜態或動態媒體,網路串流時代的快速崛起,網紅這個新興職業值得我們正視與省思。

網紅就是就是透過網路的擴散、傳遞,吸引群眾關注、互動、甚至追隨、信仰。因為即時直播立即互動,網紅不再是過去冰冷螢幕中看似遙不可及的崇拜偶像。素人崛起,給了年輕人成名爆紅的機會,再加上直播平台的點閱量可以轉換成實質收入,台灣知名網紅的年收入破百萬已是稀鬆平常,已讓這個新興職業崛起並且勢不可擋。

網紅代表的意涵為「KOL」,KEY OPINION LEADER,關鍵意見領袖,這些網紅在特定領域、議題或群眾心目中有著強大的發語權與影響力,所以政治人物莫不積極地用心投入,藉由經營網路群眾,累積選票基礎。

美國網紅Lilly Singh、日本網紅Hikakin、中國網紅Papi醬乃至於谷阿莫、蔡阿嘎等台灣網紅,這些素人都是擁有極多粉絲關注的網紅。他們或許無法像知名演員們拍一部讓人雋永的經典影片,但他們非常接地氣,像個鄰家大哥哥或大姊姊,用極富創意的短片題材與粉絲們互動,快速抓住粉絲們的心。網紅世界所構築出來的影響力在可預期的未來裡,將比傳統的明星或公眾人物都強許多。

那麼,如果念書的孩子要將網紅當作未來的職業志向,認為念書不重要,父母或師長該如何解決這兩難問題呢?我們還是可以告訴孩子,超過一千名中國YOUTUBER的調查資料顯示,有超過六成的主播平均月收入不到三萬,而排名前5%的直播主收入卻佔了所有平台主播收入的92.8%。

M型化的收入結構代表著不是你想紅就會紅,在譁眾取寵之餘,個人創意內涵的養成才能讓粉絲們持續認同,才能讓平台或廣告業者願意將錢掏出來投注在你身上。

如同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的道理,網路就像過去的媒體一樣,可以快速捧紅一個人,使其瞬間爆紅。但是沒有實質內涵與才華的網紅怎麼能讓閱聽者長久認同,一再買單呢?此外,爆紅後所帶來的負面意見攻訐,不紅時的落寞心理該又如何自處調適,在在都不是網紅光鮮亮麗外表下旁人可以體會的辛酸。

這個道理放諸四海皆準,適用於任何身分或職業。當我們想要出類拔萃,引領風潮,應該問問自己到底有多少料可以讓人一再讚嘆,否則走下眾人膜拜的神壇時,才是面對真實自我的開始。

 

 

, , ,

By



Recommended